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政經人文

關焯照:人口老化加快 政府須先鎮痛後治本

所謂「鎮痛」是指減少人口老化對社會造成的負面影響,而「治本」則是以對症下藥的方法解決問題。


關焯照:要解決人口老化問題,政府必須分清楚「鎮痛」和「治本」的兩種方法。攝:羅國輝/端傳媒
關焯照:要解決人口老化問題,政府必須分清楚「鎮痛」和「治本」的兩種方法。攝:羅國輝/端傳媒

古語有云:「一子錯,滿盤皆落索」。假若一個人高估自己的實力,結果多是失敗收場,而當一個政府高估未來的收入,這會為整個國家埋下一個計時炸彈,殺傷力之大,根本難以估計。

政府統計處(簡稱統計處)於今年9月25日公布《香港人口推算2015-2064》報告,結果顯示在正常情況下,香港人口將會於2043年見頂,其後人口便會從頂峰的822萬人徐徐下降至2064年的781萬人。根據從統計處獲得的資料,在過去6次的人口推算,統計處從來未有在推算中得到人口萎縮的結果,而今年9月公布的人口推算正好反映香港近幾年的人口老化的速度正在加快。人口萎縮對香港這個成熟經濟體系肯定會做成嚴重衝擊,假若特區政府未能在短時間內找出有效的人口政策,改善人口結構和增長幅度,香港的未來將會是非常黑暗的。

在2012年,統計處公布的人口推算結果是假設每天單程證的配額均用盡(即是每天150人),所以才得到人口沒有出現萎縮的結果。然而,今次統計處所做的推算是納入一個較合理的假設──單程證持有人的流入數量會隨着時間逐步減少,這不但可以反映近年內地移民數量減少的趨勢,而且更展示內地移民是補充香港人口的其中一個主要來源。一旦這方面有改變,香港人口增長將會明顯放緩甚至收縮。

要解決人口老化問題,政府必須分清楚「鎮痛」和「治本」的兩種方法。所謂「鎮痛」是指減少人口老化對社會造成的負面影響,而「治本」則是以對症下藥的方法解決問題。但筆者要指出,任何「治本」的方法都需要時間才能發揮作用,不會一步到位。

延長退休年齡

人口老化為整個社會帶來的財政壓力是最多學者探討的問題,尤其是近幾年歐元區出現的債務危機,不少債台高築的歐洲國家急急立法將退休年齡延長,例如西班牙於2013年將法定退休年齡由65歲延長至67歲,以減低人口老化對國家公共財政的穩定性帶來的嚴重衝擊。雖然延長退休年齡並不可以完全解決人口老化問題,但卻可以為政府爭取多一點時間,制訂根治人口老化的政策。

以香港為例,統計處推算50年後人口年齡中位數將由2014年的42.8歲上升至2064年的51歲,顯示香港人口老化正在增速,這情況實在令人擔心。然而,更令人擔心的是老年撫養比率上升的問題。所謂老年撫養比率是指65歲及以上人口數目相對每千名15至64歲人口的比率,大家可以想像當一個社會進入人口老化急劇加快的階段,15至64歲的工作年齡組別佔總人口的百分比會逐漸下降,而65歲及以上的老年人組別佔總人口的比率則會增加,形成老年撫養比率急升的現象。當老年撫養比率上升,整個社會負擔便不斷增加,最終只會窒礙社會的中長期發展。

圖一。圖:端傳媒設計部
圖一。圖:端傳媒設計部

圖一是15至64歲和65歲及以上兩個年齡組別的人口比率。在2014年,這兩個比率分別為74%和15%。但在2064年,15至64歲的工作年齡組別比率已經下降至只有58%,而65歲及以上的老年人組別比率則急增至33 %,至於老年撫養比率也由2014年的 198人上升至2064年的567人(圖二),反映隨着時間過去,人口老化令社會負擔持續增加。

圖二:老年撫養比率指65歲及以上人口數目相對每千名15至64歲人口的比率。圖:端傳媒設計部
圖二:老年撫養比率指65歲及以上人口數目相對每千名15至64歲人口的比率。圖:端傳媒設計部

若要阻慢老年撫養比率上升並不是沒有可能,最簡單的方法是延長退休年齡,例如筆者假設香港退休年齡由65歲延長至70歲,即是工作人口組別年齡上限由64歲調升至69歲,而老年人口組別年歲下限由65歲提升至70歲。讀者可以清楚看到容許延長退休年齡可以令老年撫養比率急速下降(假設其他因素不變)。從圖二所見,在採用新的退休年齡,老年撫養比率上升的速度明顯放緩:2064年的老年撫養比率只是424人。如果維持退休年齡在65歲,相同的老年撫養比率會預計出現於2029至2034年之間。這結果指出延長退休年齡能為香港政府爭取大約30多年時間去制定一個強而有力的人口政策。

另外,人口老化也帶出勞動力見頂的問題。從《香港人口推算2015-2064》,統計處預計香港勞動人口在2018年的364.8萬人見頂,隨後輾轉下降至2030年的 342.8萬,但在2031至2038年期間出現短暫企穩,之後又再展跌浪,在2064年,勞動人口已下降至只有310.8萬。

盡快決定輸入外勞數量

圖三。圖:端傳媒設計部
圖三。圖:端傳媒設計部

要應付勞動力見頂,政府必須採取針對性的方法,例如以輸入外勞解決勞工短缺問題。筆者相信不少讀者已知道建造業於過去幾年出現勞工嚴重短缺,令建造業工資急升。圖三是建築工程的鋼筋屈紮工和普通工人及雜工兩種工人的每日平均工資。讀者不難發現在2011年開始,這兩項工資突然急升。若以2007至2014年期間的升幅計算,鋼筋屈紮工和普通工人及雜工兩項工資分別升了76%和51.2 %,較本地所有行業的平均工資升幅約三成高很多。這結果不外乎反映近年的樓宇建築量上升和政府基建項目持續進行,驅使建造業工人需求大增,加上本地建造業工人供應不足,令建造業工人工資飈升。若要徹底解決建造業人手不足的問題,輸入外勞是最有效和快捷的方法。但筆者要強調,輸入外勞的唯一目的是補充香港個別行業人手不足,大前提是不能嚴重影響本地人的收入,所以政府必須為各行業的勞工需求訂下一個中長期目標,以盡快決定輸入外勞的數量。

治本還需鼓勵港人生育

這文章只觸及由人口老化產生出來的兩個頭痛問題──老年撫養率急升和勞動力見頂。但要真正能夠根治人口老化問題是需要政府想出一個有效的辦法去鼓勵香港人增加生育,正如中國於上周宣布採用「二孩政策」,其目的是鼓勵内地人「生多一個」。究竟這新的人口政策會否成功?歷史會給予大家一個答案。如果中國不從增加生育率着手,人口老化問題是不能解決的。至於香港政府能否成功地令香港人如電視藝人陳豪夫婦般多生幾個孩子,這便要看特區高官的「催生大計」了!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