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默媽媽在看著你:德國再演竊聽風暴

假如東德秘密警察史塔西代表的是非法治國家,那麽當下德國情報局的大規模監聽行動又代表著什麽呢?


德國聯邦情報局利用在巴伐利亞州巴德艾比林(Bad Aibling)的監聽站。攝 : Johannes Simon/GETTY
德國聯邦情報局利用在巴伐利亞州巴德艾比林(Bad Aibling)的監聽站。攝 : Johannes Simon/GETTY

德國電影《竊聽風暴》(Das Leben der Anderen)講述前東德情報人員奉命監聽一位劇作家的生活。情報員在監聽過程中轉變立場,幫助劇作家逃出生天。這部奧斯卡最佳外語片描繪的是二十年前,在高壓專制的東德故事。後柏林牆時代的德國總覺讓人覺得換了天地,不再會被和「秘密警察」、「竊聽監視」聯繫在一起。但從今年春季爆出的德國聯邦情報局竊聽疑雲一直到年末還未畫下句號,「默媽媽在看着你」的標語更是風靡網絡。

假如東德的史塔西代表非法治國家,那麼現在大規模監聽又代表什麼呢?假如國家不信任自己的國民,國民還應該繼續信任國家嗎?監視永遠不是為安全服務的,就像戰爭永遠不是為和平服務的。

網絡政治(Politiknetz.org)網友 Ahmad Ismail

美國選擇器接入德國系統

事情要從2013年,斯諾登曝光美國稜鏡計劃説起。醜聞在德國民間引起巨大反應,德國聯邦議會更成立調查委員會,評估德國可能受到的影響。2015年4月,德國媒體《明鏡》根據這個調查委員會的消息,發布報告,確認德國聯邦情報局(以下簡稱為「德情局」)多年來幫助美國國家安全局(以下簡稱為「美國國安局」)竊聽和監聽位於西歐和德國的目標。

在監聽活動中,美方提供所謂「選擇器」,即用來確定某人身份的電訊標識,例如電話號碼、電子郵件和IP地址,或者是一些檢索詞彙,用它們來過濾信息洪流。德情局則把「選擇器」接入自己的系統,鎖定監聽來自衞星和國際網絡節點的數據流。之後,德情局在位於巴伐利亞州普爾拉赫(Pullach)的總部分析數據,轉交美國國安局。

德情局沒有系統審查「選擇器」名單是否符合德國「G10法」——《限制信件、郵政及通訊秘密法》,以至歐洲宇航防務集團、歐洲直升機公司甚至法國政府機構都被列入監聽之列。德情局某部門曾注意到「選擇器」中某些目標與德國對外情報任務相背,也不在美德《諒解備忘錄》範圍內,但是德情局沒有把問題匯報頂頭上司——德國聯邦總理府,而是僅僅通知美國國安局的下級負責人。

美德《諒解備忘錄》

美國與德國2002年簽署的文件,意在共同對抗全球恐怖主義,當時美德情報部門的長官分別是海登(Michael Hayden)和漢寧(August Hanning),備忘錄的主要內容是數據交換和建立光纜監聽的基礎。

《明鏡》發布消息後,德國政壇掀起軒然大波。左翼黨指責德情局是美國情報部門分店,要求德情局主席施因德勒(Gerhard Schindler)辭職,並要求聯邦總檢察署展開刑事調查。基督教民主聯盟議員申斯伯格(Patrick Sensburg)則表示,在事情搞清楚前,不能立馬就對主席先生口誅筆伐。2015年4月23日,總理府發言人強調:從未有證據顯示,美國國安局在德情局的幫助下,對德國乃至歐洲公民進行大範圍的監聽。

在勃蘭登堡門旁邊的美國大使館。攝 : Sean Gallup/GETTY
在勃蘭登堡門旁邊的美國大使館。攝 : Sean Gallup/GETTY

好胃口的小馬駒

然而,事情並未隨着這項聲明結束。左翼黨和綠黨向調查委員會提出證據申請。緊接着,兩份新名單於2015年5月浮出水面。第一份名單來自2005年初,包含約四萬個「選擇器」,竊聽目標是歐盟成員國政府。這個名單通過了德情局相關審查——是否符合G10法,是否涉及到德國人。第二份名單出自2006年9月到2008年初,包含五萬九千個檢索詞,其中赫然有歐盟機構、歐盟和北約成員國相關機構的電話號碼、傳真號碼和電子郵件地址。其中只有四百個對象被註明「拒絕」(監聽請求)。但是德情局是否真的剔除這四百個對象,則不得而知。不過,這份名單中沒有出現0049——德國的國際區號,也都是國外對象。

德情局一把手漢寧在接受調查委員問詢時淡定自若。他認為,合作監聽是為阻止恐怖襲擊,並沒有損害德國人的利益。他説:「我想説,每個人都該想到,他會被監聽。」漢寧更強調美德兩國情報機關的實力差距:「美國人是大野象,我們只是小馬駒。

然而,調查證明,「小馬駒」絲毫不遜「大野象」。《明鏡在線》2015年11月初稱,德情局不僅幫美國人監聽,而且獨自對歐盟國家和美國大使館以及其他機構展開諜報活動,連美國人都榜上有名。美國稜鏡計劃曝光時,默克爾曾批評:「在朋友間搞間諜活動荒唐透頂。」孰料,德國自己的情報部門正是這麼幹的。

之後,德國聯邦議會議加派特遣調查組,又一份監聽目標名單出現在公眾視野內,足有九百頁之多。基督教民主聯盟議員舒斯特(Armin Schuster)、綠黨議員施特略伯勒(Hans Christian Ströbele)和社民黨議員格略持(Uli Grötsch)在議會行政人員幫助下,花了兩周時間才研究完這份名單。根據柏林-勃蘭登堡廣播報導,德情局不但對美國外交部下手,駐紮在阿富汗的美軍、美國駐蘇丹大使館,以及法國駐尼日爾大使館同樣被列為監聽對象。

此時,德情局仍然聲稱監聽行動符合法律和政府委託:對鄰國監聽只是手段,不是目的。他們並非意在竊聽那些國家本身,而是通過這種方式獲得關於所謂危險國家的更多情報,比如阿富汗和烏克蘭。德情局還表示,監聽早在2013年10月就終止了。主席施因德勒當時已經將對友邦搞間諜活動的情況通報上級,時任總理府辦公室主任的波法拉(Ronald Pofalla)命令立即停止行動。問題是,聯邦議會的情報監察機構一直被蒙在鼓裏,不知此事。

每個人都該想到,他會被監聽。

2015年11月11日,柏林-勃蘭登堡廣播繼續爆料:德情局連自己人也不放過,外交官哈伯(Hansjörg Haber)也被監聽了。哈伯2008年至2011年時歐盟駐格魯吉亞觀察團團長,歐盟外務規劃領導人,2014年起任德國駐開羅大使,現為歐盟駐土耳其大使。這也能説明德情局為何對他感興趣。但是,哈伯是德國人,對他的監聽必須得到聯邦議會G10委員會的批准。更有意思的是,哈伯的夫人艾米麗(Emily Haber)是內政部負責安全和移民事務的國務祕書,她曾表示,為了對抗恐怖主義,可以實施大範圍的監視措施。

據柏林-勃蘭登堡廣播報導,法國外交部長法比尤斯(Laurent Fabius)同樣中招。對此,德國網民開玩笑説:監聽法國人,德情局至少做對了一件事。但如果消息屬實的話,這很容易引發兩國的爭端。此外,海牙國際刑事法院、聯合國兒童基金會、世界衞生組織、美國中央情報局,還有一些歐美公司,都在名單之中。「小馬駒」的胃口真是大地出人意料。

一名女士踏單車經過一支貼了
一名女士踏單車經過一支貼了"MUTTI IS WATCHING YOU"的電燈柱(Mutti是德國比喻母親的一個術語,指的是德國總理默克爾)。攝 : Adam Berry/GETTY

《明鏡》報導說,國際紅十字會和梵蒂岡也被監聽了。聯邦議會回應說,他們並不在德情局提交的名單上。調查還需要進行數月才能澄清:為何、何時使用了哪些選擇器,到底是誰被監聽了,監聽持續了多久等。德情局是否還有名單沒有提交,名單上是否還有更勁爆的名字,尚不得而知。

德國政府代理發言人薇爾茨(Christiane Wirtz)說,對友邦政府進行政治監聽不該是德情局的行動內容,但是,聯邦政府繼續信任施因德勒。聯邦總理府也表示,自己從2015年3月份才得知德情局配合國安局並獨自展開了間諜活動。

值得注意的是,作為德情局的監管機關,不論事前是否被告知足夠的信息,最終承擔責任都是聯邦總理府。正如日前流行的海報,調侃對象是默克爾,而不是德情局。紅色底海報上,白色字體借用了奧維爾《1984》那句最膾炙人口的標語「老大哥在看着你」。海報裏指頭相搭的雙手姿態,和置換掉「老大哥」的「媽媽」,都在暗示綽號「媽媽」的德國總理默克爾。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