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洞 台灣 用數字看2016大選之二

時代力量怎麼贏?國民黨老將為什麼輸?(上)

台灣本屆立委選舉,政治素人的時代力量獲選民青睞,成為太陽花運動後政壇新秀;遭到擊敗的國民黨老將立委助理感慨,他們沒能擋住這一波政治大海嘯。


2016年1月16日,台北,時代力量候選人林昶佐獲選後向選民謝票。攝:張國耀/端傳媒

2016台灣立法委員選舉結果最讓政治觀察家眼睛一亮的,莫過於太陽花運動後組成的政黨「時代力量」。

除了以6.1%的得票率,在全國不分區裏拿下兩席外;時代力量更在台北市、新北市和台中市的3個選區裏各拿下1席,林昶佐、黃國昌和洪慈庸3位候選人全都是第一次參選的「政治素人」,而他們擊敗的藍營老將林郁方、李慶華和楊瓊瓔,總計立委任期57年,平均每人19年。

究竟是什麼原因讓時代力量的新人聲勢暴起,令國民黨老將落馬?資深立委的「深耕地方」加上「選民服務」莫非不再是「票房」保證?為了找出原因,端傳媒數據組針對這3個選區的每一個投票所進行了地毯式的分析。

端傳媒的分析從「分裂投票所」的概念切入。所謂「分裂投票所」是區別於「藍營全拿」或「泛綠全拿」,指的是一個投票所的開票結果中,國民黨立委候選人得票高過時代力量的對手,但同時蔡英文得票卻高過朱立倫。「分裂所」的出現,意味著國民黨立委原本的優勢遭到民進黨和時代力量結成聯盟的強大挑戰的「激戰選區」。

理論上,當然也有時代力量立委候選人得票高過國民黨,而朱立倫得票超過蔡英文的「分裂」型態,但實際統計時並沒有出現,所以可以略去不計。

端傳媒透過「分裂投票所」的區位分析,加上各陣營候選人或助選人員的訪談,試圖找出這3個選區、6位候選人各自的成敗原因,並且從中進一步探索台灣選民投票行為的趨勢。

台北市第五選區(萬華區及中正區一部分)

立委:

林郁方(國民黨)得票率:45.58%;林昶佐(時代力量)得票率:49.52%。

總統:

蔡英文本區得票率:53.38%;朱立倫本區得票率:36.26%。

台北市第五選區。圖:端傳媒設計部

台北市第五選區是最值得注意的一區,數字上可以看出本區既是3個選區中「最藍」又是「最分裂」的。意思是整體而言本區選民對藍營的忠誠度比另外兩個選區要高,但「分裂投票所」的比例也是最高的,占四分之一。

地圖上以「藍點」記號代表「藍營全勝」的投票所,以「紅點」記號代表「分裂」的投票所。蔡英文和時代力量全勝的地區不另做標記。

觀察藍、紅點的關係,可以發現幾個大範圍的「分裂區」;更醒目的是萬華青年公園周邊那一塊「紅藍間雜」的區塊。而從紅點記號分布之密集,可以看出台北市第五選區這一場「搖滾歌手對上戰略學者」的「二林之戰」廝殺有多慘烈;國民黨立委原有的優勢狠遭時代力量和蔡英文挑戰。

過去藍營保命區 票未開出

先從萬華那一塊「紅藍間雜」的區域談起。在一般印象中,萬華是泛綠無往不利的地區。但為林昶佐操盤的總幹事吳崢,以及一位深度參與林郁方選戰,但不願具名的人士接受端傳媒採訪時,不約而同地推翻了這個既有印象。

「事實上,國民黨在萬華區從來沒有輸過,包括(台北市長)郝龍斌競選連任(2010年)最危險那次,萬華還贏52票,但我們這次竟然大輸8千票,這讓我們很驚訝。」林郁方陣營的人士強調,依照選前估計,萬華不但不應該輸,「最差也應該要有『中贏』,不是『小贏』喔!」

「當初我們的『保命區』,就是萬華的鐵票區、眷村。結果『保命區』的票沒有出來。所以連命都沒有了。」

林郁方陣營人士

讓林郁方陣營選前這麼有把握的原因,是青年公園周邊地區密集的眷村改建社區,一般認定這是國民黨的「鐵票區」。特別是這個區域裏,過去4年還遷進了兩千多戶來自其他地區的眷村改建戶。

「我估計本來應該多個四、五千票。結果不但這四、五千票沒有出來,我們還倒輸。」林郁方陣營人士搖着頭說,「當初我們的『保命區』,就是萬華的鐵票區、眷村。結果『保命區』的票沒有出來。所以連命都沒有了。」 不僅「鐵票區」選民未出來投票,周邊地區還出現大片「分裂區」。

軍宅案為林昶佐創造議題空間

反觀林昶佐,他怎麼在對手的「鐵票區」宣傳自己?讓吳崢印象比較深的是在南機場夜市一帶舉辦的一場音樂會。基層音樂會原本就是林昶佐陣營的拿手強項,吳崢說那一場在沒有特別動員的情況下,來了幾百人,算是多的。同時,如果那時有人去南機場走走,可以看到蠻多店家都有擺林昶佐的面紙跟旗子,「但如果要說原因,實在也很難歸因。」

但有一項影響因素是非常顯着的:國民黨副總統候選人王如玄的「軍宅案」。

吳崢認為,軍宅案最大的影響不是對選票的直接衝擊;因為真正為了軍宅案不投票的藍營選民並不多。軍宅案對林昶佐陣營而言,最大的價值在於「創造議題空間」。

他說,11月底到12月初軍宅案前,林昶佐陣營對林郁方不是沒有批評,但對手始終冷處理。「如果選情冷我們就輸定了。軍宅案後,中正、萬華的選情就產生化學變化。林郁方陣營或許因為議題很大,他們有需要回應,或者其他因素,反正他們在這個議題有動作,跟我們交鋒,這樣有來有往,大家就會想關注我們這一區。」

「台灣指標民調」總經理戴立安接受端傳媒訪問時也表示,在這個選區的歷次民調中,可以看出兩陣營拉近、乃至於逆轉的時間點,就是軍宅案密集討論的時間。

整個中正、萬華大小宮廟超過400座以上,我們有派專人用地圖、用最土法煉鋼方式,就是派幾個人去街上騎機車,按照地圖開始掃,一個一個記錄下來……

吳崢

除了青年公園周邊一帶,地圖上可以看出整個萬華區「乾乾淨淨」,沒有標記的都是林昶佐和蔡英文雙雙獲勝的區域。

端傳媒也特別發現,舉凡投票所是「宮廟」的,林昶佐只有「慶福宮」一處落敗,其他都獲勝。吳崢也證實,林昶佐的團隊確實在「宮廟」及周邊的社區花了不少工夫。「萬華的民俗活動我們都一直有在跟,像去年普渡。整個中正、萬華大小宮廟超過400座以上,我們有派專人用地圖、用最土法煉鋼方式,就是派幾個人去街上騎機車,按照地圖開始掃,一個一個記錄下來,然後再去問,他們普渡有什麼活動……」

吳崢說,林昶佐的人格特質,例如平易近人、感覺誠懇等,在有些地方特別為人喜愛;在走基層的時候,又因為與傳統政治人物不太一樣,讓部分選民格外覺得氣味相投。

今屆選舉特色:傳統方式沒用!

台北市第五選區還有屬於中正區的21個里,在這一塊區域,代表「分裂投票所」的紅點更是四處散落。

「我們以往在中正區,(林郁方)委員平均都贏1萬5千到1萬8千票,這次只有贏兩千票。其中,興隆國宅那個里就贏700票,另外20個里,平均分其他贏的1300票。」林郁方陣營的人士對中正區的投票結果,更是感到迷惑難解。

「看這次選舉的結果,最清楚的一件事就是:傳統的方式都、沒、用!」

林郁方陣營人士舉了一個例子:中正區位於台北市中心,一般情況是居民社經地位比較高,跟萬華略有不同。但開票結果竟然和萬華區相差不多。特別是一些保安較嚴的大樓,沒有本幢居民帶領就進不去拜票,像這樣的樓房,林郁方進去了,林昶佐進不去,但事後發現兩人的得票卻相差不多。

不只請託關係進大樓拜票,林郁方本人或助選員還安排了在老公寓爬樓梯拜票、製作發放文宣、跟垃圾車拜票(藉民眾倒垃圾的機會接觸最多社區居民)……但不管做了什麼,開票結果一樣難看。

相較林郁方在中正區能進行陸戰,吳崢坦言,這區的民眾很多是他們掃不到的,「那就只能靠空戰來補足」;因此,不論是林昶佐或吳崢,都會盡量上政論節目爭取曝光機會或透過網路宣傳。但真要評估成效,吳崢其實沒有把握。不過,從選舉結果來看,這種非典型的打法,或許正適合中正區。

「誰也沒想到這竟然是一波政治大海嘯,我們原本以為我們擋得住的。」

林郁方陣營人士

許多政治觀察家都注意到,2016大選的投票率不足67%,遠低於上一次的74.7%,因此論定投票率低是藍營老將落選的主因。看在林郁方陣營人士眼裏,這種說法雖然對,但「投票率低」這個事實,卻還有着更豐富的解讀空間。

「只要看到大批陌生臉孔出來,就知道投票結果是出乎意料的。」林郁方陣營人士解釋,所謂「大批陌生臉孔」,指的是廣義的「首投族」。

一般所謂首投族,指的是剛滿20歲第一次投票的選民。但廣義的首投族包括了原本不投票的一群人,他們以往不太過問政治事務,也很少甚或沒投過票。但這一次選舉,就現場觀察可以發現,這樣的民眾大量被自己的孩子動員出門投票,且意向上偏向泛綠陣營。在國民黨原本的支持者不現身,泛綠隱性支持者突出下,一來一往造成的選票損失必然要加倍估算。

「我們一直收到的訊息是,我們就算最慘的狀況下,都是會贏。只是大贏或小贏。」林郁方陣營人士說,這個結果顯示即使當時的民進黨都失算,因為民進黨就是認定自己在這個選區不可能贏,才會讓給時代力量,目的是希望藉林昶佐的號召力,在這區多拿到一些年輕人的選票。

然而,最終結果跌破眼鏡:蔡英文在這區贏朱立倫約3萬多票,但立委選舉林昶佐贏林郁方只有6千多票,「我們至少還擋住了2萬6千多票(流向泛綠陣營)。」當記者詢問「是不是母雞拖垮小雞」問題時,這位受訪者並沒有附和、只是苦笑着自我解嘲:「誰也沒想到這竟然是一波政治大海嘯,我們原本以為我們擋得住的。」

數據統計 數洞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