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

全民創業時代,微軟元老做什麼?

這一次,李世鵬的視野被互聯網和消費領域佔據了,他要在中國下海。


李世鵬。攝:Giulia Marchi/端傳媒
李世鵬。攝:Giulia Marchi/端傳媒

2015年11月,繼李開復、張亞勤等人之後,在微軟亞洲研究院(MSRA)工作逾十六年的建院元老李世鵬博士宣布辭職,他加入了一家去年才在深圳成立的創業公司硬蛋科技。

1999年,李世鵬加入微軟(Microsoft),參與創建位於北京的微軟亞洲研究院,歷任首席研究員、副院長和微軟合夥人。MSRA是微軟在美國以外最大的基礎研究機構,在接下來的十年裏,基本代表了中國互聯網和電子科技研發和創新的頂尖水平。

很多中國當代科技和互聯網行業的風雲人物都曾經在這所「黃埔軍校」裏與李世鵬共事。在其他人紛紛離開後,李世鵬是研究院最後一位元老級人物。現在,輪到了他離開。

在履新消息公布之後,48歲的李世鵬在北京中關村海龍大廈二層的硬蛋體驗廳,首次面對媒體。他戴着眼鏡,面容憨厚,言語樸實。「我不是追求機會,我是遇到了改變」,李世鵬説。

值得注意的是,微軟中國最輝煌時代的這群科學家,均是在離開微軟亞洲研究院後,才開始在更廣泛的社會層面擁有知名度與感召力,同時也收穫更多的名利和財富。因此,研究院內部流傳着「聚是一團火、散是滿天星」的諺語來形容這一現象。

當年的同事,比如李開復,微軟亞洲研究院的創始人,2005年離開加入谷歌,之後創建「創新工場」,並使之成為中國一流的創業平台。張亞勤,曾是比爾·蓋茨(Bill Gates)的智囊團核心成員,2014年離開微軟,出任百度公司總裁。

比如曾在機器學習、大規模數據處理方面既有造詣的王堅,2008年離開,加入阿里巴巴。軟件開發工程師林斌在2010年離開,成為小米公司聯合創始人;與林斌同時離開的是多媒體研究領域的一流科學家張宏江,後來擔任金山集團CEO。

是時候改變了。讓李世鵬開始考慮改變的心靈震動點發生於2014年4月的一次旅行。 時任微軟亞洲研究院副院長的李世鵬和微軟總部的同事一起去深圳考察,見到無數中國創業公司以「唯快不破」的信條在推出產品、佔領市場。

在深圳這個「中國製造」的大本營當中,工廠、生產線、企業、創業者……從設計、到打樣、到生產,包括華為、中興、美的、格力、TCL在內等本土公司都正在積極地擁抱互聯網時代,甚至尋求趕超——李世鵬被國內智能硬件產業鏈的發展速度和體量震撼了。

「硬蛋」展示室擺放了機械人。攝:Giulia Marchi/端傳媒
「硬蛋」展示室擺放了機械人。攝:Giulia Marchi/端傳媒

「當時就覺得這個機會不抓住的話,那就太可惜了,」李世鵬對端傳媒記者説。他坐擁170多項專利,是世界頂尖的流媒體技術專家,在可穿戴設備、數字健康、雲計算中的雲渲染等方面有着不可忽視的貢獻。

而在微軟工作,一項技術轉化為產品的過程是十分漫長的,甚至有不成文的內部規則,一款產品不到十億美元的量級是很難被發布的。

智能硬件指實現互聯網服務、擁有智能化功能的硬件產品,涉及醫療、汽車、機器人、家居、娛樂等多方面,例如可穿戴設備、機器人、無人機均是智能硬件產品,目前阿里巴巴、騰訊、京東等中國企業均已開展智能硬件業務。

在深圳的行程當中,李世鵬的視野迅速被互聯網和消費領域佔據了——中國是全世界最大的電子製造業中心,有300萬家電子製造業企業,而微軟始終還是一個美國公司。「自己在中國這麼多年,雖然我有團隊,但是沒有做一些當地的事情,和在美國做的沒什麼區別,」李世鵬説,「我就想選擇一些適合自己的,獨特一點的東西。」

一個月之後,他在北京機場與硬蛋科技母公司科通芯城的董事長康敬偉不期而遇。康提及自己正在做一個名字叫做硬蛋的智能硬件平台,為智能硬件產品提供以供應鏈為核心的服務。李世鵬覺得,這就是他想要做的事,「我或許能幫助降低智能硬件創新創業准入門檻,或許能做智能硬件的『一帶一路』的領路人。」

他第一次來到中關村的硬蛋體驗廳是在2015年6月末,康敬偉騎着電動滑板車來接待他。二人看了看在體驗廳裏展示的近百種智能硬件產品,電子芯片、機器人、無人機、血糖儀、電子門控、磁懸浮音箱、智能鋼琴、温控器……然後又去中關村創業大街的京東奶茶館坐了坐。

也許是巧合,三個月前,北京市政府公布《關於促進中關村智能硬件產業創新發展的若干支持措施》,以29條指導性政策,宣布支持智能硬件創新企業。對於入駐智能硬件產業集聚區的產業領軍企業和擁有重大技術創新的企業,政府將「給予最高50%的租金補貼,最高補貼面積2000平方米」。這樣的消息震盪着整個中關村。

硬蛋科技享受了「對智能硬件公共服務平台、孵化器給予租金補貼」政策。在中關村開放的硬蛋體驗廳,以純白色和實木元素為主,形式酷似蘋果體驗店,與北京中關村街頭常見的擁擠不堪的零售商鋪形態反差極大。

北京市海淀區中關村,中國的高科技中心。攝:Giulia Marchi/端傳媒
北京市海淀區中關村,中國的高科技中心。攝:Giulia Marchi/端傳媒

從更加宏觀的背景上看,2014年9月,中國國家總理李克強在夏季達沃斯論壇上發出「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號召,提出要在960萬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掀起創業新浪潮。

與康敬偉約談的第二天,李世鵬陪從美國回來探親的妻女攀爬長城。在長城頂峰,他在微信朋友圈寫下了一句話,「A great day starts here.(偉大的一天從這開始)」

他決定迎合大勢,下海、創業。

再次回顧那一刻的心情時,「覺得是時候了,」李世鵬對端傳媒記者回憶,「從青年到中年,現在正是到了大的形勢,很激動。加入(硬蛋科技)的話,我是在做橋樑。經驗也好、資源也好、專長也好,可以拿出來的。」

畢竟,「這個vision(視野)有多大,裏面就有多少金礦。」李世鵬補充。

李世鵬祖籍山東,自幼聰穎刻苦,15歲進入中國科技大學電氣工程專業,碩士畢業後到美國理海大學(Lehigh University)攻讀博士學位,然後在世界一流的科研機構桑福納研究院(Sarnoff Corporation)工作——他走的是典型的中國式少年天才的成材之路。

在美國深造、工作、生活,曾經是經歷了殘酷考學競爭的中國學生夢寐以求的人生模式。李世鵬堪稱他們的榜樣。

1999年,張亞勤邀請他回國參與創建微軟亞洲研究院時,李世鵬已經在美國娶妻、安居,手握美國綠卡。「你應該回中國看看,中國正在發生變化,是巨大的機會,人生中遇不上幾次這樣的機會。」張亞勤曾這樣遊説李世鵬。

那時中國的科研條件還不甚理想。張亞勤回憶,當年國內收發電子郵件甚至是按照字數來收費的,但中軟公司、聯想集團等中國電腦企業已經開始參與國際展會,爭取在業界的話語權。如張亞勤、李世鵬這一代中國科學家,他們放棄美國成熟的科研條件和商業環境,逆流回國,既基於他們在中國社會變化方面的敏感嗅覺,也源於他們對中國科技未來前景的信心。

1999年5月,李世鵬動身回國時,他的妻子剛剛在美國誕下女兒僅一個月,此後妻女在美國生活,一家人從未真正團聚。

「如果不參與進去,我不會平靜的。」李世鵬説,他意指兩次離開——第一次從美國離開,第二次從微軟離開。

2015年11月,在硬蛋科技為李世鵬舉辦的履新儀式上,張宏江説出了李世鵬的心裏話,「離開這件事,很長時間內都不會在我們的腦海裏出現。在微軟,包括保潔阿姨都對我們很好。但是我們的心裏有一種不平靜,總是上下翻滾。如果在美國、歐洲,或許我們心裏沒有那種激盪的感覺。」

「中國的變化吸引了我們,這是我們在九十年代回到中國的機緣。今天也一樣。現在中國有五家世界最大的互聯網公司,而二十年前,中國一家都沒有。」張宏江對李世鵬説,「我非常非常理解你的選擇。所以,welcome out!(歡迎離開!)」

李世鵬在「硬蛋」的辦工室。攝:Giulia Marchi/端傳媒
李世鵬在「硬蛋」的辦工室。攝:Giulia Marchi/端傳媒

李世鵬在從微軟辭職之前,曾專門找到李開復細談了他的想法和計劃。李開復評價説或許李世鵬的離職「對微軟研究院是一個很大的損失」,但「又會為中國智能硬件創新創業帶來更大的轉機」。

科通芯城執行副總裁朱繼志曾經在公開場合稱,「中國目前擁有着全球最好的硬件創業環境,包括最低的硬件成本、最全的硬件創業人力資源和最完備的產業鏈。」而目前最缺的就是人才。

以深圳的硬件製造業為例,人們都熟知過往從生產山寨MP3到山寨手機的經歷。當創業公司缺少對產品和行業的思考,僅以快速致富為目的,將很快會把智能硬件產業變成低格調的價格和規模之爭。同時,工業設計、品質管理、供應鏈環節監管、用户體驗,都需要大量的行業經驗和高門檻的人才准入。

擁有世界級公司經驗的技術人才紛紛在這個潮流中被中國科技公司招募。就在李世鵬加入硬蛋科技的一個月之前,華為公司聘請了蘋果公司(Apple)前創意總監Abigail Sarah Brody,擔任首席用户體驗設計師兼副總裁。這位前蘋果員工曾經參與設計了第一代iOS、iCloud等產品,擁有多項技術專利。

「我們都看到了,中國在海外市場的第一個門檻就是知識產權。」李世鵬對端傳媒記者説,他以小米公司在印度被告的案例舉例。2014年,印度德里高等法院裁定,小米侵犯了愛立信的標準核心專利組合,並下發禁令,要求小米停止在印度銷售和進口手機。

「在創新上面,正是我可以幫助去推一下的。大家不要去做價格戰,不要走廉價的路線。而是真正要只開發自己的一些硬的技術。否則又會被其他國家或者是外面的人,説又是一個『made in china』的cheap的東西。」李世鵬補充,「中國在世界標準裏的IP(Intellectual Property,知識產權)太少。」

他構想了一種類似於「眾包」的形式,為遇到技術瓶頸的中國企業提供專利服務。「創新企業集體來和國外的專利者談判、跟標準的擁有者談判,希望能給中國企業帶來價廉物美的專利」。同時,李世鵬利用自己在微軟培養年輕人的經驗與資源,與中國的高校、研究所聯繫,幫助科技從業者克服在創業過程中所遇到的技術難題。

「我現在離退休還有十幾年,」李世鵬説,「這一輩子做一個科學家,影響的只是一家公司。現在我(從微軟)出來以後,我可以影響成千上萬的公司,絕對是非常棒的事情。」

「硬蛋」展示室擺放了機械人。攝:Giulia Marchi/端傳媒
「硬蛋」展示室擺放了機械人。攝:Giulia Marchi/端傳媒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