風物

朗天:美人魚的真正身份,你看出來了嗎?

他內心未被貪欲歪念污染的美善本性,化身為吸引他復歸本來的美少女,讓他從無敵因而也是深深的寂寞處境中覺醒,再愛一遍,同時也再想再活一遍。


電影《美人魚》劇照。鄧超飾演的劉軒(左)在美人魚珊珊(林允飾)的陪伴下回到內心的童真。
電影《美人魚》劇照。鄧超飾演的劉軒(左)在美人魚珊珊(林允飾)的陪伴下回到內心的童真。

周星馳新作《美人魚》想說甚麼?真的在說香港抗爭嗎?的確可以有這角度,也未必是過度詮釋,但與其說美人魚族影射香港族群,不如說其直指人的原初狀態。

香港主權移交前後,一群香港視覺藝術家和作家翻出盧亭傳說,透過展覽、後設文字創作和烏有史建構了一個香港想像,以大嶼山(古稱大奚山)曾經出現了一股對抗宋朝的漁民,失敗後避入大海,變為半魚半人的遺民。我不敢肯定《美人魚》的主創團隊對這段美談有沒有認識和取材,但電影裏的人魚抗爭對象,表面上是可以動員大批保安城管的地產發展商、大資本家,延伸為破壞環境生態的愚蠢人類,第一時間令人想起的是史提芬霍金近年那句名言──趁野心家還未完全摧毀人類文化(人性),我們必須趕快逃離地球。既然人們還沒有足夠的科技作長途太空旅行,剩下的選擇,便是盡量延遲生態災難的降臨,爭取時間提高存活機率。

趁野心家還未完全摧毀人類文化(人性),我們必須趕快逃離地球。

影片的主角一心賺錢,原本信奉「發展是硬道理」,但被一尾本來要來行刺他的漂亮人魚改變了,當中有老生常談的愛情關係,指向同樣老生常談,但放到中國現況來說,則無比對應的觀念:發展歸發展,但請不要碰海洋,連大海也開發掉。

海洋是生命之源。作為一場德勒茲(Gilles Deleuze)和瓜塔里(Felix Guattari)論述中的精神錯亂、熱病譫妄,已陷入非理性發展的全球化資本主義,完全和生命本身對着幹,體現為史無前例的徹底自毀工程;電影中的超級聲納系統正是一個自殘符號。原童話裏人魚公主拿起武器要殺死負心王子的情節被挪前了,王子(和電影中的男主角同為陸上的權貴代表)的「罪行」便不是涉嫌薄倖負情(拋開箇中的錯許與誤會),而是一種人性僭妄(由主題曲《無敵》體現)。由是,從海洋這生命源頭而來找主角「復仇」的,來跟他算帳的,其實完全可視為他內心未被貪欲歪念污染的美善本性,化身為吸引他復歸本來的美少女,讓他從無敵因而也是深深的寂寞處境中覺醒,再愛一遍,同時也再想再活一遍。

發展歸發展,但請不要碰海洋。

自殘對應自我療癒。原童話故事人魚公主因好奇而發現愛。但在全權角度(同時是國度),愛是冒險,是不穩定因素。為了愛,人魚公主服下巫藥口不能言,魚尾裂開變成雙腿致走每一步均痛不欲生。人魚公主因愛被「罰」,變成殘廢,變得不完全。所以巫婆後來給了她一次恢復「正常生活」的機會,只消殺死王子,她便能返回大海。王子的死亡是她的療癒。

可是,故事的結尾來了一個大扭轉,人魚公主沒有下手,她「放棄治療」,情願化為泡沫而消失人間。這當然是一個悲劇,但這悲劇除了洗滌了讀者和觀眾的心靈,溢出美感,還充分彰示了不完整的價值和意義──雖然一直以來,這故事不乏庸俗的解讀,例如始終認為愛讓人變得更完整。

大陸演員張雨綺在《美人魚》中扮演男主角漂亮性感的資本家拍擋兼潛在女友。
大陸演員張雨綺在《美人魚》中扮演男主角漂亮性感的資本家拍擋兼潛在女友。

電影的主角資本家,他的「完整」以世俗的成功為表徵--他白手興家,富可敵國,有漂亮性感的資本家拍擋兼潛在女友,一句話:他幾乎甚麼也不缺了。然後,一尾做了手術(殘缺)的美人魚來找他,要殺他,但因為他是主角,當然殺不成,反而被他感動了,變相帶他「參觀」了被遺棄了的人魚世界,那裏有被傷害了的孩子,讓他直面內心那一直設法逃避的創傷。

一場戀愛,沒怎刻畫的,彷彿男女主角一碰面便注定彼此愛上(透過遊樂場的對唱,把所有可能的追逐和糾纏交織簡化,一廂情願順理成章),何解?無非因為他其實在和自己談戀愛。辦公室那場一面高歌《無敵》,一面避過暗殺的戲,已充分展示主角是何等自戀的傢伙。是的,他和美人魚的愛情,大可視為他和內心那另一個自己,那陰性自我阿妮瑪(Anima)的相遇相合。相對於人格自我(Persona)的過份完整,阿妮瑪自是文本脈絡和內容情節都指向的殘缺和傷害(主動的傷害,是來刺殺;被動的傷害,則是被逼害族群)。

(影片)目標觀眾絕非香港人,因而相關的環保訊息,該可視為對內地土豪而發。

怎樣才構成人?人的有限、人的自由(意志)、人的感情、人的軟弱。人的原初狀態就是不完美,就是矛盾、多樣和自我衝突,繁雜如大海之生態,然而世人總想像自我可以變得完整,追求統合、一致,以至強逼別人和自己同一,譜寫出一個又一個全權(totality)迷思。人的悲劇在於兩頭被夾──留在全權迷思中固是不自覺的自毀,返回大海也只是自戀者的幻想(「回不去了」),因為確認不完美往往宛如燈蛾撲火,就像電影中男主角最後身中多箭,為「真愛」付出沉重的代價。

當然,《美人魚》是農曆新年檔期上映的賀歲片,又是經《長江七號》試驗失敗後(不得不)回歸喜劇的作品,所以必須採用大團圓結局。周星馳在電影中重複自己的痕跡也實在明顯,很多惹笑位和噱頭都找到前作影子(例如八爪魚日本料理店含笑自殘,在他和劉鎮偉合作的前作裏未免太常見),敘事結構和人物設計更絕對可拿來與《國產凌凌漆》對讀(少女殺手愛上目標,男主角被自己人出賣,有一個性感尤物穿插成為第三項之類)。其目標觀眾絕非香港人,因而相關的環保訊息,該可視為對內地土豪而發。至於其能同步自省,有意無意地向那暗黑自我投以饒有深意的一瞥,對認真的詮釋者來說,已是一次不錯的饋贈。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