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馬會 台灣

張志軍、馬英九記者會問答全記錄


兩岸領導人「習馬會」7日下午3點在新加坡香格里拉大酒店登場,這場等了66年的「歷史之握」,為兩岸關係開啟了新里程碑。會後,台灣領導人馬英九親自上陣召開記者會,就閉門時他與習近平的談話內容向媒體說明。陸方則由中國國台辦主任張志軍出面召開記者會,就馬習兩人的「50分鐘密會」內容進行說明。

中國國台辦主任張志軍。攝:盧翊銘/端傳媒
中國國台辦主任張志軍。攝:盧翊銘/端傳媒

中國國台辦主任張志軍Q&A全文

中國新華社:如何評價此次會面對當前及未來兩岸關係發展有何重要意義?

張:這次兩岸領導人的會面,是1949年以來的首次會面,兩岸同胞和全世界都高度關注,我也看到許多評論文章。通過這次會面,我認為它的意義有6點:第1、這是1949年以來,兩岸領導人的首次會面,翻開了兩岸關係歷史性的一頁,為兩岸關係未來發展,開闢了新的空間具有里程碑的意義;第2、是通過對兩岸關係66年來的發展歷程的回顧,尤其是2008年以來,兩岸關係和平發展取得重要成果的肯定,表明兩岸走上了這條和平發展道路,是一條正確的道路,兩岸雙方要堅定不移地走下去;第3、這次會面對體現「一個中國原則」的「九二共識」的共同政治基礎的再確認,對兩岸關係未來的穩定發展具有重要意義;第4、兩岸交往互動層次的提高、提升,有利於促進兩岸溝通對話、促進交流、深化合作、實現互利共贏、造福兩岸同胞;第5、這次會面也向世人表明,兩岸中國人完全有能力、有智慧,解決好自己的問題;第6、會面有利於激發兩岸同胞協同合作,同心協力,致力於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熱血與熱情。

香港中評社:身份和名義一直是困擾兩岸領導人會面的問題,這次實現會面是怎麼解決這個問題?

張:大家知道,實現兩岸領導人的會面,是我們一貫的主張,我們再多場合就已經表明了這樣的態度,大家也能記得,我們是早在20年前,就提出了這樣的主張。2008年以來,兩岸在「九二共識」、「反對台獨」的政治基礎上,開闢了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道路,並取得豐碩成果;這些成果,可以說是為兩岸領導人實現會面創造有利條件。但同時,兩岸之間還是存在着一些政治分歧,因此,兩岸雙方通過溝通,商定這次會面是以兩岸領導人身份和名義舉行的會面,見面互稱先生,這是在兩岸政治分歧尚未徹底解決之前,按照「一個中國原則」做出的務實安排,也體現了雙方擱置爭議、相互尊重的精神。

台灣《旺報》:距離2016年台灣大選只有70天,此刻舉行兩岸領導人會面的用意是什麼?像今天這樣的兩岸領導人會面,未來是否可延續?

張:關於台灣選舉的問題,發言人也多次表明我們不介入台灣選舉,我們關心的是推動兩岸關係繼續朝着正確的方向發展。你提到還有70天,但我們更加看重的是,兩岸關係過去66年歷程給人們的啓迪,更看重兩岸關係的未來。正如習近平在兩岸領導人會面中所指出一樣,只要有利於增進兩岸同胞親情和福祉的事,只要是有利於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事,只要是有利於維護中華民族整體利益的事,兩岸雙方都應該努力去做。

台灣總統馬英九會面後出席記者會。攝:盧翊銘/端傳媒
台灣總統馬英九會面後出席記者會。攝:盧翊銘/端傳媒

台灣領導人馬英九Q&A全文

《聯合報》:媒體都稱呼這次會面是「歷史一握」,從總統一開始提出的5點建議,看起來習主席都有具體的回應,但這些回應最重要是後面要怎麼實現、怎麼落實。我們知道總統您的任期即將屆滿,不知道總統對下一任繼任總統有什麼期待與期許?熱線為什麼只設在國台辦跟陸委會?

馬:你的問題問得很好。今天是海峽兩岸領導人來聚會,我們不太可能處理過度技術性的問題;因此,我們談的都是原則性、重大的問題,雙方達成的一些一致的意見,也是宣示性的。比如說「九二共識」,我們從1992年達成這個共識以來,這是第一次兩岸領導人彼此在談這個問題,而且我剛念給大家聽了,什麼叫「九二共識」?為什麼是「一中各表」,這對中華民國表述的方式,不會出現「兩個中國」、「一中一台」或「台灣獨立」。「九二共識」雙方講這麼多年,第一次在兩岸領導人前面還原它的真相。當初叫「一中各表」,就是貴報在1992年11月18日,它所用的名詞。熱線問題為什麼在陸委會和國台辦,而不是更高,我們先從這裏開始,現在海基會、陸委會副主委之間都有熱線,現在從主委、主任先建立,再看運作情況要不要調整。

東森電視台:您剛提到「九二共識」、「一中各表」,台灣民眾對你來有些期待,台灣都是講「九二共識」、「一中各表」,但剛張志軍主任及習近平主席會談中,只有提到「九二共識」、沒有「一中各表」,您是否感到失望?台灣有一些國人失望,您怎樣面對這樣的問題?今天這樣的會議,您覺得有達到「對等、尊嚴」嗎?

馬:我剛跟各位說明,「九二共識」在1992年11月16日正式確定時,裏面就有談到兩邊都堅持「一個中國原則」,但雙方賦予的含意各自不同,所以用口頭聲明方式各自表達,當初是用表達,後來報紙用表述,以後大家都用表述了,當年報紙都可以查得很清楚。剛剛問到落實,大部分習先生都有指示相關單位去討論、研究,我們會根據這個由陸委會繼續追蹤,看怎麼樣落實。我特別強調,如果不是由領導人拍板,往往基層有時候會猶豫、延宕,我也都講了,我講得非常坦白。

中央社:總統一開始有說,跟習先生表達兩岸降低敵意,且提到台灣民眾關心飛彈部署問題,不曉得總統是否有很具體向習先生表達,希望撤除飛彈的立場?

馬:我在裏面有提到。他的回應就是說這個部署是整體性的,不是針對台灣人民。(中央社:所以沒有承諾撤除飛彈?)我想這恐怕是兩岸領導人之間,第一次談這個問題,至少我把這個問題提出來,告訴他台灣民眾有疑慮,希望、也請他能夠重視。

美國CNN:剛會議中,您有跟中方提到台灣希望在國際社會上多一點被認同的問題嗎?台灣的國際參與?

馬:我剛講過兩個層次,一個是民間NGO(非政府組織),我們有些團體在參與國際組織時,遭遇到困難;我特別提到,我們的民眾要去參觀聯合國,想用我們護照換參觀證都得不到,這樣子會使得民眾有很多抱怨。這是小事情,但用這個小事情來說明,如果他沒有處理好的話,會造成許多民眾不滿。另外,我們參加國際區域經濟整合,我特別說,那個是屬於政府層次的,不要有誰先誰後的問題,因為兩邊都參加對大家都有好處,我們一起參加世界貿易組織,對大家就有好處,我們希望將來能夠這樣。另外,我也提到TPP(跨太平洋夥伴關係,The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和RCEP(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讓他知道我們很關心這個問題,不要以誰先誰後來看問題,應該一起參加。

日本共同社:您在去年媒體專訪時講到,兩個地區領導人碰面時,應該把「九二共識」、「一中各表」這些概念穩固下來,成為超穩定架構。今天您與習先生見面,有達到這個目標嗎?不足的地方在哪裏?

馬:我覺得有幫助。第一,今天氣氛很好;第二,雙方對於能夠舉行今天這樣的會面都非常肯定,認為是難得的歷史機遇,態度基本上是非常健康、正面的。雙方都堅持「九二共識」;也許有一些解釋上的問題,但是大方向上是一致的。所以我覺得,如果、如果,不管任何一個未來的中華民國總統,都能夠像現在這樣的方式來推動「九二共識」,我相信我們所締造的現狀,應該可以維持並往前邁進。

TVBS電視台:習先生在會談中,針對一些具體的事有當場交代相關部門去跟進,關於經貿合作和國際組織,特別是張志軍主任剛談話提到亞投行,希望台灣能以適當的身份加入?關於這個問題,習近平先生有交代具體措施嗎?馬總統有交代相關部門跟進?有具體時間表嗎?

馬:有,他說會以適當的方式讓台灣參加,很具體。像我剛說的NGO,他說只要不會形成「兩個中國」、「一中一台」印象的話,他們都願意考慮;因此,他談到個案,我們說不是哪個申請案,而是那一類的活動都會整理出來。他今天既然說了,我們就希望他能夠落實,這是我們陸委會和相關部會回去後要做的功課。

福建東南衛視:這次您跟習先生在新加坡會面,大家都說是里程碑式的意義,開創了兩岸關係發展新篇章、上了新平台,您的印象中,未來新平台、新篇章是一幅什麼樣的圖景?

馬:我兩天前記者會上說過,這不是為了個人或政黨,而是為了台灣未來還能繼續跟大陸互動,將來台灣的領導人跟大陸的領導人,應該還有機會仿照現在的情況來進行。換句話說,我的目的是為兩岸領導人的會面,變成常態平台踏出第一步;台灣跟大陸關係已經到這個地步,雙方領導人還沒有見過面,這是蠻奇怪的事情、不是嗎?這個時候能見面,把相關問題通通盤點一下,很坦率交換意見,這種機會應該是屬於經常性的活動,我的目的是這樣。

民視電視台:總統這次會面兩個重要性指標,包括撤除飛彈、「一中各表」。您跟習先生會面時有提出來,但似乎你提出來他並沒有接受;台灣民眾原是希望撤除飛彈,或他能接受「一中各表」,您覺得習先生的回應有符合您設定的要求目標嗎?

馬:我們這次在這個議題上,最主要的成果,是把「九二共識」來龍去脈,以及我們的看法,做了一個很詳細、最貼近事實的鋪陳,讓他能夠了解。習先生他也講,他注意到我在這個議題上有幾十年經驗,算算差不多有27、28年經驗,當初「九二共識」達成時,我是陸委會主委。這麼多年來我都在講,「九二共識」在8年以前,有一點偏離原來的軌道,那時我到處呼籲,雙方應同時回到「九二共識」。什麼叫同時,因為當時大陸抓住「一個中國」,台灣抓住「各自表述」,結果兩邊差距越來越大,本來是一個可以好好發揮,卻一直沒有發揮,直到7年多前我上任後把它拉回來。大家知道一個很明顯的事實,「九二共識」當然不像簽訂協定條約一樣,但是它容許大家有一些解釋跟發展的空間,這不是壞事。兩岸關係60幾年隔絕,能夠在這時坐在一起談,這非常不容易,我們一步步求同存異,以前認為不可能,現在可能了,以前認為做不到,現在做到了,而且還不斷往前發展。我上任時,沒人想到我們有機會在8年中,與大陸領導人碰面,原來我們希望在APEC,他們認為有問題,現在在第三地,雙方都展現了相當的彈性跟務實的態度,這個最重要。有了這樣的態度以後,以後討論問題就比較好討論。

新加坡《聯合早報》:會談中有沒有要求習先生訪問台灣?

馬:還沒有,一步步來嘛。妳是要我補邀請一下嗎?

《聯合晚報》:1992年的「九二共識」是兩岸政府授權團體談的,23年後,兩岸領導人首次就此來談,彼此還有蠻大共識,為何不改為「一五共識」?

馬:我覺得「九二共識」是不錯的安排,7年來就看得很清楚了,不能每年來一個共識、每年換一個年份,這又不像紅酒。所以我們應該維持原來的「九二共識」,然後不斷透過實踐來賦予它新的意義,這才是最好的做法。就像我們憲法不能天天都修,但可以透過解釋;這樣的方式,是讓它能夠與時俱進,現在我們說的「九二共識」和23年前說的完全一樣嗎?看實際結果就知道,非常不一樣嘛,事實上,它能夠引領兩岸走向和平跟繁榮,我覺得這是一個成功共識,也許中間會有一些小的落差,沒關係阿,透過不斷協商把它彌補起來。所以基本上,它是一個很可行的東西。

《彭博商業周刊/中文版》:您說這次是替兩岸關係搭橋鋪路,卸任前是否還有可能馬習二會?

馬:妳走的蠻快的。我先把這次會開完,把開會狀況檢討一下,剛很多人問,你要怎麼追蹤落實,我們希望有一點成果出來。儘管我剛說過,國家領導人不能談很細的問題,但難免會接觸到一些,看能否在這些問題上有些進展。如果有的話,這就是成功的,至於說要不要邀請他(習近平)來,我覺得下一步,一步一步來。兩岸關係循序漸進,我那天(編按:指5日在台國際記者會)說,「馬習會」談了兩年了,為什麼現在能實現,與時俱進、水到渠成。

《中國時報》:我想問一個軟一點的問題,您見到習先生時,和他握手的心情怎麼樣?我觀察到您還把西裝解開了?

馬:我為什麼要解開扣子,因為手舉起來時會拉的很緊,沒有別的意思,那會產生誤會嗎?還好吧!那我的感覺是什麼?蠻好啊,我們兩個都很用力。

香港鳳凰衛視:您在任內推動許多有利於兩岸發展的政策,有人說,您最後一塊拼圖就是推動兩岸領導人會面,但您的任期還有很長時間,兩岸領導人應該不會是您最後一步,您覺得還有哪些目標要完全、還能在兩岸之間做哪些有益的措施跟政策?

馬:你剛講的,正是我這次要開「馬習會」很重要的目的。例如說《貨貿協議》、互設辦事機構、陸客中轉等等,這些我們都希望能在這次會後,看到一些具體的結果。人家說你任期只剩6個月,為什麼還要開這種會?我就是因為任期剩6個月,但習先生的任期還有7年多,台灣跟大陸的關係,不會很快就結束,都需要我們打好基礎,我們7年來,一直在做打基礎的工作,也創造了一個可以讓台灣跟大陸處於一種超穩定結構的可能。問題是,這需要很細心去呵護,不是嘴巴講、然後等天上掉下來,世界上沒有這樣的事情。我們這7年來很辛苦,但總算走出一條路來,各位想想看,全世界有沒有第二個這樣的兩岸關係?沒有耶,非常複雜,有內政、有外交、有軍事、有經濟,我們真的是很不容易、慢慢打造出這樣的局面來,真的要珍惜、要珍惜;有一些小問題在是一定有的,但想法子把它克服,不要因為這些小問題,影響到大方向,這是我今天開會一個很深刻的感受。我感覺習先生也有這樣的用心,所以我們要看大的,不要看小的,我們希望能夠在大方向、大格局上,能有一致看法,對台灣跟大陸都是有利的。

新加坡電視台:請教總統是否會關切「馬習會」的成果?如果下一任中華民國的領導人不願意接受或不承認「九二共識」的話,是否會影響?

馬:我們今天雙方有一個明顯的共識,就是7年來,雙方關係能夠如此這般地突飛猛進,讓兩岸關係成為66年來最穩定和平狀態,主要基礎就是「九二共識」;習先生跟我都有這樣的看法。7年來的發展大家都看得很清楚,如果沒有是「九二共識」怎麼做到今天,當然大家對「九二共識」的看法,不見得每一個人都滿意,但是我覺得最重要的,它能夠促成7年來的成果,這就是了不起的功效。各位都聽過,有些外國朋友看到「九二共識」內容,他說這東西看起來很含糊,有些人甚至笑,這是一個含混的傑作,但是不管它含不含混,它能解決問題最重要。就像我們來之前,台灣記者會就有人問,在會議上會不會講中華民國,我今天就講啦,我特別講到,我們為什麼不能把它表述到「兩個中國」、「一中一台」或「台灣獨立」,就是因為《中華民國憲法》不容許,我一個字一個字都講了,我一點都沒有忽略到在這些立場上,我要站穩一個中華民國總統應該有的立場。

習近平 馬英九 習馬會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