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

創業死亡的N種方式

在創業領域,一個很無情的事實是,大概有多少創業公司,就會有多少種死法。


圖:Sarene Chan / 端傳媒
圖:Sarene Chan / 端傳媒

儘管下半年已有雪崩之勢,2015年中國大陸的「雙創」(「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熱情依舊高漲。除了領跑的電子商務和企業服務領域,金融、社交以及汽車交通等行業也緊隨其後。

據北京師範大學勞動力市場中心《2015勞動力市場研究報告》顯示,大陸每天新增的企業數量將近一萬家。創新者、尾隨者、投機者,魚龍混雜其間。這些一窩蜂湧入的創業者們,有的靠想法和實幹,有的靠「趙家人」,更有人撈點油水就跑路。這個生態愈發惡劣的競爭環境中,行業內更新換代速度逐漸加快,被淘汰者不計其數。

即便拿到天使輪(註:創業圈裏的術語,即企業在草創時期的融資,通常金額較小)和A輪(註:初創企業的第一輪來自風險資本的融資)投資,跨入門檻,能拿到B輪及以後融資的概率也不超過10%,存活概率以此遞減。在這場搏鬥中,60家企業如千軍萬馬過獨木橋一般,擠入了「中國獨角獸俱樂部」。更多的殘兵敗將四下逃散,多數苟活不過兩年。端傳媒由此總結幾種常見「死法」如下:

1.「偽需求」死

市場越分越細,汪洋紅海之外,不少創業者「劍走偏鋒」,瞄準了個別市場,然而愈發顯露出其行為藝術的本質而非創業。尤其是O2O(online-to-offline 從線上到線下)領域,當上門送餐、上門做飯乃至上門美容、美甲、美髮等行當都被佔領,資本薄弱的後來者只能另闢蹊徑。真格基金公關經理鯨書在文章《北京風起了》中曾描述一個想要進攻創業市場的「禮盒男」。此創業者給出的商業企劃是,瞄準現代人的送禮需求,莊重地送一個套盒——一塊粗紅布包裹着一套老舊的格子傘、剃鬚刀和皮帶,他形容這是當下社會「一片無人發現的巨大藍海」。此類獨闢蹊徑的創業還不勝枚舉,比如若干男性大學生男扮女裝創業兜售女性衞生護墊,也有女大學生上門送安全套、情趣用品……

新東方董事長俞敏洪在進軍創業界後曾表示,「我們這些人又不是眼睛瞎的,哪能隨便給你錢啊,所以一百份商業計劃書99份基本都被拒掉」。在這個商業企劃鋪天蓋地砸向投資人的時代,不少此類「偽需求」創想,還沒機會進入公眾視野就被投進了垃圾簍中。

2.2VC死

創新工場董事長李開復曾說,有三種創業模式:B2B(business-to-business ),C2C (corporation-to-corporation),2VC。

第三種模式,應一些認為VC風險投資錢多人傻而動歪腦筋的創業者而生。資本瘋狂的年代,常有公司「有個idea,做好powerpoint」,就能拿到動輒幾百萬的天使輪投資。媒體宣傳語境促成的結果是——包裝創業者,比包裝產品還重要。為了炒作,創業者們也不惜利用個人學歷、噱頭把創業公司推向台前。

今年七月一則「22歲!天使輪估值超6億,將顛覆整個視頻和廣告行業」的新聞將金證濟蒼(沒錯,這是人名),一名哈佛90後創業者以及他的創業項目「雲視鏈」推到了公眾眼前。上線不久,雲視鏈的估值就迅速飆升到了6億,甚至號稱「將顛覆整個視頻和廣告行業」。然而這個傳奇的虛假宣傳本質很快就被網友揭露。「雲視鏈」不僅團隊成員盜用圖片,金證濟蒼的哈佛學籍更是造假。他所聲稱自己加入的哈佛ilab上,也沒有任何關於雲視鏈的相關信息。更誇張的是,這個號稱要顛覆領域的創業宏圖,在幾年前已經早有先例。市場方面更是一片空白,沒有合作伙伴,也沒有廣告客戶和用戶。當真相大白,空手套白狼的目的被揭露,「雲視鏈」喪失的不僅僅是投資人和用戶的信任,更賠了創業者的業內信譽。

3.擴張快、攤子大把自己撐死

在這個比誰融資快,誰的融資多的市場下,不少創業公司把穩紮穩打看成陳腐思路,想在速度上一比高下。然而攤子鋪太大,失去聚焦點,心急吃成個大胖子把自己撐死的例子也不少。

曾獲全國「雙百強」 的民企一丁集團創立於2000年,是一家涵蓋設備製造、軟件研發、內容提供、產品銷售以及運營服務為一體的智慧科技運營商,集團業務覆蓋全國20多個省。公司副總裁林志德在破產後的公告文中稱,在零售之餘,公司一口氣在全國開了十幾家智能生活體驗館,然而虧損驚人。除此之外,新開發的線上平台一丁網試圖打造出一個「包羅未來物聯網社會所有方面的網站」,並且要做中國最大、最專業的IT技術上門O2O。好景不長,2015年12月,這個過快、過度鋪張的攤子,最終在靠借貸的病態運轉下宣告崩潰。

正如龔海燕在兩年時間內接連創辦英語培訓網站91外教、「梯子網」和網上教育平台「那好網」一樣。2014年末,由於格局鋪張太大,「梯子網」的融資便出現問題。「梯子網」和「那好網」因此相繼倒閉。當潮水退去,就會知道是誰在裸泳。

4.被巨頭燒錢砸死

過去兩年,中國的互聯網圈頻繁提及劉慈欣獲得雨果獎的科幻小說《三體》,其中的降維攻擊理論廣為傳播:短時間內,通過砸錢的方式,讓競爭市場變得非常惡劣,從而秒殺那些體質很差、生存能力很差的競爭對手。

在移動互聯網叫車平台領域,中小創業公司處於低維商業文明,比如最開始的「搖搖招車」以及2013年瞄準上海市場的「大黃蜂打車」。在這場圈地運動中,比的不是戰略、科技、產品、品牌和文化,而是誰錢多,誰家大業大。相比散落在全國各地的打車軟件,滴滴打車和快的打車靠獲得阿里巴巴、騰訊兩大巨頭的資金支持,成功降維擠掉一大批體質差、生存能力差的小公司。

外星人把銀河系從三維變成二維,整個太陽系變成一幅畫,別的生物就都死了。

2015年快的打車和滴滴打車合併後,截至6月,滴滴專車佔據了中國專車服務訂單量市場份額的80.2%,幾乎壟斷了大陸的專車市場。在這樣的二維平面上,E達招車,打的啦等小企業根本不可能再拿到融資。加之此前已經拿到12億美元融資的Uber也加入了這場搶蛋糕大戰,並且成功佔據了中國專車市場11.5%的訂單份額。在這場盈利模式還不確定,拼誰更有錢的賽跑中,就算是滴滴的CEO程維也時刻懷有危機感,絲毫不敢鬆懈。

5.觸「紅線」死

政策利好,活了一堆創業公司。比如今年三月,李克強總理「互聯網+」計劃的推動,不少淘金者在政策上獲益。然而有不少創業公司,市場前景不錯,融資也順利,卻最終被政策性關停。

備受用戶熱捧的「看片神器」快播,通過整合各類播放引擎,讓用戶能免費享受高速瀏覽線上影片的服務,曾在大陸成功收穫上億用戶。但是,由於內部採用專用傳輸協定,快播之後被大規模下載限制級、暴力、色情以及政治敏感類影片。在數週前廣被輿論關注的北京海淀法院直播「快播案」庭審中,被告快播CEO王欣稱,在相關部門的介入下,快播早在2009年就開始審查和屏蔽淫穢色情文件。然而這番審查一旦開始,就再也沒有停下來。2014年大規模的「淨網行動」給快播了致命一擊。2014年4月16日,快播發布公告稱由於清理盜版和低俗內容,將會關閉伺服器。5月20日,快播公司被處以2.6億人民幣的罰款,並且在9月以「涉嫌傳播淫穢物品牟利案」被正式起訴。最終,「看片神器」被勒令下架。

6.跑路死

P2P(peer-to-peer )是主打點對點信貸服務的網絡平台。目前,P2P網貸行業平台總量多達3448家。截止2015年9月底,累計問題平台達到1031家,幾乎每三家平台中就有一個問題平台。在2015年9月裏,有9家平台上線時間不到一個月就跑路。這些公司都打着「高回報低風險」的口號招徠投資人,渾水摸魚坑蒙,有的動機不純有的經營不善,最後只能一跑了之。

2015年12月剛剛被查封的著名P2P公司「E租寶」就是典型案例。它利用投資人的求利盲目心理,成功融資七百多億元,並且通過融資租貸債權轉讓,承諾給投資人高額回報。然而在形象包裝上他們不可謂不用心。不僅砸下5億元在央視《新聞聯播》的黃金時段打廣告,贊助多個明星節目,而且還在地鐵換乘站鋪設廣告以此迷惑、收買投資人信任。個體散戶不明覺厲,傾囊相注。然而事後爆出虛假借貸、財務去向不明以及內部融資的黑幕,給相關投資人帶來眾多風險。當下中國P2P跑路死的,主要源於徵信系統的缺口以及中介機構的弄虛作假。加之老百姓不夠了解,受到廣告驅使盲目投資,讓一票投機者有利可圖,最終捲款跑路,公司倒閉。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