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

華德福教育可以「療癒」中國嗎?

當今中國面臨現代工業文明帶來的困境──城鎮化,經濟發展成為國家第一要務,金錢是唯一價值觀,山川河流空氣被污染,人們離開土地和故鄉,擠進鋼筋水泥的城市森林。中國人的精神如何在教育中傳承和發展?這是源自德國的華德福教育理念進入中國大陸20年後,需要攻克的課題。


同學們在樹上玩耍。攝:Wu Yue/端傳媒
同學們在樹上玩耍。攝:Wu Yue/端傳媒

作為中國第一所華德福學校——成都華德福學校的創辦者之一,李澤武尚在鄉村公立學校任教時,並不算一名好老師。他教了十二年語文,一直感到不對勁:

比如,為什麼只能有一種標準答案?

又如,很多課文有濃重的説教色彩和英雄主義色彩,但他總覺得每個人都該有自己的生命歷程。

李澤武看着一撥一撥的農村孩子。他們的未來幾乎可以一眼望穿,成績好一點的上初中、上高中,不好的回家插秧、出門打工。閒暇時他讀哲學書,想着:人是最寶貴的,難道這些孩子沒有別的可能性了嗎?

1994年,李澤武正在田間地頭思考公立教育的「流水作業」時,他的朋友——同樣從事教育業的黃曉星和張俐夫婦,在府南河邊一家喧囂的外國餐廳裏,結識了另一對安安靜靜看書、寫明信片的Thanh與Ben夫婦。而後者,正是華德福教育多年的踐行者。

華德福教育,始於1919年的德國。近百年來,它作為一種反對工業文明、流水線教育的思潮和運動,在世界範圍內開枝散葉。除去各國主流教育外,它是全球非宗教教育中最大的一支。

2000年,李澤武辭去鐵飯碗,前往英國參加華德福教師培訓課程。那裏的教育方式聞所未聞,語言強化學習在舞蹈室裏進行——「按輔音小步元音大步,邊走邊念,牽着手和着詩句的節奏進退」,使得「大家熱情高漲,絕對地全身心地學習」;學習文化史則是走到大英博物館、國家畫廊、法國夏特爾大教堂,從古埃及參觀到二戰遺址,臨摹從古埃及到後現代主義風格的作品……

顛覆性的兩年過去。英國老師問李澤武:中國沒有華德福學校,你去哪裏實習?

「也許自己辦一所來實習。」李澤武説。

一個同學在練習毛筆字。攝:Wu Yue/端傳媒
一個同學在練習毛筆字。攝:Wu Yue/端傳媒
三年級的同學們在上泥塑課。這節課需要同學們發揮自己的想像去做不同的東西。攝:Wu Yue/端傳媒
三年級的同學們在上泥塑課。這節課需要同學們發揮自己的想像去做不同的東西。攝:Wu Yue/端傳媒
六年級的學生在學習畫水墨畫。攝:Wu Yue/端傳媒
六年級的學生在學習畫水墨畫。攝:Wu Yue/端傳媒
同學們畫的水墨畫。攝:Wu Yue/端傳媒
同學們畫的水墨畫。攝:Wu Yue/端傳媒
四年級的同學認真聽其他同學念自己寫的詩歌。攝:Wu Yue/端傳媒
四年級的同學認真聽其他同學念自己寫的詩歌。攝:Wu Yue/端傳媒
四年級的同學自己寫的詩歌本。攝:Wu Yue/端傳媒
四年級的同學自己寫的詩歌本。攝:Wu Yue/端傳媒
四年級的老師給同學們上語文課。攝:Wu Yue/端傳媒
四年級的老師給同學們上語文課。攝:Wu Yue/端傳媒
  1. 反對工業,一切儘可能回歸原始和自然

2004年,基於一個成都郊外的農家樂,大陸第一所華德福學校建起來了。竹林,湖泊,土路,一切都儘可能回歸到原始和自然。李澤武接手的第一個小學班是「超微型」的:2個中國孩子,1個外國孩子。而更需要「無中生有」的是,這所學校沒有教學大綱,沒有統一編定的教材,全靠老師和孩子自己編排。

百分百初次到訪成都華德福的家長會問:如何與公立學校接軌?

李澤武的回答是:這些升學、考試重要,還是你孩子的健康成長重要?幾乎每一個人都毫不猶豫地回答:孩子的幸福最重要。而就另一位學校創始人黃曉星的觀察,「很多家長期待的是華德福既能讓孩子自由自在地學習,又能順利進入名牌大學。」

鑑於此,李澤武會明確告訴每一位家長,這裏沒有考試,也不參加高考,請考慮清楚再來。

李澤武,成都華德福學校校長。李澤武校長的教學理念就是“教育是一種最好的療癒手段。”攝:Wu Yue/端傳媒
李澤武,成都華德福學校校長。李澤武校長的教學理念就是“教育是一種最好的療癒手段。”攝:Wu Yue/端傳媒

華德福教育的創始者是奧地利社會哲學家魯道夫∙斯坦納。他認為這個現代工業文明的社會裏,「技術剝奪了孩子的童年」。

華德福國際大綱中,教育目標有三:培養健康的人;激發孩童內在潛能;培養社會技能。「斯坦納認為現代教育,把孩童的身、心、靈搞混亂了,出現大量時代病、社會病,他認為教育是一種最好的療癒手段,」李澤武寫道。

眼下的中國正面臨着現代工業文明帶來的困境——城鎮化運動使得這個傳統的農耕社會疾速進入粗放發展的現代工業社會,經濟發展被置於國家第一要務,金錢成為人們衡量事物的唯一價值觀,山川河流被污染,人們離開土地和故鄉,擠進鋼筋水泥的城市森林裏,離從前的自己越來越遙遠。

華德福的踐行者和支持者,是這種社會現實的反思者。

這種教育模式,全盤放棄了大陸應試教育框架下的學科分類和標準化的人才篩選機制,一切從「人」的成長出發——按照華德福理念,孩子處在什麼年齡、處在什麼樣的意識階段,學校就應該給予孩子什麼。一年級以童話為載體,沒有時空概念。二年級,老師的任務是慢慢讓孩子發現,人性並不全然美好,人有着性格上的缺陷。三年級,孩子進一步覺醒,開始問自己從哪裏來,需要了解創世的故事……四年級的孩子們進入和自己作鬥爭的年齡和階段,那麼教師的講述就應該符合孩子內心意識的成長。五年級後,孩子還需要知道人類是怎麼發展的,不僅只是關於「我」的問題。

課業之外,人也被最大限度納入自然之中:洗碗不用洗潔精而是天然的茶籽粉。垃圾分類17種。幼兒園小朋友的糞便進行生態處理後進入堆肥。老師們不用電腦上的 PPT,而是用手拿着彩色粉筆在黑板上一筆一劃手工板書。孩子不能太早地接觸非天然的物品,比如塑料、電子產品、精細的人造娃娃。

連每間教室刷牆的顏色也是這種哲學思考的結果——每個年齡呼應的顏色不一樣,低年級多是夢幻粉,二三年級偏黃、到五六年級就是藍色冷色調了,這種色彩搭配出自歌德的色彩論,反應了人從朦朧意識到智性的過程。

2. 怎麼講毛澤東,怎麼講蔣介石?

作為一種舶來的教育理念,大陸華德福自身面臨最大的難題是:如何本土化?

華德福德課程由三種類型構成:水平課程、垂直課程、交互課程。 在中國大陸,水平課程一般有語文、外語、手工、烹飪、自然散步……教孩子識字,並不難。中國文字是象形文字,所有甲骨文都是畫出來的,這正好符合孩子的認知。就用畫畫和講故事的辦法,把字講給孩子們聽。華德福一年級要求全面掌握的漢字大概一百來個,而公立學校新課標要求400多個。李澤武不着急:「教學實踐告訴我們,孩子樂學、願學,越往上走,學得越多、越快。」

同學們在學毛筆字。攝:Wu Yue/端傳媒
同學們在學毛筆字。攝:Wu Yue/端傳媒

書法,作為中國傳統藝術,也被融入課程,孩子們會從篆書入手,因為圖像化、圓潤的字更符合兒童的喜好。另外,用什麼材料寫、什麼顏色寫?教學團隊也要進行再發掘。

交互課程,是跨學科的交互關係。孩子們會在「曹沖稱象」的故事裏學習語文、數學、物理,還會在七年級學到生理學呼吸、莊子散文與高中化學的關係。孩子們先學「一隻蛤蟆一張嘴,兩隻眼睛四條腿……兩隻蛤蟆兩張嘴,四隻眼睛八條腿」的童謠。七年級代數寫方程式,便「設蛤蟆是y,嘴為a,眼睛為b,腿為c,即a=y;b=2y;c=4y」。

而作為成長脈絡的垂直課程是最難辦的。

華德福教育要求學生們一到八年級時,由一名主課老師擔綱。這位老師幾乎要上所有的課,文學、語言、手工、音語舞、濕水彩……這顯然是一個普通的中國教師難以應對的知識結構。建校時,作為一名「光桿司令」,李澤武邊教邊學,多是依賴英國華德福學校的經驗和過去既有的中國公立學校教學大綱,慢慢摸石頭過河。

中國的創世神話系統並沒有希伯來系統那麼清晰,能完美地與兒童意識成長一一對應。很長時間,垂直課程的安排便基本沿用英國材料。三年級孩子會聽聖經故事,摩西率領以色列人逃出埃及人的統治,曠野漂流40年後,最終抵達應許之地。它對應孩子的三個成長歷程:開始感覺到自我與外部世界分離——出埃及,對現實世界的逐漸認識——曠野生活,最終找到自我定位——迦南定居。

但李澤武始終覺得,「花開兩朵,各表一枝」,中國自身傳統文化的龐大系統無法忽略。而華德福的精髓也在於,可以和本土文化結合,煥發傳統文化的活力。

慢慢的,他開始對三年級的孩子講《山海經》,講神農架流傳的漢民族史詩《黑暗傳》,從玄黃老祖、江姑開天地,一直講到女媧補天。可截至目前,這些始終是碎片化的故事,「串珠如何穿起來是一個巨大的問題」,李澤武表示。

他掰起指頭歷數屬於中國的人物事蹟:「四年級講西遊記、周朝的故事,然後是春秋戰國、秦皇漢武,魏晉人物必講,自覺與自由。玄奘,再是楊貴妃、三國、水滸、鄭和。往下呢?王陽明、林則徐、孫中山。怎麼講毛澤東、蔣介石?」

「中國人的精神是如何傳承和發展的?」這是未來華德福需要攻克的課題。

3. 教育即療癒

成都華德福學校的宣傳手冊上留着斯坦納的一首詩:「懷着崇敬接納孩子,帶着愛去教育他們,護送他們踏上自由的旅程。」

「自由」和「愛」,這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曾經有位公立學校的老師,一來就哭了——她習慣了七十多個人在台下聽課鴉雀無聲,可是華德福班上鬧成了一鍋粥。

「這邊的孩子不是那麼好管理,」華德福教師周慧敏對端傳媒記者説道。她現在每天早上會帶七年級的孩子讀《道德經》,越來越明白什麼叫「無為而治」。「簡單粗暴的管理雖然有效,老師比較輕鬆,學校對教育局對家長也好交代,但培養出來的都是整齊劃一的孩子,會彈鋼琴、會畫國畫,不敢講自己內心的想法,其實蠻可悲的。」

「這邊其實也有一些從公立學校轉過來的孩子,其實他們屬於正在療癒的過程,」周慧敏説。

療癒,是華德福教育一個關鍵詞。個性化對老師提出了極高的要求。老師們需要從諸多細節發現孩子的「病症」——一則案例來自美國,「教師們發現,有的學生織棒針時喜歡把線拉得很緊,這樣的孩子寫的字往往也擠在一起,在生活中,他們的心靈也總是呈現出一種緊張的狀態」。對於這樣的孩子,教師需要給予指導,讓手工課發揮出療癒的作用。

「其實童年是很容易受傷的時候,這時保護他們不要受太多傷痕,該夢幻的時候夢幻、該什麼樣的年齡就享受什麼樣的生活,不要用成人世界去打動他們,這樣成長的孩子內在才有足夠的愛和力量,成年以後就能好好面對自己和這個世界,」周慧敏説。

這樣「走心」的新式教育,在應試教育壟斷多年的大陸,愈發炙手可熱。不少人在接觸和學習華德福教育後,租一套公寓或別墅,找幾個志同道合的家長,便一邊培訓一邊帶孩子「在家上學」。李澤武掌握的數據是,目前大陸已有30多所學校和300多家幼兒園在開展華德福實踐。不過,在華德福學校國際聯盟的網站上,得到承認的中國院校只有三所。成都華德福學校序列第一,幾乎是中國華德福教育的「黃埔軍校」。2012年,它受到官方認可,成為大陸第一家拿到執照的華德福學校。

華德福學校裡的學生到菜地裡捉來的菜虫。這是四年級學生中新流行起來的活動,養菜虫。攝:Wu Yue/端傳媒
華德福學校裡的學生到菜地裡捉來的菜虫。這是四年級學生中新流行起來的活動,養菜虫。攝:Wu Yue/端傳媒

目前,成都華德福學校有8個高中畢業生,7個出國,1個因音樂特長被四川音樂學院錄取。學校現在有300多個孩子,學位緊俏。它不再面臨「北風呼呼吹」的場景,而是需要認真面對井噴式的過快發展中所藴含的某種危機。

「華德福教育目前在中國的發展,還是處於開創階段,中國目前沒有一所學校能把完美的華德福教育呈現給大家。」2013年1月5日,黃曉星在他的新浪博客中寫道。

華德福文科教師吳文冰最近剛生了二胎,產假期間,她萌生了一個念頭:辭職。「最近閒下來,感到自己對本民族文化和歷史的無知。前幾年我們的課程基本都是跟着西方走的,我們不能只是照着他們的課上西方的故事,我們應該重新用人智學的眼光去打量中國。」她想在家紮紮實實埋頭讀兩三年書,「做一名真正的中國華德福老師」。

面對諸多疑難,校長李澤武不急不緩。辦學十幾年,他被家長指責「教得不好」要求換老師過,被反目過,還有一次補牙,剛在醫院躺下電話就響了——有家長舉報華德福「非法辦學」。而「我也很受傷啊,」這位皮膚黝黑的老師笑着説道,經過華德福多年的「療癒」,他的內心已經足夠強大,「罵人很容易,建制顯然是更難的。笑一笑,也就過了。」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