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台大地震 台灣

他,目睹維冠大樓倒下的第一時間

6日凌晨3點58分,在永大路北側檳榔攤裏,一位目擊者看見維冠金龍大樓慢慢歪斜,當斜到45度角後,突然「磅!」應聲倒下。


2016年2月6日,台南於早上發生地震,救援人員在傍晚仍繼續進行搜救。攝:Wally Santana/AP
2016年2月6日,台南於早上發生地震,救援人員在傍晚仍繼續進行搜救。攝:Wally Santana/AP

接近凌晨4點鐘,劉先生一如往常的起床,準備出門前往早餐店舖開店。他的店面正位於國光5路與永大路口交叉口,維冠金龍大樓旁。突然,一陣天搖地動,房屋上下搖晃,他心想:「哇,這麼大的地震,至少也有7級。」

一出門天未亮,四周無人,他見到馬路上異常的淹滿水,他好奇出了什麼狀況,走沒幾步路,維冠金龍大樓,竟然就躺在永大路上,他嚇了一大跳。

原來方才強烈的震動,並非來自地震,而是大樓墜地碰撞的聲音。大樓倒塌時也砸破了地表下的自來水管,混着泥沙的自來水淹沒了路面,「八八風災也沒淹那麼高,淹上台階了。」他指着自己的店門口。

大樓倒塌後救難隊趕到,早餐店頓時成為受災家屬等待的地點。氣氛低迷哀傷,有慈濟人員蹲在家屬旁安慰,家屬面色呆滯,雙眼泛紅,看着玻璃門外搜救人員持續的搜救行動。

「大樓主委也沒出來,一直打電話都沒人接,」劉先生說,維冠大樓主委平時是早餐店常客,也時常找老闆談天。而警衛室就在大樓面向早餐店的一側不遠,「但是到現在都還沒看到警衛的蹤影,」劉先生說。

回顧凌晨3點58分那刻,在永大路北側檳榔攤裏,另一位目擊者看見維冠金龍大樓慢慢歪斜,當斜到45度角後,突然「磅!」應聲倒下。

大樓內人數無法確認 搜救難度高

失踨者家屬在災區現場。攝 : 林亦非/端傳媒
失踨者家屬在災區現場。攝 : 林亦非/端傳媒

維冠金龍大樓位於台南市永康區,是市區東北方的一塊重劃區,台灣南部常見的4層樓房,當地稱「透天厝」,是這裏常見的社區景觀,像維冠金龍這樣的高樓反而不是太多。維冠金龍建於1992年,台灣一家知名房仲網上至今還找得到託售廣告,35.4坪(約116平方米),開價498萬台幣(折合港幣約125萬元)。

這幢大樓共有17層,依序分別為H、A、B、C、D、E、F、G、I棟,呈現「ㄇ」字型,大樓面向西,由西向東傾斜,接着倒向永大路上,三分之一樓體在地面,接近三分之二樓體下陷或損毀。

從周六(6日)凌晨4時大倒塌開始,搜救人員分別從永大路南側(H、A棟側)、永大路北側(I、G側)以及巷內原大樓正面進入搜救。晚間,永大路北側為讓樓體結構穩固,晚間以怪手、枕木、消波塊支撐,讓救難人員進入搜救。永大路南側,則以怪手挖開殘壁,尋找生還者。

但大樓倒下的那一刻,裏頭究竟有多少人?至今仍然是稽考的難題。官方手上只有倒塌前設籍的資料:住戶96戶,居民256人。但問題在於設籍和居住是兩回事,更何況還有臨時來訪小住的客人、未設籍的租房房客等。這也讓官方無從發布權威統計數字,因為周六一整個下午,警方不斷接到民眾報案,不管報案者認定,或者懷疑自己的親朋好友還受困那堆如倒下巨人般的斷垣殘壁裏,搜救單位都必須鄭重其事地列進搜救名單裏。

安置所門口站着的一位男大學生,就很可能曾經被列入搜救名單中。他接受端傳媒記者訪問時說,自己周五從台北回家過年,但返家前先去高雄朋友家住一晚。周六凌晨時分,他的手機不斷的響,臉書上許多人推播「地震文」,他還不以為意。一早起,看見新聞,他才大叫:「那不就是我家嗎!」

他的房間面對永大路一側,假如地震當時他在房間裏, 大樓直挺挺倒下時他就會被壓在最下頭。如今想起來他仍然心有餘悸。獨自在家的母親在地震發生時逃出家門,受困到天亮被救難人員救出,但家裏還有一隻貓,如今不知去向。

他苦笑着對記者說:「我原本還想回家整理房間,現在,不用啦。」

永康區的台南奇美醫院,大批民眾被送往急診室,躺在病床上的郭小姐向記者回憶了當時的情形:

「我聽到外面救難人員高喊有沒有人,我一直拿小石頭往聲音的方向砸,因為衣櫥和嬰兒床撐出一個空隙,他叫我們爬爬看,我說我孩子太小沒辦法爬,有一個救護員努力爬進來救我小孩,我再爬出去……」

市長允諾協助居民

危樓內一單位情況混亂。攝 : 林亦非/端傳媒
危樓內一單位情況混亂。攝 : 林亦非/端傳媒

台南市長賴清德周六絕大多數時間都在永大路上的指揮中心,雖然市區內還有其他房屋倒塌,但其他災區周六中午之前都已經成功撤離、清點了居民。「市府會站在市民這一邊,」賴清德紅着眼眶接受大批記者訪問。他說維冠金龍在九二一地震後並沒有被查報為「危樓」。檢方今天已到現場列案蒐證調查,市府也委託3個公正單位進行審查,保全證據,未來若進行法律訴訟將全力提供居民協助。但問題在於大樓「起造人」維冠建設公司,與承造的「大信工程公司」都已經解散,這意味着即使日後鑑定出建築有品質問題,受災戶很可能求償無門。

維冠大樓旁的京月居酒屋、童恩文理補習班皆成為救難隊的休息站,全台灣各縣市的國軍、消防隊、警察及搜救部隊皆前來援助。總前進指揮中心位於永大路二段129號,一旁是家屬等候室,以及台南市社會局協助焦急的家屬詢問親友下落。

接近子夜12點了,氣溫降到9度,這是南台灣絕少見到的氣候。發送暖暖包、熱豆漿、薑茶、茶葉蛋和熱湯的義工穿梭在軍、警、消防、義工、記者和面色慘白、眼眶泛紅的家屬之間。水銀燈照得這一塊斷垣殘壁更加慘白,像失血的軀體,一陣陣細細的塵土在燈光裏浮游着。折斷的柱子裏竄出扭曲的鋼筋,胡亂地插向天空,像希臘神話裏蛇髮女妖的頭髮。

周六結束之前,11點57分終於傳來好消息,西側的一棟大樓救出了受困近20小時的7歲男童。男童被救出時,眼神迷濛、精神不繼,被送往鄰近的奇美醫院接受治療。

周日凌晨1時24分,搜救人員再找到一名35歲男子,但已無生命跡象。但1時36分現場再度振奮起來,一名18歲男子順利脫困,獲救時意識清楚。

根據台南市政府統計,強震已造成15死、487傷和148失聯。根據台南市政府統計,地震發生時維冠金龍裏估計超過300人。至周日凌晨為止共救出260人,其中74人送醫,12人死亡,共還有150人左右等待救援或發掘。

台灣 南台大地震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