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馬會 台灣

馬習會前夕 台北街頭抗議風潮再現

沒有民意基礎讓雙方領導人會面,還用這種被爆料的方式讓人民知道,事後再補個記者會,這讓台灣民眾很惶恐。


2015年11月6日,示威者在台灣總統辦公室門外抗議台灣總統馬英九將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會面。攝:Pichi Chuang /REUTERS
2015年11月6日,示威者在台灣總統辦公室門外抗議台灣總統馬英九將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會面。攝:Pichi Chuang /REUTERS

11月5日總統府的國際記者會上,一位日本記者問總統馬英九:「對(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印象如何?」馬英九輕笑回應:「我沒見過他,」不少媒體私下訕笑,「這是什麼問題啊?」但正是這問題的荒謬性,凸顯了兩岸關係上的隱晦與曖昧,馬英九的笑,笑在兩岸議題上,很輕也很重。

即將在7日上場的「馬習會」,是台海之間66年來,第一次的國家元首會面,也是馬英九從2013年就積極爭取的一場會面。如今在他即將卸任前,中國主動拋給馬英九這份大禮,了卻他一樁心願,卻也為台灣社會,投下一枚震撼彈。

為馬習會 政府機構拒馬再現

這枚震撼彈首先在總統府周遭爆發:在正門前的凱達格蘭大道上,反對黨──台聯黨青年軍號召的群眾和警察激烈對峙,抗議者丟擲煙霧彈、反對「馬習會」;立法院、中央聯合辦公大樓等政府機構都比照了日前「反占領」的規格,拒馬、鐵絲網排列、堆疊的密密實實。

在總統府後門不遠處,綠黨與社民黨聯盟(後稱綠社盟)向高等法院檢察署遞狀告發馬英九觸犯「內亂與外患罪」。第三勢力政黨「時代力量」參選人黃國昌立即號召民眾包圍立法院。隨後有法律學者也呼籲立法院應彈劾馬英九,而綠社盟除按鈴控告外,更要求高檢署對其限制出境。

綠社盟立委參選人范雲表示,此舉是要讓大家知道,民主憲政下不應該迴避國會監督,因為「馬習會」是重大事項,「告知」並不是監督;作為一個新興的小政黨,綠社盟要努力不要讓民主憲政受到傷害。

她強調,在全球化下,中國是一個重要的政治經濟大國,每一個國家都必須要跟它發生關係,更何況是在旁邊的台灣。但他們支持的是透過正當的民主程序、社會有共識後,兩岸領導人會面,而非此種「馬習會」舉行前3天,以突襲告知的方式,且在馬英九民調極低,又未經民主憲政的情況下和對岸領導人碰面。

除此,多個社運團體亦共同號召民眾在7日「馬習會」當天走上街頭,以實際行動傳達「不樂見馬習會」的主張。由於社運團體強力動員,加上選舉在即,一般相信當日的抗議行動,規模將不會太小。

「國民黨不倒、台灣不會好」的旗幟將再被高高豎起,台灣政治改革的進程,反而會因此被阻礙。

綠社盟不分區立委參選人李根政

「馬習會」尚未登場,台灣社會已掀起萬重浪。綠社盟不分區立委參選人李根政擔憂地說,2014年的服貿讓公民社會開始認識此一議題,但討論層面停留在「中國因素」的架構下,更細緻的產業政策議題反而無法被拉上枱面。如今「馬習會」恐怕讓此一模式再現,「例如貨品貿易等議題,雖然再度有了討論熱度,卻又回到『中國因素』的框架裏頭去談。」

且在這樣的討論氣氛下,「國民黨不倒、台灣不會好」的旗幟將再被高高豎起,「台灣政治改革的進程,反而會因此被阻礙。」李根政說道。

李根政的憂心並非沒有道理。4日民進黨中常會前,民進黨前主席謝長挺受訪時便強調,此時馬英九雖不致於暴衝,「但大家想想看,2016年1月16日如果確定政黨輪替,但國會國民黨還是多數,那1月16日到5月20日,這個爆衝一定還會發生。所以國會我們一定要多數,制衡總統的暴衝。」這樣的言論,等於是在「馬習會」當口,以恐懼作為號召,讓政治選擇重回藍綠框架裏。

李根政無奈地說,一旦「馬習會」餘波蕩漾持續到2016年,第三勢力政黨企圖在選戰中提出的各種議題,勢必得和「兩岸議題」競爭,以獲取更多民眾的認識和討論空間。「我們得要想辦法讓這些政策辯論可以被放上枱面,也藉着政策辯論,拉開政黨之間的區別。」否則選戰將重新回歸到傳統的藍綠對壘。

公民覺醒了嗎?

綠黨新北市立委參選人曾柏瑜接受端傳媒採訪時則感慨,「黑箱」已經成為馬政府施政的一貫傳統,從服貿、貨貿到這次「馬習會」都是,「(馬習會已拍版)事後去向立法院報告很倉促,馬就是為了自己的歷史定位,才去的。」她更擔憂的是,大家對馬政府的不信任感太高了,「沒有民意基礎讓雙方領導人會面,還用這種被爆料的方式讓人民知道,事後再補個記者會,這讓台灣民眾很惶恐。」

曾參與太陽花學運、現在是時代力量立委參選人林昶佐競選總幹事的吳崢也表示,「馬習會」已勢在必行,但官方和民間資訊不對等,大家覺得黑箱;他強調,國家的權力不該被少數人把持壟斷,「如果我們在根本核心上認同主權在民,我們就應該關心(馬習會)。」

只是,廣大民眾想問的一個問題是,2014年因「反黑箱」而爆發的大規模學運,馬政府難道沒得到教訓、竟還在「馬習會」上偷偷來?吳崢說的很直接,社會運動來得快去得也快,根本結構並未改變,總統的權力過大,「我們政治上並沒有制衡行政權的手段」。

除此,台灣社會不會因為一次運動而改變;「顯然馬政府覺得,台灣人民其實沒有真的公民覺醒,大部分人在318之後就回去過自己的生活了」,他們(政府)判斷大部分人是不在意的,一般民眾對這麼硬的政治不會有反應。

「我不認為(國家)交給民進黨之後就可以安心」;綠營對兩岸領導人見面說不排斥,「他們還是以準執政黨的位置去思考,所以會比較保守。」

時代力量立委參選人林昶佐競選總幹事吳崢

曾柏瑜也有同樣的觀察。她認為,受選舉影響,大眾對大選的關注遠高於貨貿和「馬習會」。「現階段只能鼓勵民眾關心,我有點失望,不知道我們能做什麼,民進黨也很保守。」她直言,民進黨的光譜會越來越保守,很有可會依循馬英九制定的「維持現狀」的政策繼續走下去,「我們很悲觀的看到蔡在上台之後的保守化。」

民進黨總統參選人蔡英文5日曾表示,台灣是民主自由社會,人民都有表達意見的權利,民進黨對民間的團體活動、抗議,表達尊重,但民進黨不會以黨的名義發動。

吳崢批評,民進黨就是一個世俗的政黨,「我不認為(國家)交給民進黨之後就可以安心」;綠營對兩岸領導人見面說不排斥,「他們還是以準執政黨的位置去思考,所以會比較保守。」

人民早投不信任票

范雲則對公民覺醒展現信心。她提出3點分析說,首先,她預期若國民黨政府在「馬習會」這件事上如此強推的話,他們一定會付出極大代價,「民眾已不是像一年多前那樣,對兩岸的議題沒有警覺了。」

其次,台灣民眾對民主程序的理解也比過去高,「馬習會」消息曝光後,最新民調顯示,有高達一半的人是反對「馬習會」的,「這是一個警訊」。范雲說,我們沒有辦法決定馬英九要做什麼,所以他選擇要去見習近平,但是我們公民社會至少可以反應大家非常不一樣的聲音,「馬上可能要政黨輪替了,為什麼要在離選舉不到兩個半月時搞這種突襲,用傷害我們憲政民主的方式,硬要開這個『馬習會』,我想這一切都會讓人質疑這個會面的正當性。」

最後,人民早在2014年太陽花學運時,就對馬政府的兩岸政策投不信任票,這次又是兩岸議題,且是1949年以來,最高度政治性的,「兩岸領導人不管見面做什麼,這件事情本身就是政治性的」,所以公民社會有巨大反彈是必然的。

馬總統這樣的突襲,是一個很嚴重的憲政民主危機,連服貿這樣的經濟議題,都要立法院議決,兩岸領導人的見面更是重大政治議題,立法院必須要參與,公民必須要知情。

綠社盟立委參選人范雲

儘管對馬政府再次「黑箱」感到不滿,但吳崢同意,ROC(中華民國)領導和PRC(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導會面,一定是一件會影響相當深遠的事情,須提高警戒;只是,「台灣社會對於這件事情沒有準備」,從反對黨到社運圈都是,民進黨在此事上進退失據、很尷尬,「這是對民進黨的強力挑戰,馬把兩岸關係拉到最尖銳的位置,民進黨的應對很倉促。」

曾柏瑜也認為,馬政府可在政策上更有共識時來談,「一中各表,九二共識」要怎麼處理一中?一中本身就是有問題的。

范雲則直言,民進黨因可望執政,包袱越來越多,這更彰顯了小黨的重要,「我們的政綱很清楚,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我們反對中國的併吞。」因此,「馬習會」讓綠社盟憂慮,一旦馬習會確定了在一個中國的原則和框架下,未來台灣的空間和主權會受到傷害。

她強調,兩岸領導人的碰面若是在適當的前提下,他們一定會支持,但目前所有條件都不具備,「我們覺得馬總統這樣的突襲,是一個很嚴重的憲政民主危機,」連服貿這樣的經濟議題,都要立法院議決,兩岸領導人的見面更是重大政治議題,立法院必須要參與,公民必須要知情。

而就蔡英文稱,若當選不排除「蔡習會」,吳崢說,民進黨根本不會講一中各表,不會接受一中框架;縱使要「蔡習會」,一樣要提早向各界宣布,充分告知台灣社會,國會監督,要先設定清楚的底線,要讓人民有方向,而不是現在這樣,不知道要幹嘛。台灣要避免被中國進一步整併,就得維持台灣的主體性。

馬英九 習近平 習馬會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