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 風物

28 牆上的名單

我忽然有種感覺,如果這是一部科幻片,我走進了整個事件迷團的核心。


[閱後即焚] 港產類型小說系列,閱後切記即焚。

我的胸口背脊被兩邊牆壁壓住,每往上攀一下,受力愈強。我感到呼吸困難,想就這樣打住,卻聽得腳下有人叫:「往煙囪爬上去了!」「快追!」接着是一連串翻箱倒篋的摩擦聲,我往腳底看,見到一個穿白色汗衣的大塊頭擠在煙囪裏,我跟他四目交投:「你別跑!」掙扎那龐大的身軀擠上來。我當然不會言聽計從,趕緊踩力往上。

才走幾吋,已聽見下面說:「太窄了!攀不上!」幸而他比我胖。另一把聲音問:「這煙囪通哪去的?」問得好,我也很想知道。「這太久沒用了我們不清楚!」該死,他們是怎麼做守衛的?「該死,你們倆是怎麼做守衛的?」那聲音也罵。

我愈攀愈高,漸聽不見他們聲音,大概是去找煙囪其他出口,想在別的房間將我包抄。我攀到一個比較空闊的區域,紅磚堆砌成一個斗室,我看見煙囪槽出現了岔路,一條筆直往上,一條斜歪往下。我猜想沒錯,我正身處房子中央的牆壁裏,這古老的煙囪就如現代中央冷氣,連接不同房間。往上必然是到屋頂,往下則是房子其他地方。我搞這麼久可不是要徒勞無功回去的,當然往下走。這時候我受傷的左腳已變得無知覺,我只能橕直右腳,背部頂着紅磚牆,慢慢沿着煙囪槽往下降。地心吸力,我還看見左腳的血一直往槽道下滴。

謝天謝地,房外沒有別的守衛,更沒有狼狗在等我。他們似乎還沒找到這。

漸漸我見了光,這底下果然通往另一個房間……

又過了兩分鐘,我終於將降回地面(我猜想),靠近煙囪的火爐出口。煙囪口被一塊鐵板擋着,大概是火爐系統久未使用就將它封起來,牆壁的裂縫傳來外面的光。我祈禱鐵板別要是鑲死在牆上,右腳使勁一踢,「啪──」的一聲,鐵板飛脫,房間的光綻放,我終於從黑間的狹道裏爬出來了。

謝天謝地,房外沒有別的守衛,更沒有狼狗在等我。他們似乎還沒找到這。

「呼!」

我深吸一口久違的空氣,看見自己雙手炭黑。

「嗶──!」我聽見某種電子機件在運作的聲音,這才仰頭觀察自己身處的地方。這是一個三百來尺的中型房間,燈火通明,牆邊放着一張張辦公桌椅。第一個引起我注意的是辦公桌上放着的十幾台電腦,水壺般大小的舊式屏幕都在閃爍運作中,我聽到的「嗶──!」聲大概是來自其中一部。

這是我回到1984後,第一次見到如此多電腦聚集一起。如果是在2015年的話,這畫面絕不出奇,大概在每個辦公室裏的每一個樓層都會看到。然而,在1984年,我心諳這情況並不常見。我忽然有種感覺,如果這是一部科幻片,我走進了整個事件謎團的核心。

我正想靠近看看這批電腦是否可以連接到2015年的互聯網,另一個東西抓住我的注意,我腳步停下。

我認得,這一群人都是308航班上的乘客。他們都跟我一塊在桃園機場上飛機。

我先是看見電腦背後的牆上,掛着一幅大型地圖。我認得地圖是南中國海的地圖,鳥瞰着兩峰三地以及菲律賓的海洋與地勢。我看到一條粗紅色筆跡,從台灣北部,穿過台灣海峽。有時候筆跡會停止,在旁邊寫上了一堆我不明白的數字和英文單字,然後又繼續畫下去,彎彎曲曲地連接到廣東珠江三角洲。最後,筆跡在香港停止了,旁邊寫了一個英文字,這次我認得了:「HKG」。

我一看就呆住了,因為我知道,這正是308航班的飛行路線。

而在這幅地圖旁邊,牆上環貼着十來張黑白打印的A4紙,上面全是一些人的証件大頭照,男男女女,老少肥瘦。每張紙上大概有二十人,屈指一算,這裏就有三百來人。我看到有些人的大頭貼上用紅筆打了個「圈」,而有些人則打了個「三角」。更有些人,大頭貼旁用紅筆畫了個「?」。

看着看着,我忽然覺得這群人都非常臉熟。我的心跳加速,沿着牆邊走走,尋找我心目中的一個目標人物,引証我自己的猜想是對的──我認得,這一群人都是308航班上的乘客。他們都跟我一塊在桃園機場上飛機。

終於,在左邊算過來第三張A4紙的右下角,我找到我自己,以及女友的照片。也許照片是根據飛機上的座位排列,我和女友並排列着,對着鏡頭笑,正是我的特區護照來所用的照片……

我早已忘了腳傷,雙手抖震,激動得差點溢出眼淚。

「為什麼會這樣?這到底是什麼地方?」

小說連載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