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台灣大選 台灣

蔡英文選了副手,他是學者、SARS專家、及「聖墓騎士」

出身公衛和醫界的知識菁英代代相承地投身政治領域,這是台灣政治傳統中一道特別的風景。陳建仁的出線,把這項傳統推上另一個高峰。


2015年11月16日,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蔡英文(左)召開記者會,宣布陳建仁(右)為她副手。攝:Billy H.C.Kwok/端傳媒
2015年11月16日,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蔡英文(左)召開記者會,宣布陳建仁(右)為她副手。攝:Billy H.C.Kwok/端傳媒

近百名國內外記者從1個多小時前就開始排隊、換證,民進黨8樓狹小的會議室擠得水泄不通。等待了幾個月的問題:「主席,副手是誰?」在11月16日終於有了答案:「英仁配」。

一排民進黨競選幹部高層,以及各政策召集人齊聚,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蔡英文慎重向中外媒體宣布,邀請中研院副院長陳建仁做為自己的副總統搭檔。她首先強調陳建仁2003年抗SARS(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非典)的事績,這也是陳建仁被梵蒂岡教廷授予「耶路撒冷聖墓騎士團騎士」的原因。

做為虔誠的天主教徒,陳建仁的演說幾乎句句不離宗教情懷,他露出招牌笑容,以無黨籍學者從政的身份,面對媒體提問侃侃而談。他還以自己對生技產業的熟悉強調,未來有自信讓其成為台灣的明星產業。

一路領先的蔡英文自信滿滿,副手的選擇顯得游刃有餘。蔡英文不願鬆口未來陳建仁將擔任甚麼具體工作,只再三強調副總統是備位元首,未來會因時制宜決定陳建仁在執政團隊的角色,「但絕對會用到副院長的專業。」

醫界從政 台灣特色

陳建仁的出線有方方面面的詮釋空間,但其中有兩點非常能夠體現台灣政治的特色: 第一,蔡英文沒有刻意選擇一位「外省籍」或「客家籍」人士擔任副手,這看似意味着蔡陣營主觀上對於走出「省籍政治」的窠臼有所表態和期待。 第二,也更重要的就是出身公共衛生和醫療,而日後投身政治的專業人士群體,達到了政治職務上前所未有的高峰。

陳建仁出身高雄旗山政治世家,父親陳新安是地方上頗受敬重的老縣長。在「家學」淵源下,陳建仁對政治並不陌生。然而在政治選擇上,傾綠的意識,應更多來自求學、研究時期。

回顧台灣歷史,早在日本殖民時期,殖民政府嚴格限制台灣人修習法、政專業,醫學往往是台籍知識菁英可繼續接受教育的少數出路,因而不少政治覺悟的重要領導人物來自醫界,亦普遍受一般民眾尊重。在台灣反日運動中赫赫有名,有「台灣孫中山」之稱的蔣渭水,就是最具代表性的一位。

爾後國民黨來台,經歷白色恐怖時期,有自覺的醫界菁英因而也多同情甚或支援、領導黨外運動。醫界便同時承襲本土「台(灣)派」意識傾向。研究蛇毒權威學者李鎮源就是其中一位。

1991年,台灣反對運動組織發起了訴求廢除「刑法100條」的抗議行動。台灣的刑法第100條原本規定了對於「思想叛亂犯」的刑責,但抗議者主張縱使宣傳「台灣獨立」等理念,亦屬於言論自由層次,不應該以刑法「叛亂罪」對待。他們選擇當年的雙十國慶靜坐抗議,當時已經76歲的李鎮源,頂着滿頭白髮坐在第一排,以世界級學者的名聲和清望對抗國民黨政府。這場靜坐後來固然遭到鎮壓,但這條「惡法」在隔年就成功廢除。

除了李鎮源,民進黨和泛綠陣營代代都有出身醫學、公衛界的人士。例如現在已經離開民進黨的沈富雄,當年是重量級的立法委員;而與沈富雄同輩的洪奇昌,後來則擔任海基會董事長。目前還活躍在枱面上的,有被綠營粉絲稱為「賴神」的台南市長賴清德,以及2014「九合一大選」的大贏家,現任台北市長柯文哲。

出身公衛和醫界的知識菁英,代代相承地投身政治領域;放眼兩岸三地,看似也是台灣特別擁有的傳統特色。在香港,目前活躍政壇的「醫生」包括傳聞被任命為香港大學校委會主席而引發抗議風潮的李國章、平等機會委員會主席周一嶽、食物及衛生局局長高永文、立法會議員梁家騮和潘佩璆等。但除了在醫、衛本身領域發展外,並不太有走進政治領域的強大傳統。至於中國大陸,中共高層政治領袖亦幾乎找不出有哪一位出身醫界。

日後被問道怎麼敢在SARS危急關頭,接下燙手山芋?陳建仁當年回應,是天主教的信仰,促使他決定義無反顧地背上十字架。

2015年11月16日,台北,中央研究院副院長陳建仁辭去副院長職務,並擔任民進黨總統參選人蔡英文的副總統人選。攝:Billy H.C.Kwok/端傳媒
2015年11月16日,台北,中央研究院副院長陳建仁辭去副院長職務,並擔任民進黨總統參選人蔡英文的副總統人選。攝:Billy H.C.Kwok/端傳媒

說回陳建仁本人。這位現年64歲的公共衛生學者畢業於台灣大學動物系、台大公共衛生研究所。赴美留學只花了兩年多就取得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Johns Hopkins University)流行病學博士,1982年返台,才35歲就升等為教授,學術生涯早期便投入台灣重大疾病B型肝炎的研究,近年領軍團隊仍陸續產出重要學術研究。

砷污染的研究,讓他年紀輕輕便在國際流行病學界嶄露頭角。台灣早年西南沿海烏腳病(blackfoot disease)的流行,是因為地下水受到重金屬砷污染,而引用深井水造成的慢性砷中毒,還會誘發肺癌、腎臟癌等病變。陳建仁的烏腳病研究,即慢性砷中毒研究領先全球、受到國際矚目,也讓各國開始重視上億人受害的「飲水砷中毒」。世界衛生組織、美國環保署更引用台灣的研究數據,重新訂定飲用水的最高砷含量標準。

陳建仁在世界公衛界成名甚早,42歲成為美國流行病學學院院士,47歲當選中研院院士,現在不少醫院、學界、業界大老及衛生福利部主管,都是他的學生。其撰寫的「流行病學」一書,仍是公衛研究重要的教科書之一。他不但是第一位公共衛生背景的中研院院士,也是台灣首位非醫師出身的衛生署長。

這個名字第一次進入公眾視線,是2003年的SARS肆虐,台灣人心惶惶。當時台灣由民進黨政府執政,陳建仁一開始便是行政院成立的SARS專家委員會召集人,其後臨危受命擔任行政院衛生署長。當時由於兩岸來往密切,(一天需要一萬人做入境隔離),陸委會、內政部等政府部門都需要參與防疫系統,而蔡英文正是時任的陸委會主委。

日後被問道怎麼敢在SARS危急關頭,接下燙手山芋?陳建仁當年回應,是天主教的信仰,促使他決定義無反顧地背上十字架。

陳建仁夫妻皆是眾所皆知的敬虔天主教徒,即便困於SARS期間、最繁忙的研究工作時,也從不間斷上教堂,甚至國外出差周日也一定要找到教堂彌撒。他曾經獲教廷頒贈「梵蒂岡耶路撒冷聖墓騎士團騎士」的榮銜,這個身份讓不少人大感好奇。

在媒體傳出將擔任民進黨副總統候選人的第一時間,陳建仁手機關機、在中研院隱身,眾家媒體還是在天主教聖家堂「堵」到他,習慣有什麼說什麼的性格,讓他不得不回應記者問題,坦承曾徵詢夫人羅鳳蘋及前中研院長長李遠哲,還有天主教教區主教的意見。

小英選副手 鎖定專業人士

儘管溫和形象外顯,但陳建仁並不掩飾鮮明的政治立場,時常為時事政策發聲,台灣的反國光石化運動、食品安全風暴等重大事件也不吝現身。2012年民進黨內的總統人選紛爭之際,陳建仁便與多位中研院院士、教授發起學界主動推薦蔡英文的連署。 蔡英文競選幕僚私下對端傳媒記者表示,蔡陣營幾乎從一開始就鎖定專業人士做為副總統人選的考量。一方面賴清德有做滿做好的問題,陳菊則有性別平衡的考量,黨內大老如游錫堃和蘇貞昌的形象對選民已經沒有新鮮感,專業人士是各方可以接受的選項。

之前同時鎖定的中央銀行總裁彭淮南在幾個月的長考之後,以家人反對理由拒絕;而中研院院長翁啟惠,則由於4年前大選的宇昌案風波而不願涉入政治;出線的現任中研院副院長陳健仁除了在國內外學術地位高之外,對政治也不陌生,是一時之選。

陳建仁父親陳新安是國民黨高雄縣白派創始人。同是高雄白派重要領袖的立法院長王金平,在媒體詢問時承認陳建仁的出線,「難免」對選情產生影響。

陳建仁其實在一個政治家庭出生、成長。他出生時,父親陳新安參選第一屆高雄縣長落敗,所以還被家人起了一個「落選」的小名。其弟陳建德,也是中央研究院院士、國際同步輻射權威學者,由於他在父親擔任第二屆高雄縣長時出生,所以家人叫他「當選」。

陳新安是國民黨高雄縣白派創始人。過去的高雄,政治上有紅、白、黑派系三足鼎立(白派王金平、紅派林益世、黑派余家班)。同是高雄白派重要領袖的立法院長王金平,在媒體詢問時承認陳建仁的出線,「難免」對選情產生影響。

陳建仁雖不隱藏其本土意識及對民進黨的支持,但他卻並不如某些醫界代表人物,顯露仇中或恐中的態度。陳建仁溫和的本土派政治意識,熟稔醫療、衛生及生技產業等能耐,可謂蔡英文當前最理想的副手選擇。

耶路撒冷聖墓騎士團

耶路撒冷聖墓騎士團(The Equestrian Order of the Holy Sepulchre of Jerusalem)歷史悠久,是天主教徒在十字軍東征時為保護耶路撒冷聖墓而成立,總部在梵蒂岡,目前全球約有1萬名騎士。台灣分團在1990年由當時的天主教輔仁大學校長羅光總主教成立。2010年11月14日,天主教台灣教區於台北聖家堂舉行冊封儀式,除了30位平信徒(指非全職或專職的事奉人員,有別於曾受過神學及事奉訓練,全職事奉的教牧等「聖職人員」),還有梵蒂岡駐台代辦陸思道蒙席及靈醫會神父李智等兩名神職人員,受冊封為騎士;其中,民進黨2016年副總統候選人陳建仁,即是受冊封平信徒之一。耶路撒冷聖墓騎士團團員是教宗給付保衛聖地的責任,如同十字軍東征騎士一般,並非如同「爵士」是授予對教會有功者的榮銜。聖墓騎士團台灣分團團長廖修三爵士曾表示,騎士們平常必須積極參與靈修活動,潔身自愛,遇到教會重大節日必須參與彌撒。此外,他們一生中還要前往聖地朝聖至少1次。(資料來自天亞社、《天主教周報》)
台灣 2016台灣大選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