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國 國際

華人親歷者口述巴黎恐怖之夜

巴黎連續發生多起恐怖襲擊,端傳媒連線在法華人,講述恐怖之夜。


消防人員在Bataclan音樂廳附近為傷者進行急救。攝:Christian Hartmann/REUTERS
消防人員在Bataclan音樂廳附近為傷者進行急救。攝:Christian Hartmann/REUTERS

祁方舟:21歲,來自天津的留學生,到法國7個月了,讀攝影預科。

接受採訪時,他說,「起初沒以為是件大事,消息越多越害怕,現在也睡不着了。」

事發當時我在家,距最近的槍擊發生地,坐地鐵要20分鐘。晚上十點多,朋友發微信說,舉辦法德國家隊友誼賽的球場發生槍擊。起初,我以為只是一起簡單槍擊,沒太在意。但消息越來越多,除了球場,還有5個地方發生恐怖襲擊。打開電視,法國一台記者正在從音樂廳門口發回報導,恐怖份子在那裏槍決了近百人。緊接着,法國總統霍朗德發表電視講話,宣布全國進入緊急狀態。

這時消息多了起來,有傳言三個中國人在音樂廳被槍決了。但只是傳言,還沒有確信。我父親也在天津看到了新聞,打電話問我是否平安。樓下的街道進入宵禁,不時有警車和救護車鳴笛通過,警車的擴音器傳出模糊的字句,但我在房間裏聽不太清楚。凌晨四點,朋友發來微信說,有相熟的法國人事發時就離球場不遠,差點遇害,剛剛才回到家。這個法國人的表弟還在另一個事發地音樂廳裏沒有消息,正焦急等待。

留法學生祁方舟。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留法學生祁方舟。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我住在富人區附近,這裏治安一向較好。但巴黎的安全狀況整體糟糕,尤其是93省和94省兩區,那裏主要是失業率較高的非洲和阿拉伯裔移民居住,是搶劫偷竊的高發區,一些華人為了節省房租住在那裏,有時會看到「華人倉庫被洗劫」之類的新聞。我來巴黎後,從來沒有去過那邊。這次發生槍擊的體育場就在那區。

陶冶:陶身體劇場藝術總監,隨團在巴黎演出。

接受採訪時,是當地時間午夜四點,陶冶依然醒着,但語調已經平靜。

兩個小時前接到通知,明天巴黎所有的演出全部取消了,所有學校也全部停課。大街上此起彼伏的警車聲一直沒有間斷。

13日晚間十點半左右,我們舞蹈團剛結束在巴黎城市劇院的表演,走齣劇場。大街上不停穿梭的警車和滿街的警察令人感到異樣。此時我並不知道,5分鐘車程外的巴塔克蘭劇院,剛剛發生了一起恐怖襲擊。

陶冶(左一)和舞團成員在演出前在巴黎城市劇院門口合影。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陶冶(左一)和舞團成員在演出前在巴黎城市劇院門口合影。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大街上的行人都不走了,只是站在原地,表情茫然。當時,我們並沒有多想,舞團成員一起走進距離劇場不遠的中餐廳。從餐廳老闆娘那裏得知,巴黎的多個地點發生了恐怖襲擊。

「巴黎所有的地鐵站都關閉了,出租車可能也不拉人了。」聽到老闆娘這麼說,作為團長,我有些着急。這個餐廳距離舞團所住的酒店有15分鐘的步行距離。本來決定走回酒店,但很快有人告訴我們,就在回酒店的路上,亦有一個恐怖襲擊發生地點。

店裏的當地人比我們反應更大,都不敢走到大街上去,這時候我們才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在店裏吃飯的當地人決定去旁邊的酒吧先躲一會兒,中國老闆娘好心地讓我和團員們在店裏多等一會兒。

很快,我們和城市劇院取得了聯繫,於是回到就在餐廳附近的劇院,被安排在休息室等待,直到一個半小時後由劇院派車送回酒店。

等待中,我們從朋友圈得知了更多恐襲相關的消息。劇院提醒我們不要隨便去街上走動。我先給家裏報了平安,便開始擔心接下來的行程。此行是「陶身體舞團」在歐洲演出的第一站,隨後還要赴瑞士演出,之後再回到法國。此時想的最多的是「能安全回到國內」。現在安全第一,演出第二。

注:有三個中國人被害的消息在當地網站、中國留法學生論壇「戰鬥在法國」上傳播,但尚未經證實。

伊斯蘭國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