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

在慢活成都發一場高速發展的夢

唐代以降,成都的繁華延續至今,近年來,眾多國企和來自香港、新加坡等地產發展商紛紛趕往成都,以重振經濟之名來咬一口肥肉。


成都市中心人民公園內,市民在喝茶聊天。攝:Yue Wu/端傳媒
成都市中心人民公園內,市民在喝茶聊天。攝:Yue Wu/端傳媒

10月一個周末的下午,成都最新購物中心太古里,紅男綠女人潮湧動,要不往名店裏鑽,要不披上一身入時衣裝,乾脆以模特兒的自信把路邊走成天橋。

太古里處於成都市最黃金地段的春熙路商圈,自2014年12月開幕成為城中潮男潮女的話題,假日的好去處。太古里是由國企遠洋地產和香港老牌英資公司太古地產聯手開發的購物中心,不是傳統的密閉商場,而是一個露天、兩三層樓高的街區。

在千年佛寺中堆起物質繁華

今年萬聖節的下午,太古里的「開放式街區」裏,有表演者在場奏起幽怨的提琴聲,忽然傳來一陣幽怨的提琴聲,只見臉色跟裙子一樣白的鬼新娘,臉上唯一一點血色來自由眼角流至下巴的血痕。一個少女忙不迭跟公主拍照,耳朵卻被野性的節奏牽引着,腳步也隨即跟上兩個戴上面具的喪屍鼓手。男女老少蜂擁而至,拿出自拍神棍。無論是鬼新娘抑或喪屍的胸前都貼上「TKL」(太古里)的貼紙。太古里上的男女也許未必留意到,他們聽到的聲音抑或行走的腳步都經過開發商精心設計。

這個全新的購物中心位處歷史之中。它保留清代和民國建築物改建成商店,拐個彎不到兩分鐘的路程便見古蹟「大慈寺」門口。大慈寺可考歷史能追溯至1500年前,走進寺內聽不到來自商圈的任何人聲車聲,只有一家大慈寺茶館默默地守護成都百姓最愛的活動 —— 喝茶。

1300年前李白寫出「九天開出一成都」、杜甫筆下「錦江春色來天地」,唐代以降,成都便是經濟重地,繁華延續至今。不過,2008年的一場大地震重創四川省,復興四川成都成為政府大任,建設房地產首先成為復興的出路,國企和來自香港、新加坡等地產發展商紛紛趕往成都,以重振經濟之名來咬一口肥肉。

萬聖節下午裝扮成鬼新娘的小提琴手在太古里表演。攝: Yue Wu /端傳媒
萬聖節下午裝扮成鬼新娘的小提琴手在太古里表演。攝: Yue Wu /端傳媒

地產泡沬下港商來去匆匆

走在成都街上,瞥見香港九龍倉集團的時代一號、國際金融中心、擎天半島、新鴻基地產的ICC,當香港人憂心中國資本和政治勢力赤化香港,其實香港模式的巨構商場、摩天大廈跟名字一起毫無違和地轉換場景,「反攻大陸」,輸出至成都這二線中國城市。按香港駐成都經貿辦事處的數字就顯示,截至去年底,共有4657家港商在四川,投資總額達342.3億美元。

2011年四川省政府公布天府新區發展計劃,這個面積達1579平方公里的工業和商業混合新區,超過八成土地位於成都這城市之內,比整個香港面積還超出100平方公里。汶川地震頃刻震碎多少性命,震倒豆腐渣工程,卻以同樣快的速度,為成都的房地產震出一個榮景。

不過榮景像是一場夢,只不過幾年光景,2015年中外各大媒體都在報導,成都的商業地產市場供過於求。空置率的高企令租金下滑,仲量聯行今年7月發布的成都房地產市場回顧指,成都寫字樓租金從2012年第二季起已連續13季下滑至今,跌幅達19.7%。成都人均商業地產面積幾乎是全國兩倍,2015年第二季寫字樓空置率為40.3%,零售地產則達10.4%。一些位於市中心的龍頭商場,如華潤萬家發展、2013年11月開幕的339歡樂頌商場一半的商店空置,周末的下午人流稀疏,所謂高樓大廈,繁華似錦的商業盛況,原來只是幻象。

香港地產商進得快,退亦退得快,他們以行動回應市場。今年7月,華人置地將成都三個樓盤賣給恆大,全面退出成都。新鴻基2007年投下東大街一大片土地興建ICC(環貿廣場),8年過去只建成住宅,商業部分一直只聞樓梯響,三分二土地至今閒置。

新世紀環球中心是世界最大單體建築,能容納20個雪梨歌劇院。攝: Yue Wu/ 端傳媒
新世紀環球中心是世界最大單體建築,能容納20個雪梨歌劇院。攝: Yue Wu/ 端傳媒

發展夢籠罩城市外圍

市中心只是表面風光,但成都的繁華發展夢沒有靜止,一路延伸至城市外圍。

由市中心春熙路開車往成都南方二環至三環之間,我們進入天府新區。路上舉目是大型地盤及各種無以名狀的巨大建構。有些高聳入雲,有些匐伏在地,一些建築群如安放在地上的湯碗。

車子駛到二環邊緣幾近三環時停下來。這個名為新世紀環球中心的銀色流線型建築被譽為現時世界最大的單體建築。發展商成都會展旅遊集團稱這裏有1000間客房的洲際酒店、寫字樓、購物商場、藝術館、奧運規格的溜冰場、地中海風情購物區、立體影院等,大到裝得下3個美國五角大廈或20個悉尼歌劇院。

城市發展史是人類馴服自然的過程,它甚至以超越自然的限制,豐富城市人的生活,而中國成都的發展速度和野心,則幾乎強大自信至要克服自然。

人造24小時太陽超越自然

商場中心建立起25萬平方米的人造沙灘,將生活在離海岸線1361公里的成都人跟海洋的距離拉至負數,這是為了讓許多成都人帶來首次親歷海洋的體驗。

造訪時已屆十一月,遊人被告知這個位於室內的人造沙灘將於冬天低溫下暫時關閉。 人們於是就在沙灘旁的美食廣場的餐桌坐下。大叔大媽、少年人和兒童就坐在人造沙灘旁,仰起頭觀看沙灘另一端上播放着太平洋熱帶小島的紀錄片看得出神。根據發展商提供的資料,聲稱建築採用了最新日本科技,安裝24小時照射的人造太陽,為這個長年被霧霾籠罩的城市全年不間斷地提供恆定日照和溫度。

日韓合資的樂天百貨和連鎖時裝品牌 H&M率先進駐。但遊人似乎都不愛在名店裏享受購物樂趣,反而在商場中央流連合照。他們就站在每一吋舖滿粉紅大理石的商場中庭中合照,讚嘆這座世界的最大單體建築。

至於這項「世界紀錄」如何煉成,計程車司機吐出「貪污」二字。2013年3月,國內媒體報導成都會展旅游集團董事長鄧鴻被警方帶走接受調查,音訊全無,20個月後才再次露面,他涉及土地倒賣、虛開發票涉嫌逃稅漏稅及詐騙貸款罪行。2013年4月《南方周末》報導鄧鴻及多位四川企業家被捕或跟2012年底周永康舊部下、時任四川省委副書記李春城落馬有關。

新世紀環球中心聲稱使用最新日本技術,備有人造太陽提供24小時日照。攝: Yue Wu/ 端傳媒
新世紀環球中心聲稱使用最新日本技術,備有人造太陽提供24小時日照。攝: Yue Wu/ 端傳媒

成都人慢慢旁觀城市加速

在當地任職房地產買賣的侯小姐,在市中心青羊區的普洱房茶館,一邊喝茶,一邊說着2014年起成都商業地產銷售放慢,寫字樓及購物商場供應過剩,以及去年她負責的樓盤拖了一年半仍未開售的事情。她抱怨年半以來只能靠底薪過活,不過呷一口茶後又說:「成都生活真是很安逸啊。」

她的中學同學陳小姐說着同一句話。她的成都丈夫從事金融業,丈夫遷到倫敦工作,她亦嫁雞隨雞搬到倫敦。「回到成都真是安逸,完全不想回倫敦。」陳小姐也慢慢地呷了口茶。茶館所在的青羊區,是成都著名的遊客區,由老建築改建的寬窄巷子,還有幾條滿街都是文藝咖啡店、精緻私房菜、酒館和美術設計園區的巷子。

這家茶館只是成都數以千計的茶館的其中一家。成都無論怎樣急速發展,慢慢喝茶仍然是成都人每天不能不做的事。《成都通覽》記載,1909年晚清的成都有516條街,便有454家茶館,幾乎每條街一間。作家冉雲飛寫到08年地震當天,大慈寺茶館依然提供茶水。今天在市中心高樓大廈,商場林立之間,還可聽見麻將聲、喝茶時高談闊論的人聲、邊喝茶邊掏耳朵時、師傅敲響手上工具的明亮金屬聲、以及在繁華的春熙路商圈上大慈寺內隔絕塵世的樹葉聲。

無怪乎成都的摩天大廈如雨後春筍般拔地而起,泡沬爆破後留下一地空置的辦公室和商場的玻璃幕牆在陽光下發亮,住在成都熊貓基地的146隻懶洋洋的大熊貓還是悠然自得地把竹葉往嘴裏塞。

人民公園內常見市民跳舞及健身。攝: Yue Wu/ 端傳媒
人民公園內常見市民跳舞及健身。攝: Yue Wu/ 端傳媒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