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台大地震 台灣

便當、麵包、路邊攤,這是他們的年夜飯

不管下肚的是什麼,吃飽這一餐,就算年夜飯了。吃完了待命再投入搶救。


2016年2月7日,台南,消防員在路邊休息,吃着簡單的年夜飯。攝:徐翌全/端傳媒
2016年2月7日,台南,消防員在路邊休息,吃着簡單的年夜飯。攝:徐翌全/端傳媒

2月7日,大年除夕,下午兩點半,台南市長賴清德在倒塌的維冠大樓南側的前進指揮所舉行一場臨時記者會。圍在現場的除了記者,更多是焦急着、等待着親友救援情況的民眾,他們一臉疲倦。賴清德從意外發生到此刻的35個小時之間,據報導只睡了1小時,這些家屬恐怕也好不到哪裏去。

賴清德的記者會沒有給出太多好消息,他公布了截至周日下午1點,維冠大樓內救出了193人,估計還有126人等待救援。但最令人難過,卻也不意外的趨勢是:救援出來的民眾,在到達醫院前死亡的比例愈來愈高,周日上午死亡人數是19人,但記者會時已經增加到22人。

另一個讓人皺眉頭的消息,是「等待救援」的人數沒有隨着救出、發掘的人數增加而下降,反而愈來愈多。因為事發24小時之內,市政府不斷接到民眾報案,指自己的親友可能還在大樓裏,這個人數從案發之初的50多人一路攀高,到周日下午已經超過100人。

賴清德記者會結束後不久,現場的吊車緩緩啟動,把一位站在吊籃裏的救難隊員,從坍塌瓦礫堆的正中央吊上幾十公尺的半空中,再緩緩放到地面上。地面上的人清楚地看見他雙手環抱着一個毛毯。人群一陣騷動:

「小孩子!小孩子!」

「活着!應該還活着!」

落地之後,這個6個月大的嬰兒被送進醫療帳棚,搶救了好一陣子後送上救護車。媒體才剛給出「一女童生還救出,生命力超強」的標題,不久醫院就證實這位搶救中的女嬰心跳停止,宣告死亡。

救難人員事後說,他們先看到了女嬰的父親陳昭名的頭髮,順着才發現陳昭名抱在懷裏的女嬰。陳昭名被發現時已經死亡,女嬰也沒保住。

在等待家人與重建之間

逃出的妻子等着先生、父親等着孩子、母親等着家裏其他所有人……維冠金龍大樓周邊的家屬休息室裏,擠滿了這些等待親人的民眾。大年夜,是闔家團圓的時候,但他們和家人能不能團圓,只能等着上天發落。

對失去親人的維冠住戶而言,「家破人亡」不是形容詞,而是他們無所逃於天地間的噩運。

在記者會前,賴清德也公布了震災戶安置和重建方案。兩年內發給租金補貼,之後開始協助住戶進行都市更新,其中包括個別房屋修理或重建。市政府會協助完成計畫,爭取貸款。但問題在於,不少居民此前的房屋貸款都沒有繳完,如何有能力再負擔另一筆貸款?這也直接關聯到一個更重要的問題:如果最後證明維冠金龍及其他倒塌的大樓的確偷工減料,但時隔20多年,住戶可不可以,或者可不可能再獲得賠償?

端傳媒在記者會中問道:台南市政府是不是做了「聲請扣押建商財產」和「代位求償」(意指台南市政府先以公帑賠償災民,再循法律途徑向建商求償)的準備?賴清德只表示,台南市政府會積極評估這些途徑。

一位不願具名的台灣中央政府高階官員接受端傳媒採訪時表示,儘管興建維冠金龍大樓的建設公司已經倒閉,但當時的負責人還在。因此,台南市政府還是可以針對負責人個人提出假扣押財產的聲請。其他地區,例如歸仁幸福大樓的住戶,也可以比照辦理。

這位官員曾經經手1999年「九二一大地震」的災後求償工作,當時台北縣(2010年12月25日升格為直轄市,更名為新北市)也有一座社區大樓倒塌,藉着向法院聲請對建商負責人的財產進行假扣押,政府成功讓負責人面對問題,最終達成和解,住戶獲得賠償。他強調,這樣的方式值得一試。

「來吧,就在這裏『圍爐』,我們這裏也是『爐』啊!」一位來自新北市,搜救經驗豐富的救難隊員說,自己不是沒遇過災難,但在除夕夜出搜救任務,這還是第一次。

傍晚6點,夜幕低垂,慈濟功德會、獅子會、當地一座一貫道廟宇的義工,以及不少義務在路邊擺攤免費提供熱湯、飲食的店家,紛紛點起了爐子烹煮起晚餐。不管是他們、是災民,或者在永大路上行色匆匆的救難隊員、國軍官兵、消防隊員和政府官員,按照3天前的計畫,此時他們之中的絕大多數都應該在家裏準備圍爐吃年夜飯。但一場地震讓這所有人都聚集在這裏。

2016年2月7日,台南,災民在年廿九晚吃簡單的年夜飯。攝:徐翌全/端傳媒
2016年2月7日,台南,災民在年廿九晚吃簡單的年夜飯。攝:徐翌全/端傳媒

歸仁倒塌的幸福大樓住戶黃楷文先生,接受了端傳媒的訪問。他和妻子被安置在一處民宿暫時棲身。記者問他除夕夜怎麼吃「年夜飯」?他直截了當地回答:「路邊攤」,「這時根本沒有心情」,只想着接下來該怎麼辦。

家在維冠金龍旁邊的林先生一家,也是大樓倒塌的「受災戶」,因為他家二樓全部和一樓後半都被倒塌的大樓壓垮。不過房屋的前半還是好的,家人也都平安。傍晚,他在客廳擺起餐桌,請鄰居幫忙煮好一鍋熱湯,一家人吃起了年夜飯。記者問他此時有什麼感想,他連聲說很感恩,「至少一家人都在這裏。」

2016年2月7日,台南,消防員晚上在消防車旁吃晚飯。攝:徐翌全/端傳媒
2016年2月7日,台南,消防員晚上在消防車旁吃晚飯。攝:徐翌全/端傳媒

一小群新北市消防救難隊員,人手一碗慈濟功德會的師兄、師姐準備的飯菜;另一群台南市特種搜救隊員,人人低頭扒着便當;遠方一位消防員坐在消防車的台階上,一手拿着一杯熱湯,另一手抓着一個麵包。

一位慈濟功德會女士把記者拉到一個擺在路上的炭爐邊,幾位搜救隊員在這裏烤火取暖。「來吧,就在這裏『圍爐』,我們這裏也是『爐』啊!」一位來自新北市,搜救經驗豐富的救難隊員說,自己不是沒遇過災難,但在除夕夜出搜救任務,這還是第一次。

不管下肚的是什麼,吃飽這一餐,就算年夜飯了。吃完了待命再投入搶救。

7點15分,一名10歲女童的遺體被送了出來;8點20分,再送出一位5歲女童,也是遺體。她們的祖母也已經被發現,埋在瓦礫堆裏等着救難隊把她挖掘出來,不過,她也已經氣絕身亡。在這幢倒塌的大樓裏,還有上百個等待救援的災民……。

2016年2月7日,台南,消防員晚上在露天的休息站小休。攝:徐翌全/端傳媒
2016年2月7日,台南,消防員晚上在露天的休息站小休。攝:徐翌全/端傳媒
台灣 南台大地震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