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我們的婚姻到期了,再續一年嗎?

以幾枚金幣和一本可蘭經做禮金,伊朗男女可以開啟為時幾年的臨時婚姻,到期後可以續約也可以自動解除婚約。


今天是伊朗女人莫冉和丈夫賽義德結婚的日子。夫妻二人攜手步入婚姻登記所,身邊卻沒有任何親友陪同,兩人肩並肩靜靜地坐在登記處的小椅子上,直到登記員叫到他們的名字。莫冉的臉上沒有太多驚喜和期待,因為這已經是他們第三次結婚了。

「賽義德先生,你要和莫冉女士再續一年的婚姻嗎?」登記員從舊結婚證上熟練抄寫着個人信息,頭也不抬地詢問。

賽義德點了點頭,緊緊握住莫冉的手,「是的,我們再續一年。」

「禮金仍是一枚足金硬幣,一本精裝古蘭經?」登記員又問。

「是的,與去年一樣。」賽義德說。

登記員向賽義德夫婦收取了一年200萬裏亞爾(約合380人民幣)的結婚費用,很快辦好了相關手續,並在兩人的新結婚證上蓋好章。隨後,登記員撥通了一個電話,向電話那頭簡單介紹了莫冉和賽義德的情況,便把電話遞給了莫冉,「莫冉女士,請你先接電話,我的領導有話要對你說。」

電話另一端的阿訇分別對莫冉和賽義德念誦了一段古蘭經文,證明婚姻的合法性,又對兩人的結合表示了祝福。

至此,莫冉與賽義德的第三段臨時婚姻正式生效了。

歷時千餘年的「臨時婚姻」

為撰寫本文,作者和朋友在德黑蘭親自登記註冊了為時一個月的臨時婚姻。圖為結婚證。 攝:韓靜儀
為撰寫本文,作者和朋友在德黑蘭親自登記註冊了為時一個月的臨時婚姻。圖為結婚證。 攝:韓靜儀

臨時婚姻是什葉派穆斯林特有的婚姻制度,受到伊朗伊斯蘭教法的承認與保護。它與正式婚姻最大的不同在於夫妻需先行約定明確的婚期和禮金數額,到期後無需離婚,婚姻關係自動解除。基於雙方自願的原則,臨時婚姻可以延期,可以轉為正式婚姻,也可以提前終止。

辦理結婚手續時,男女雙方需確定禮金數額,通常為一定數額的金幣和一本古蘭經,婚期越長,禮金也越豐厚。當婚姻關係終止時,男方按約向女方支付禮金。如果女方提出提前終止婚姻,並得到男方許可,男方需付的禮金數額按婚約剩餘的天數相應扣減。

伊朗金幣

金幣源於伊朗古代的貨幣流通,目前更多應用於收藏和投資領域,並在婚喪嫁娶等傳統儀式性活動中充當禮金。金幣在伊朗各大錢莊均有銷售,一塊普通大小的金幣約合人民幣1500元。

臨時婚姻制度起源於伊斯蘭教創立初期。先知穆罕默德由麥加遷徙到麥地那,他的追隨者中有許多單身男子。當時,長期戰亂導致阿拉伯成年男性大量死亡,許多寡婦孀居在家,男女比例極度失衡。為了防止穆罕默德的隨行者與當地婦女通姦淫亂,先知穆罕默德制定了「臨時婚姻」這一臨時性措施,通過契約的方式保障女性權益,規定締結臨時婚姻時必須給予女方聘金。

然而,這一規定變相為有錢者招妓提供了合法途徑,主流遜尼派學者認為先知及繼承者隨後廢止了這個規定;但什葉派穆斯林認為,廢止政策的人是第二任哈里發歐麥爾,並非先知穆罕默德本人,由於什葉派不承認歐麥爾是先知的合法繼承人,他的廢止令也自然無效,這為臨時婚姻制度在伊朗的實行提供了基於伊斯蘭教法的依據。

儘管伊斯蘭宗教界對於臨時婚姻是否應被廢止仍無定論,但時過境遷,伊朗的什葉派穆斯林早已不再關心觀點是否正確,相比之下,他們更在乎臨時婚姻制度背後的種種社會問題。

「我沒錢,但我想結婚!」

「在伊朗,婚姻帶給男方的經濟壓力遠遠超乎想象。」賽義德無奈地說道。他是德黑蘭一家伊朗菜餐館的服務生,每月的工資約合400美金左右,除去房租和交通費,剩下的錢只夠温飽。

兩年前,在賽義德工作的餐廳,他與莫冉相識了。「她來吃飯,我第一眼看到她,就知道她會是我的女人。」賽義德熱烈追求,他與莫冉很快墜入愛河。隨着交往愈加深入,兩人談到了婚姻,這卻成為了賽義德噩夢的開始。

按照古蘭經的要求,正式婚姻需要男方向女方支付一筆禮金,關於禮金的數額沒有任何明確規定,但100枚足金金幣(價值約合人民幣15萬元)是社會默認的最低價碼,這對尚無積蓄的年輕人堪稱天價。伊核談判期間,西方施加的經濟制裁,使得伊朗的經濟一蹶不振,甚至多年連續出現負增長。困局之中的伊朗物價飛漲,社會失業率陡增,多數伊朗青年人尚且找不到工作,又何來禮金娶親?

「不是我不願意締結正式婚姻,只是我才剛找到工作,收入並不高。成家的消費本來就不少,再加上禮金,我真的有心無力啊!」兩年前,莫冉答應了賽義德的求婚,但收入微薄的賽義德卻始終拿不出足夠的禮金。萬般無奈下,賽義德想到通過臨時婚姻組建家庭。

臨時婚姻因為教法承認、手續簡便、禮金便宜等諸多優點,已成為越來越多「結不起婚」的伊朗年輕人的替代選擇。伊朗政府和教法規定非親非婚男女不得有親密的身體接觸,否則將被判以通姦罪。對於很多年輕人來說,臨時婚姻證彷彿一張「合法同居證」,一證在手,情侶就可以在大街上合法牽手,甚至在旅途中同住一間房。也有人將臨時婚姻視作試婚期,雙方互相磨合生活。若覺得彼此性格和生活習慣都合得來,隨時可以將臨時婚姻轉為正式婚姻。

越來越多的人選擇臨時婚姻,臨時婚姻已經成為年輕人中流行的婚姻趨勢。德黑蘭一家婚姻事務所的工作人員介紹:「每天都能有20對以上的情侶來登記臨時婚姻,而30歲以下的就佔70%以上。」

一名伊朗情侶在沙赫拉姆俯看德黑蘭。攝 : Atta Kenare/AFP
一名伊朗情侶在沙赫拉姆俯看德黑蘭。攝 : Atta Kenare/AFP

「我沒錢,但我想結婚!」 是臨時婚姻支持者們打出的標語,儼然成為近年來伊朗版臉書Facenama中最流行的口號之一。

與符合國法的正式婚姻相比,符合教法的臨時婚姻顯然更討男人們的歡心。在正式婚姻中,高昂的禮金既是社會風俗,也是防止丈夫變心的最好保障。律師瓦里在德黑蘭一家婚姻法律事務所供職,打了多年婚姻官司的。他說:「為了防止丈夫始亂終棄,一筆高昂的禮金幾乎是每段合法婚姻必須具備的前提條件。」

同時,禮金的高低也在某種層面上象徵著男方的能力。較少的禮金不僅會讓女方及家人覺得大失門面,也顯示出了男方家境窘迫和事業無能。若是和這樣的男人結婚,女方會受到鄰居的嘲笑。近年來,飽受高額禮金之苦的年輕人提出要求,認為應該普遍減少禮金數額,以應對越來越晚的結婚年齡和持續走低的結婚率,然而卻收效甚微。

相反,臨時婚姻對於禮金的要求極低。男方只需要象徵性地在婚姻到期後給女方一筆禮金,通常是一年一個金幣。臨時婚姻不需要註冊官方系統,只要在登記領結婚證時,在結婚證中寫下男方承諾的禮金即可。若婚姻到期後遇到禮金上的糾紛,則只有宗教組織協助調節,並不能通過法律手段解決。對於那些沒錢湊齊禮金,卻想結婚的伊朗男人來說,臨時婚姻解決了實際困難。

備受爭議

儘管賽義德暫時不能給莫冉合乎國家法律的結婚證,但至少他們的關係能就此受到社會認可。然而,令賽義德沒想到的是,此舉竟然招致莫冉父母的強烈反對。

「臨時婚姻只合乎伊斯蘭教法,沒有相關的法律保障,甚至沒有官方註冊渠道,以後婚姻一旦出了問題,誰來保障我女兒的權益?」談到女兒的婚姻現況,莫冉的母親眉頭緊鎖,不住搖頭。她說,當初架不住女兒苦苦央求,也看到賽義德對女兒一片真心,這才允許她和賽義德先締結一年的臨時婚姻,當做日後正式婚姻的試婚期,也算是多給賽義德一段打拚事業的時間。但她卻不曾想到,這臨時婚姻一續再續,卻絲毫不見兩人締結正式婚姻的念頭。「女孩子最好的年華只有那麼短短十幾年,婚姻畢竟是終身大事,怎能這樣胡鬧?」

臨時婚姻在伊朗社會中並不乏質疑的聲音,除去家長們對子女未來的擔憂,也有女權主義者發聲反對。女權主義者亦是反對臨時婚姻的主力軍。伊朗著名婦女問題專家曉迪號認為這一制度嚴重歧視了女性權利。她指出,在臨時婚姻證書中,男方需要選擇「是否給予女方提出離婚的權利」。只有男方同意,女方才有權提前結束臨時婚姻;而若男方不同意,女方必須等待合約到期後婚姻關係的自動解除。此外,即使是已婚男士,也可以在正式婚姻之外同時締結臨時婚姻,且無需徵求原配妻子的同意,導致傳統家庭觀唸的破裂。

另外,臨時婚姻也在助長社會上的錢色交易。互聯網在伊朗的普及率越來越高,出現了一些專門刊登徵婚廣告的網站或博客,尋人締結臨時婚姻。這些網站與一夜情網站實質上並無二致,有些廣告中臨時婚姻的期限僅為一小時。網站還能提供臨時婚房等配套服務,並與婚介所相互勾結,快捷代理臨時婚姻手續,私下提供相對安全可靠的地下一夜情一條龍服務,收取中介費與各項服務費牟取暴利。儘管伊朗網絡警察、文化部和青年部宣布此類網站違法,但卻屢禁不絕。

由於臨時婚姻是被伊斯蘭教法允許的,伊朗政府對此一直持默許態度。在媒體和女權主義頻繁施壓下,直到2012年,伊朗才制定並頒布了《家庭法》,其中第21條明確規定,在伊朗法律體系中,經官方登記締結的正式婚姻是組建家庭的唯一合法方式,這意味着,臨時婚姻只是符合教法,並不受國家的法律承認。此法案一經出台,便得到了伊朗改革派和女權主義者的熱烈歡迎,一些改革派政府官員表示,臨時婚姻已經過時了,亟需引起反思。即便獲得了國家法律的支持,在政教合一的伊朗,完全取締受教法許可的臨時婚姻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尤其在當下伊朗經濟衰退,青年人結不起婚的情況下,臨時婚姻甚至成為他們娶妻的唯一渠道。

等待

一名伊朗女子在油站加油。攝 : John Moore/GETTY
一名伊朗女子在油站加油。攝 : John Moore/GETTY

「我愛着賽義德,也相信我們的婚姻與未來,但是,一直通過臨時婚姻維持家庭終歸不是長久之計。」在莫冉看來,因為禮金而不能正式結婚是可笑又可悲的事情。

時代改變了,穆斯林女性已不像過去一樣,必須留在家裏掌管家務,相夫教子,在經濟上完全依託於丈夫;她自信可以在外找到工作,賺錢養活自己,而不必僅僅依靠一筆禮金作為最終保障,來拴住丈夫的心。

「其實我根本不在乎禮金的多少,只想早日擁有穩定的家庭。但是我的父母在乎,賽義德自己也在乎。」夾在父母和丈夫的矛盾間,看着緩慢增長的家庭積蓄,莫冉時常陷入憂慮。

「或許我能做到的,也只有耐心等待了。等到他攢齊禮金的那一天,等到他們不再執着於禮金的那一天。」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