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台灣大選 台灣 總統辯論採訪筆記之二

經濟向左走 朱立倫能「辯」出選票嗎?

馬政府執政8年來,社會充斥着分配不均、兩岸紅利被少數人把持的不滿聲音;為扭轉逆勢,朱立倫選擇與基層站在一起,但這位「來晚者」,機會着實難以樂觀。


國民黨主席、總統候選人朱立倫。攝:Billy H.C. Kwok/端傳媒
國民黨主席、總統候選人朱立倫。攝:Billy H.C. Kwok/端傳媒

「朱主席與馬總統一樣,離人民非常遙遠。」

27日首次登場的總統辯論會,民進黨候選人蔡英文開場不講政見,直攻主要對手朱立倫。今年的電視政見辯論卡在主辦單位,國民黨、民進黨各有堅持,一波三折。到真正辦成時,大選剩下19天。

截至目前為止,所有民調都顯示朱立倫民調明顯落後蔡英文。朱立倫、王如玄想要扳回頹勢,電視辯論會是為數不多的最後幾次機會之一。

對國民黨來說,這是一場非常不樂觀的選戰。不少觀察家把2016年1月16日的總統大選,當成2015年11月29日「九合一」地方選舉的「同場加映」,或者說「延長賽」,這意味着國民黨還要再輸下去。

為扭轉形象 國民黨辯論大反攻

不論是對「九合一」選舉失敗的總結,或者選戰開打以來民意調查,在在都顯示年輕族群是國民黨最弱的一環。以11月底「台灣指標民調公司」發布的民調為例,蔡英文和朱立倫的支持度是45%比19%,差距是2.36倍。但在30到39歲,差距是54%比16%,差距3.38倍。

台灣年輕人對馬政府長期失能的不信任,醞釀出豐沛的抗爭能量,延續到近年社會運動場上的風起雲湧。「愛拼才會贏」不再是吸引人的口號,台灣的年輕人發現問題不是出在「不夠努力」,要在台北市買房,必須要不吃不喝超過16年,世代正義與分配的問題;年輕世代就業困難、薪資倒退、房價高漲、貧富差距擴大的世代問題。

為了扭轉國民黨「重生產不重分配」、「重資本家輕勞工」的印象,朱立倫和王如玄這一組候選人,藉着上周末的兩次辯論會展開了反攻。

長期被認為與「財團」站在一起的國民黨,基本工資的政見選擇「靠左走」,象徵國民黨試圖回應自太陽花運動以來,屢屢被凸顯的世代正義與分配問題。

事實上,從選戰開打以來,國民黨副總統候選人王如玄就一直沒有施展的空間。勞委會任內從「無薪假」、向工人提告、被認為是青年低薪元凶的22K政策,加上購買軍宅的道德風波,讓她被負面新聞追得喘不過氣。軍宅風波期間,總統候選人朱立倫為她打抱不平,遺憾大家沒能看到王如玄的公益、社運背景的一面。

副總統辯論會上,面對電視機前的民眾,王如玄抓緊機會,極力強調自己的公益形象。數度話中語帶哽咽,「其實我是勞二代,」王如玄說自己出身貧寒家庭,年輕時投入婦女運動,講述扶助家暴婦女的心路歷程,更強調自己在勞委會任內,一心為勞工建立制度、爭取福利。王如玄強調自己與勞工站在一起,更強調為提升基本工資的政見,改變過去「經濟成長才能調薪」的思維模式,而是「調薪帶動經濟成長」。

接續王如玄企圖反轉選情的氣勢,27日首場總統候選人辯論會,在「三弓四箭」後再拋出「戰略三策」,朱立倫開篇論點,同樣也提出調薪帶動經濟的新思維模式;較王如玄更具體的是,朱立倫明確提出調薪數字——承諾當選後的首年,將「基本工資」從現行每月新台幣20008元,調高到22000元,總統4年任內,更要調高至3萬元,等於4年大調50%。

直球對決世代正義問題

朱立倫認為,大幅調高基本工資代表着思路的改變。以往台灣的發展戰略是通過工商業的利潤帶動經濟成長,但未來應該改變透過加薪、薪資帶動成長。

接着朱立倫更提出了富人加稅、中產階級減稅的主張。徵來的富人稅將專款專用,全數用在降低中產階級的稅賦,照顧中小企業以及中低收入戶。

長期被認為與「財團」站在一起的國民黨,基本工資的政見選擇「靠左走」,象徵國民黨試圖回應自太陽花運動以來,屢屢被凸顯的世代正義與分配問題。

面對選舉,朱立倫試圖與困擾國民黨最大的世代問題「直球對決」。但距離選舉只剩半個月,這條路線與國民黨向來的發展路線相距甚遠,能不能為選情激起漣漪,實在不容樂觀。

台灣 2016台灣大選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