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韓時間 國際

中國應在北韓核問題上扮演何種角色?

南韓學者韓庸燮認為,中國應加入制裁北韓行列,為了解決北韓核問題,拋棄保護傳統友邦的個人感情。


中國北京,一名工人為一列由北京通往平壤的火車進行檢查。攝:Cancan Chu/Getty

國際社會嘗試多種方法,阻止北韓發展核武器與導彈試驗,卻罕見成效。有觀點認為,相關問題已經無法解決。

中國方面普遍認為,北韓核問題發展到如此嚴重的地步,是由於美國對北韓實施敵對政策,以及奧巴馬政府戰略性忍耐政策的失敗。但是,隨着北韓持續進行試驗,可以發現這種說法存在不妥。

北韓核武器開發政策始於後冷戰時期前後,隨着北韓與俄羅斯關係惡化,金日成、金正日制定政策,利用開發核武器,來保障北韓安全。二十世紀九十年代中期,北韓一邊假裝履行日內瓦協議,一邊祕密地與巴基斯坦展開核武器合作,引進了鈾濃縮設施,核武器開發能力不斷增長。

北韓相繼違反與南韓制定的韓半島無核化宣言、與美國的日內瓦協議、六方會談的9.19共同聲明、2.13協議、10.4宣言等,繼續進行核試驗。這一系列政策證明,相比於提高民眾生活水平,北韓當局更加重視先軍政治,掌握核武器來強化政權。

因此可以說,北韓開發核武器是金正日-金正恩為了強化自己的政權而實施的政策,美國對北韓敵對政策只是藉口。

「中醫理論」與北韓核問題的「中西醫結合」

中國主張不應該只關注北韓核問題,應該從北韓整體着手來找出解決事態的方法,也就是按照中醫注重整體性的方式,來摸索解決方法,美國只關注北韓核問題的西醫式方法是行不通的。

但從2006年第一次試驗開始到2016年第四次試驗這段時間,北韓核問題不斷惡化,似乎已經進入癌症晚期。面對嚴重態勢,只認為中醫有效,西醫有問題是行不通的。應該把中西醫結合起來,綜合診斷目前態勢,找出劃時代的解決辦法。

因此除了北韓,美國、中國、南韓、日本、俄羅斯五個國家的政府和最優秀的專家應該聚集起來,對目前北韓核問題進行分析,商討用何種新的戰略來解決這一問題。

2016年2月7日,北韓領導人金正恩慶祝遠程火箭成功發射。攝:Kyodo/REUTERS

經濟制裁北韓究竟有沒有用?

以聯合國安理會為中心的國際社會選擇對北韓進行經濟制裁。但中國卻舉出兩個理由,堅決反對這一制裁。

第一,經濟制裁如果無效,會把北韓逼到絕境,更加大力開發核武器。第二,經濟制裁如果可行,北韓人民生活會更加惡化,比起政權,對北韓人民的傷害更大。

可對北韓進行經濟制裁真的沒有效果嗎?從結論說起,國際社會主張經濟制裁的期間,只有中國每年向北韓提供50萬桶原油和糧食支援,這讓國際社會對北韓經濟制裁效果減半,或完全不起作用。中國俗語有云「竹籃打水一場空」,中國對北韓的持續支援,會給國際社會對北韓制裁帶來更大的窟窿。所以,北韓政府在中國援助下,無法意識到去改變之前的行動。

此外,還需向中國告知第二個事情。1974年,當時南韓朴正熙政府曾經祕密想要開發核武器。美國知悉後,1975年中止了對南韓的所有援助,用美元結算的方式來強硬壓制南韓對外貿易,逼迫朴正熙在開發核武器和經濟發展兩者之間進行選擇。朴正熙政府最終放棄核武器開發,並加入國際核擴散防止條約。美國為了強化國際核擴散防止體制,是阻止南韓、日本、中國台灣地區核開發的牽頭人。

如果中國真的希望韓半島無核化,是時候用行動證明了。就像當時美國對待南韓那樣,中國也應該讓北韓在核武器開發和經濟援助中進行選擇。特別是對於中國東北三省的人民而言,北韓核武器開發和導彈實驗會帶來地震傷害、核輻射傷害、環境污染等問題,如果不阻止,損害會只增不減。

只要中國調整對北韓的方式,就能成為促進北韓政府行為轉變的最有效方式。中國應該為了國際無核化的大義,拋棄保護傳統友邦國北韓的個人感情。

(韓庸燮,東北亞安全問題及核政策專家,曾任南韓國防大學副校長,現為復旦大學訪問學者。)

(本文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端傳媒立場。)

北韓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