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國 端聞

巴黎恐襲或讓歐美伊斯蘭恐懼症蔓延


救援人員在巴黎十區的一間餐廳外搶救傷者,地上有多具屍體。攝:Jacques Brinon/AP
救援人員在巴黎十區的一間餐廳外搶救傷者,地上有多具屍體。攝:Jacques Brinon/AP

法國巴黎11月13日晚發生連環恐襲後,社交網絡上出現了新一輪右、左兩翼的論爭。

一些右翼觀點認為,中東難民與穆斯林是恐襲活動與恐怖主義的根源。美國共和黨參議員鄧肯(Jeff Duncan)在 twitter 發布訊息,指巴黎恐襲說明了歐美不應該繼續接收敘利亞難民,因為這會導致更多攻擊。英國網民 Dan Holloway 則反駁稱, 難民正是因為逃避「伊斯蘭國」(IS)等發動恐襲的組織才成為難民,所以不應將責任推到難民頭上。這條 twitter 訊息被廣泛轉載。

現在來看看敘利亞難民的安置狀況怎麼樣了?進入歐洲的大規模移民又是什麼情況?恐怖主義在世界滋長,而且非常活躍。

美國南卡羅來納州共和黨參議員鄧肯(Jeff Duncan)

那些在巴黎恐襲發生後第一時間責備難民的人,你們有沒有想到,難民之所以成為難民,正是為了要擺脫這些恐怖分子……那些為了逃避「伊斯蘭國」禽獸的無辜者,不應該被問責。

英國網民 Dan Holloway

「伊斯蘭恐懼症」在歐美蔓延

據英國衞報報導,法國警方在一名自殺式爆炸襲擊者的屍體旁發現一本敘利亞護照,護照上顯示此人於今年10月以難民身份自希臘進入歐盟國家;目前,證護照持有人與襲擊者身份是否一致正在核查。自歐洲面對難民潮以來,一直有評論擔心,可能有恐怖分子混在難民當中,在歐美直接發動襲擊。

在巴黎連環遇襲的幾個小時後,在有6000名難民滯留的法國加萊(Calais)發生了一場難民營火災。儘管加萊副市長已迅速澄清,指火災與巴黎恐襲無關,起火原因尚待查明,但由於當地14日晚有一場右翼團體擧辦的反難民遊行,媒體與網民紛紛猜測是右翼激進分子縱火,以報復巴黎遇襲。

早在今年1月,巴黎《查理周刊》(Charlie Hebdo)遭遇激進伊斯蘭槍手襲擊過後的一周內,共發生60多宗針對穆斯林的騷擾或襲擊事件,法國各地26間清真寺及一些穆斯林經營的餐廳或店舖,紛紛遭激進分子以投擲豬頭、爆竹甚至土製炸彈攻擊。

有學者擔心,法國以至歐美社會的「伊斯蘭恐懼症」(Islamophobia)會因巴黎連環恐襲而變得更爲嚴重。倫敦大學國王學院安全研究方向教授 Peter Neumann 指出,恐怖分子的真正目的並非以造成死傷來報復所謂的「西方帝國主義壓迫」,而是要製造恐慌和政治效應,從而分化社會。

這就是恐怖主義的核心,不單殺害他人,更要製造政治效應。令我最擔心的是,法國及其他歐洲國家會發生兩極化,極端分子互相挑動神經,極右分子則嘗試從中取得好處。這次襲擊就是為了分化社會。

倫敦大學國王學院安全研究方向教授 Peter Neumann

伊斯蘭領袖譴責巴黎恐襲

在全球各地,一些伊斯蘭國家或團體的領袖都發聲譴責恐襲,並與「伊斯蘭國」劃清界線。他們與奧巴馬等歐美國家元首一樣,普遍形容巴黎恐襲是「針對全人類的罪行」,與宗教無關。

穆斯林在英國倫敦一間清真寺內進行禮拜。攝:Rob Stothard/Getty
穆斯林在英國倫敦一間清真寺內進行禮拜。攝:Rob Stothard/Getty

沙特阿拉伯最高宗教團體發表聲明,指「伊斯蘭教不允許恐怖主義;恐怖行為與伊斯蘭帶給世界的價值相違背」。

作為什葉派穆斯林的伊朗總統魯哈尼(Hassan Rouhani)指,巴黎恐襲是「針對人類的罪行」;作為遜尼派穆斯林的土耳其總理達武特奧盧(Ahmet Davutoğlu)也稱,這次恐襲不只針對法國人,而是針對所有人,並強調恐怖活動是不分宗教、國籍,不代表任何價值觀的人類罪行。

科威特埃米爾(國家元首)薩巴赫(Sabah Al-Ahmad Al-Jaber Al-Sabah)強調,恐襲與伊斯蘭教的神聖教訓及人文價值背道而馳。

學者:「伊斯蘭國」將伊斯蘭教演繹成只有仇恨

自阿爾蓋達(al Qaeda)等激進伊斯蘭組織以全球「聖戰」之名發動恐怖襲擊以來,不少人將恐怖分子與所有穆斯林、甚至信奉其他宗教的中東人劃上等號。已承認發動巴黎恐襲的組織「伊斯蘭國」於2014年崛起,該組織取名 Islamic State(IS),自稱奉行伊斯蘭教義,要在伊拉克及黎凡特地區建立伊斯蘭國度;這一直引發其他伊斯蘭宗教團體的抗議。

香港伊斯蘭聯會楊興本教長接受信報訪問時,強調「伊斯蘭國」以暴力和殺人去解決問題,有違《可蘭經》教導,他不以「伊斯蘭國」稱呼這一班極端分子。歐洲著名穆斯林學者塔里克·拉馬丹(Tariq Ramadan)在巴黎恐襲後,於 Facebook 呼籲:不要妖魔化所有穆斯林。

美國、法國等政府為正視聽,早宣布不再以 ISIS、ISIL 等含有「伊斯蘭教」字眼的名稱,而改以「達伊沙」(DAESH,阿拉伯國家對該組織的稱呼)來指涉該極端武裝組織。

《大西洋月刊》曾刊登文章,詳盡分析「伊斯蘭國」在信仰、戰鬥模式等多方面的性質上與伊斯蘭教團體的分別。文章引述學者解釋稱,在某程度上「伊斯蘭國」確實「相當伊斯蘭」(very Islamic),甚至連一個步兵成員也能說出各項伊斯蘭教法規,但這僅是組織的宣傳及震懾工具。學者稱,伊斯蘭教的首要任務是個人淨化和嚴格奉行宗教,任何妨礙這一目標的事情,包括導致戰亂、殘害生命、干擾祈禱或打擾經文研習等,都不被允許;而「伊斯蘭國」只選取並誇大了教義中的嚴苛刑罰,將伊斯蘭教演繹成只有仇恨的「宗教」。

然而,在面對恐怖主義威脅,以至難民潮危機的歐美世界,「伊斯蘭恐懼症」除了源於切身的生活與安全危機,卻也有部份像 Peter Neumann 所描述的,源於極端分子互相挑動神經、從中撈取好處的政治效應。

23 %
據皮尤研究中心2011年數字,伊斯蘭教在全球約有15.7億信徒,佔全球人口逾23%。

聲音

我是一個英國伊瑪目(領袖),我譴責這些野蠻的攻擊。我為所有遇害者及他們的家人禱告。

英國伊瑪目 Mansoor Ahmad Clarke

有人聽到槍手高呼「真主至大」(Allahu Akbar),但我今天晚上也這樣做了,在我的房間裏,為所有被殺害的人及他們的家庭禱告。

英國穆斯林作家 Ayisha Malik

這場悲劇應該讓我們更同情那些逃避殺人兇手的難民,而不是遷怒於他們。

美國網絡媒體 Vox 主編 Ezra Klein

伊斯蘭恐懼症

伊斯蘭恐懼症是指對穆斯林的偏見、反對、仇恨、非理性的恐懼以及種族偏見。在1997年,英國拉尼米德信託將伊斯蘭恐懼症定義為:「對伊斯蘭教的恐懼或仇恨,因此,對所有的穆斯林恐懼和厭惡」,說明它也指藉由將他們從全國的經濟、社會和公共生活中排除來歧視穆斯林。這一概念也包括認為伊斯蘭教與其他文化沒有共同的價值觀,不如西方,是一種暴力政治意識形態,而不是宗教等。二十一世紀初伊斯蘭恐懼症和仇視伊斯蘭教事件的增加被歸因於911事件,也有人歸因於穆斯林人口在西方國家上升。在2002年5月,歐盟的歐洲種族主義和仇外心理監測中心(EUMC)公布了一份報告,題為《911後的歐盟中的伊斯蘭恐懼症總結報告》,描述911事件後歐盟成員國伊斯蘭恐懼症相關事件上升。 (資料來自維基百科)

來源:Quartz衞報BBC中文網Vox信報大西洋月刊

伊斯蘭國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