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慾錄 大陸 性感中國

中國14萬sex toy網店的蓬勃交易,誰在買?

儘管「情趣用品」和「性」仍不能在大庭廣眾討論,但中國人對於這兩件事的熱情一直隱秘高漲。一個更加蓬勃的網絡情趣用品供求市場,已經悄然出現,而年輕人成了消費的主力軍。


吳征舉辦情趣派對。受訪者提供
吳征舉辦情趣派對。受訪者提供

1. 私密情趣產品派對

情趣玩具測試師吳征沒想過自己最初打算辦着玩的一個線下沙龍,會這樣一做下來,就持續4年。

深夜的北京,在被稱作「生日派對」或「婚前派對」的私密聚會上,面對着十幾位年輕女孩,她會把一箱情趣玩具嘩地一聲都倒在桌子上,幾十個玩具一字兒開:振動棒、跳蛋、情趣內衣等等。她一講就是4個小時。

舉辦這樣一場沙龍,通常的費用是3萬-5萬人民幣,場地,酒水,都包括在裏面。大家報名,最終參加者一起湊足這個費用,就可以請吳征來主持派對。二十多歲的年輕女孩可以提出任何問題——如何找到自己的G點、什麼樣的情趣內衣更適合自己、怎麼巧妙地與伴侶互動……

這樣的沙龍吳征在北京、上海和深圳已經辦了近300場。

「越來越多的人開始關注性愉悦,」在過去15年中使用過上千款情趣用品的吳征説,「年輕人開始知道先要取悦自己,再談取悦他人。」

2. 不討論性 但消費情趣用品

中國人對情趣用品的需求呈現出勃勃生機。1993年,中國大陸第一家性用品商店「亞當夏娃」在北京開張。20多年過去,中國大陸至少擁有800家情趣用品生產製造企業和20萬家線上線下零售店。這其中,14萬家線上零售店成為越來越多年輕人的選擇。

創立於2003年、中國第一家情趣用品電商平台春水堂2015年的銷售額預計接近去年的2倍。吳征自己在淘寶上經營的朵茜情調生活館過去一年銷售額翻番。2014年,瑞典情趣用品設計品牌LELO在中國的銷售額超過1億元,相比2013年增幅為110%——這個高端品牌銷量最大的渠道也是淘寶。

儘管「情趣用品」和「性」仍不能在大庭廣眾討論,但中國人對於這兩件事的熱情一直隱秘高漲。根據淘寶提供的數據,在淘寶網上購買情趣用品的人數以每年超過50%的速度增長。2013年,在淘寶購買性用品的人數已接近2000萬,是2010年的4.6倍。2012年和2013年的雙十一當天,「情趣用品」的淘寶搜索指數均為4萬多;2014年近15萬。2015年雙十一,這個數字是7萬。

年輕人成為這批隱秘買家的主力軍。原名「性價比」、現更名為「他趣」的情趣用品電商平台數據顯示,2015年買家中的90後人數佔比從從2013年的17%增長到40%。而在春水堂的用户中,出生於90年至93年的用户數量相比兩年前增長幅度達50%。

對功能以外更多層次的追求體現在整體年輕人的購買習慣中。做了十幾年情趣用品電商的春水堂創始人藺德剛表示,70後和85後更加注重實用,而年輕人更看重款式和設計。

「過去的產品給人的侵略感比較重,工具性更強,現在的年輕人不太喜歡這一類的。」藺德剛説。而LELO的消費主力軍更多是70後,一方面由於上千元的定價,另一方面也因為款式更加莊重、典雅。「更年輕的消費者會更喜歡顏色比較跳的,儘管那些產品在我們看來有些輕佻」。LELO中國的品牌負責人Marco説。

3. 愛自己 愛你的女人

如果説對於中國的60後和70後而言,「性」更多意味着「生育」;那麼對於改革開放後的80後和90後一代,這個曾讓上一輩人難以啟齒的事情則意味着「愉悦」——這也是為何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嘗試情趣用品。

情趣派對上女性參加者。受訪者提供
情趣派對上女性參加者。受訪者提供

「我希望自己在性方面是個有趣的人。」25歲的軟件公司銷售員德古拉説。

大學時,德古拉偶然在一期電台節目中聽説了情趣用品,後來自己買了飛機杯(一種男用便攜類性用品,能使男性性器官增大增粗) 嘗試。「情趣用品是讓人快樂的,只要不干擾別人就好了。」後來有了女友,他説服女友一起嘗試。「沒見到這些東西的時候,她覺得很噁心,看到了之後就一直説好可愛。」德古拉後來給女朋友買了跳蛋、按摩棒、電動八爪魚和縮陰球。如果有人問關於情趣用品的問題,德古拉會熱心推薦,「我一直覺得(玩具)可以增加雙方的情趣和興致。」

對於一部分中國男性來説,情趣用品成為重新發現女性、尊重女性的途徑。「它讓我放下了大男子主義,我意識到男人不能太自私了,應該主動去取悦女性,讓女孩子滿意。」和伴侶使用過300多款情趣用品的情趣用品測評師王丕説。5年前他心血來潮和女朋友試了一款跳蛋,便一發不可收拾。「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伴侶真正的快樂。」德古拉的想法則是,情趣用品可以讓男性在兩性關係中不那麼強勢。「我會更考慮她的感受,買情趣用品也是為了讓她有不同的體驗。」

在藺德剛看來,相比前幾代,中國的85後和90後因為物質生活的充裕而更少自我壓抑。「性的壓抑也會少很多。」吳征是一名70後,她坦承沙龍上來自90後的提問都很直接,「關於技巧、關於自己的身體什麼都敢問,80後就會有點不好意思。」

一個有趣的現象是,在中國,大部分情趣用品是由男性購買、女性使用——春水堂三分之二的顧客為男性,售出產品的五分之四為女性使用。而供女性使用的產品中,僅有1/3由女性本人購買。

這和市場反饋吻合——儘管市面上最流行的男用和女用情趣用品分別是飛機杯和震動棒,但真正暢銷的卻是情侶一起使用的產品。全球最大性用品生產商愛侶在中國賣得最好的產品是情侶震震環;據亞馬遜中國提供的數據,2014年銷量最高的兩款器具類用品分別是LELO的一款旋轉遙控情侶共振按摩器和韓國姿妮夫妻調情雌雄跳蛋。即使是縮陰球,賣得好的也是可以由伴侶遙控的款式。

情趣玩具。受訪者提供
情趣玩具。受訪者提供

越來越多的年輕女孩開始主動表達需求。在和大學男友相處4年後,晶晶決定買一套情趣內衣回去。「是我開了一個頭,那時候因為相處太久新鮮感也沒有了。」很快,兩人不再滿足於情趣內衣,開始轉向一些眼罩、跳蛋之類的小玩具。「我的獵奇心很重」,晶晶説,「我對探索自己的身體有好奇和熱情,和男友一起探索的目的也是為了讓自己開心快樂。」

在一年多的時間內,晶晶嘗試過19款情趣用品,價格在100至1300元不等。她也因此成為身邊閨蜜的諮詢對象——許多女孩子會問她,是不是女生用了玩具就不再需要男生。「我一直對她們説,玩具只是一個個體、輔助的存在」,晶晶説,「但是人和人之間,不僅有身體的接觸,還有言語。人與人之間的感官刺激是更全面的。」

年輕人開始明白情趣用品的真正意義:它們不是因為可以完成某一個性行為而取代對方,而是為了增加性的快樂讓對方更加不可或缺。這符合《金賽性學報告》中的觀點,「親暱愛撫所提供的,比僅僅經歷過性高潮要多得多。它教導女性如何解決在協調與另一個人的情感交流時所遇到的生理、心理和社會難題……」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