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

「紅色預警」能挽救霧霾中的北京人嗎?

12月7日下午北京突然發布空氣污染「紅色預警」,混亂與茫然中,沒人確切知道霧霾籠罩期間,這史上第一次頒布的重大公共預警措施,該如何具體實施。


12月7日下午17:58,再度陷入霧霾之中的北京,毫無徵兆的發布了有史以來的第一個空氣重污染紅色預警。對於剛剛經歷了「橙紅之爭」的北京市民,這次「幸福」來得有點突然,甚至是「懵」的。

旅客在霧霾籠罩下在鳥巢體育館前合照。攝:Kim Kyung-Hoon/REUTERS
旅客在霧霾籠罩下在鳥巢體育館前合照。攝:Kim Kyung-Hoon/REUTERS
旅客抵達鳥巢體育館,歡迎標語下的藍天白雲北京城,在霧霾中特別搶眼。攝:China Daily/REUTERS
旅客抵達鳥巢體育館,歡迎標語下的藍天白雲北京城,在霧霾中特別搶眼。攝:China Daily/REUTERS
天安門廣場清晨的升旗禮,霧霾下只見手機發出的光芒。攝:REUTERS
天安門廣場清晨的升旗禮,霧霾下只見手機發出的光芒。攝:REUTERS
望京區地標大熊貓,也在黃色的霧霾中。攝:China Daily/REUTERS
望京區地標大熊貓,也在黃色的霧霾中。攝:China Daily/REUTERS
霧霾減低能見度,連日來北京市多處高速公路發生交通意外。攝:Jason Lee/REUTERS
霧霾減低能見度,連日來北京市多處高速公路發生交通意外。攝:Jason Lee/REUTERS
在奧林匹克公園,做運動的市民都戴上口罩。攝:Feng Li/GETTY
在奧林匹克公園,做運動的市民都戴上口罩。攝:Feng Li/GETTY
下班時間,公交車上的乘客都戴上口罩。攝:FRED DUFOUR/AFP
下班時間,公交車上的乘客都戴上口罩。攝:FRED DUFOUR/AFP
在北京,霧霾天氣令很多測試PM2.5的機器均達到上限,測不出數字。攝:Kevin Frayer/GETTY
在北京,霧霾天氣令很多測試PM2.5的機器均達到上限,測不出數字。攝:Kevin Frayer/GETTY
國旗、口罩,成為遊覽紫禁城的必須品。 攝:Kevin Frayer/GETTY
國旗、口罩,成為遊覽紫禁城的必須品。 攝:Kevin Frayer/GETTY
藝術家「堅果兄弟」用100天的時間,在北京的大街小巷,用吸塵器收集空氣中的塵埃,然後把收集起來的塵埃,造成一塊磚。攝:Mark Schiefelbein/AP
藝術家「堅果兄弟」用100天的時間,在北京的大街小巷,用吸塵器收集空氣中的塵埃,然後把收集起來的塵埃,造成一塊磚。攝:Mark Schiefelbein/AP
一對情侶隔了口罩也能親吻。 攝:Lintao Zhang/GETTY
一對情侶隔了口罩也能親吻。 攝:Lintao Zhang/GETTY

根據《北京市空氣重污染應急預案》,發布紅色預警,意味着整個城市的中小學可停課,車輛要實施單雙號限行,原則上停止大型露天活動。這是北京市首次在不是因為奧運會、APEC會議、抗戰紀念日閲兵式等大型活動而採取上述措施。但沒人知道霧霾期間,這些措施該如何實施。

1. 狀況百出的紅色預警

史無前例的紅色預警消息經由北京市環保局的微博發布後,應急預案執行的十七個北京市空氣重污染應急指揮部組成單位,第一時間都還不知道已經發布預警。

在大陸知名問答網站「知乎網」上,有一條疑似被審查刪除的「如何看待北京今天首度發布霧霾紅色預警?」的問題。文中自稱是環保口記者的「盤缸先生」透露,紅色預警發布半小時後,北京市宣傳部門才正式向媒體發布通稿,稱將於12月8日7:00至12月10日12時啟動空氣重污染紅色預警措施,具體執行措施由各主管委、辦、局發布。

具體涉及的部門包括交通管理、住宅建設、教育、市政、綠化、水務等17個。據「盤缸先生」透露,雖然面對突然發布的紅色預警,大多部門也都是「懵」的,但好歹在當晚19:00左右回覆了北京市各大媒體的採訪,拿出了具體執行措施,但實施涉及面最廣的單雙號限行措施的交通管理局,卻遲遲沒有回覆。

另一邊,在社交媒體朋友圈裏,北京空氣重污染紅色預警的消息也彷彿炸了鍋。反應最快最直接的是各中、小學校的家長,大家都在焦急等待紅色預警期內,學校是否停課的消息。好容易等到7日晚20:00左右,遍布北京城區的各個學校,才紛紛陸續在各自的社交媒體平台上轉發了北京市教育委員會的停課通知,「7日至10日」北京的中小學停課。

但很快家長們又在開始擔心,8日上午到底會不會按照紅色預警規則裏面規劃的,車輛按照車牌單雙號,上路,「限行令」是否執行。

但是確切的消息姍姍來遲。

北京市各大媒體直到當晚22:00左右才拿到交通管理局回覆。回覆中沒有規定具體措施,而是援引了一份2015年7月份發布的文件,名曰《北京市人民政府關於應對空氣重污染採取臨時交通管理措施的通告》。

8日一早,許多並不知情的車主,開着原本該限行的單號車開上了北京的各條城區道路。擔心被罰的車主紛紛自我調侃:「就算被拍了,霧霾天估計也看不清車牌吧?」

2. 緣何只提前13小時發布預警

北京市對空氣質量狀況實行預警,始於2013年。當年10月22日,《北京市空氣重污染應急預案(試行)》發布,根據該方案,當預測未來三天內將連續出現空氣質量嚴重污染,也就是出現空氣污染指數(AQI)大於300的天氣時,將啟動空氣重污染紅色預警。

這一版本的預案要求,紅色預警由北京市突發事件應急委員會(應急委)主任批准,並由北京市突發事件應急委員會辦公室(應急辦)發布,但卻完全沒有給出具體何時發布的明確要求。預警應對措施也是中小學停課、工廠限產停產、機動車單雙號限行、停止揚塵施工等。

在過去三年,這個紅色預警沒有機會實施。

北京市在2015年又公布了修改版本的《空氣重污染應急預案》,對空氣重污染的預警方法做出重要調整。 其中紅色預警的標準改為「預測空氣重污染(AQI大於200)持續三天以上」作為啟動的條件。發布程序增加了需提前24小時的條款。

因此,7日,北京空氣重污染應急指揮部倉促發布的紅色預警,也受到公眾的廣泛質疑:一是從紅色預警發布到執行,僅僅只有13個小時的間隔;二是預警從發布到預警期解除,只有兩天半不到的時間。

北京市環保部門的解釋是因為已經提前兩天發布空氣重污染橙色預警,紅色預警是在橙色的基礎上升級。橙色預警比執行提前了31個小時,各部門有足夠時間做準備;而從橙色預警到紅色預警的整個時段,也符合重污染超過三天的條件。

3. 匆匆發布「紅色預警」 招質疑

據熟悉內情的大陸環保記者透露,北京市首次空氣重污染紅色預警的發布,並不符合規程,理論上該由北京市應急委主任批准、北京市應急辦發布的預警通知,卻由設在北京市環保局的「空氣重污染應急指揮部」通過微博發布了。

有環保記者通過個人社交媒體不具名發布消息稱,北京市之所以急匆匆的發布紅色預警,是因為環保部的壓力。在上一輪空氣重污染過程時,北京該發紅色預警還是橙色預警的爭論,已引起了環保部的重視。並指環保部在12月5日發布的通知,要求各地「要按空氣質量預報結果上限確定預警級別」,是暗嗆北京,指責其上一輪「橙紅之爭」中措施不得力。

環保部當晚的回覆似乎也印證了這一點,7日晚23:57,環保部發布消息稱,「7日晚,環保部部長陳吉寧再次召開專題會,充分肯定北京及時啟動空氣重污染紅色預警」。

4. 噩夢般的上一週,PM2.5快破千,預警僅橙色

眾望所歸的北京市空氣重污染紅色預警,陷入了「該來的時候沒來,不該來的時候卻來了」的尷尬。在此之前,很多人已經開始質疑北京的空氣重污染預警是擺設。

11月27日至12月1日,北京市民經歷了也許是史上最嚴重霧霾污染,很多人形容是「夢魘般的五天」。空氣質量惡化到超過AQI限值,但實施的仍是橙色預警。

11月30日早晨開始,北京市民就開始不斷在社交網絡上刷新空氣污染指數(AQI)。 從7:00開始,北京的空氣質量急劇惡化,到11:00的時候,全市城區數個監測點的AQI值已經達到極限值500。

很多恐慌中的市民,基於自己對空氣的觀感和感受,對官方公布的污染數字完全不信任。一位在中關村騰訊公司的記者,用手持檢測儀測試,室外導致空氣重污染的主要污染物PM2.5(粒徑小於2.5μm的可吸入細顆粒)的濃度,已經達到駭人的2008μg/m3,即使按照中國採用的PM2.5達標值75μg/m3計算,這一數值已經超過了近30倍。

即便是北京官方發布的數值,最高也達到了945μg/m3,直接暴露在這樣的空氣中,跟放進毒氣室幾乎沒有區別。

30日晚,在中國大陸的社交網絡上,關於北京及其周邊地區極度嚴重空氣污染事件的傳播不斷升温。恐慌、調侃、溯因、追責等等,種種情緒不一而足。而在如此嚴重的空氣污染持續了幾乎整整一天,北京市卻幾乎沒有市民可感知的應對措施,北京實施的僅僅是中小學停止户外活動、部分企業限產停產等措施的橙色預警。這一預警級別引發了公憤。為何不發布空氣重污染紅色預警,成為追問焦點。

憤怒的市民很快發現,不惟這次,在之前幾年出現過的持續空氣重污染天氣中,北京市發布過的空氣重污染最高等級預警,也只是橙色預警。

5. 從不啟動的紅色預警,是擺設嗎?

甚至連官方通訊社中國新聞社的微信公眾號,也發表題為《從不啟動的霧霾紅色預警只是用來擺着看的嗎?》,追問北京市政府不啟動紅色預警,是否因為「怕麻煩」。

而有環保業內人士透露,北京市之所以把2013年視污染程度(三天內有嚴重污染天氣)啟動紅色預警的方案,調整為2015年的視污染時間長短啟動預警的方案(重污染超過3天才啟動紅色預警),就是因為「根本不想啟動單雙號限行」。

因為在北京市環保部門正式發布的空氣質量預報(http://zx.bjmemc.com.cn/ )中,從來都只有次日的空氣質量預報,2天乃至3天後的預報,非常少見。甚至還有業內專家透露,目前的技術條件,根本就不具備對三天以上的空氣質量進行可靠預報的能力。

也就是説,如果沒有來自環保部的壓力,北京市的空氣重污染紅色預警,可能真的就是個擺設,因為環保部門完全可以告訴你沒法準確預測三天以上的空氣質量,或者像11月29日一樣,因為夜間來了一股冷空氣,硬生生地把持續五天的重污染變成了2天+2.5天重污染。

正如協和醫院的醫生張羽在微博上評論:「紅色預警,收到小學生停課通知,閨女高興地一跳老高,真是孩童啊,不懂大人世界的愁苦。」

空氣污染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