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變動中國

舉報藝人:惡政之下無完卵

他們應該了解「文革」中很多造反派的命運,言論審查可以沒有底線,所謂群眾的力量也可能惡浪滔天。在這樣的環境下,舉報者自己也難有善終。


2015年4月19日,香港,歌手盧凱彤出席在文化中心舉行的香港電影金像獎頒獎禮。攝:TungStar
2015年4月19日,香港,歌手盧凱彤出席在文化中心舉行的香港電影金像獎頒獎禮。攝:TungStar

舉報反動政治立場,或者反黨叛國行為,令其遭到公眾唾罵,政府打擊,從而身敗名裂,甚至走投無路。這是「文革」中常見的一幕。「文革」之後,不少文章和書籍反思這類舉報的危害,還有當事人站出來痛心疾首地表達懺悔。

政治舉報從未斷絕。總是有人揭露,誰接受海外反共基金會資助了,誰參加民運組織的活動了,誰又和達賴喇嘛合影了。這些舉報仍然會給被舉報者帶來很大的壓力,但是在公共輿論中不受待見。人們似乎有理由相信,政治舉報已然是一種過時的、無用的而且遭人鄙視的行為。

歷史不僅出乎意料地重演,而且難以想象地荒謬。近日,港台人士竟然向中國內地(大陸)公眾及政府舉報港台藝人的政治立場。香港「愛國人士」陳淨心在微博舉報香港歌手盧凱彤、謝安琪支持「佔中」運動,來自台灣的藝人黃安(傳言已入籍大陸,但「台灣藝人」仍是其身份背景)在微博揭露台灣歌手盧廣仲的「台獨」立場。是的,他們不是偷偷摸摸地向情報部門告密,而是義正辭嚴地公開舉報。

他們的舉報「大獲全勝」。主辦單位取消了被舉報歌手在大陸預定的若干場演出活動。在此之前,黃安也曾向國台辦舉報,要求調查可能與「台獨女」鐘嶼晨合作的企業。國台辦予以書面回復,對其舉報行為大加贊賞,並稱「領導高度重視,並責成相關單位迅速調查覈實」。

舉報乃因政治專制

去年9月,蘇格蘭公投前夕,文藝界名流紛紛表態。1300多位蘇格蘭作家、音樂家和藝術家聯署了一封公開信支持獨立,認為獨立將讓蘇格蘭民族擁有更多自由創造能力。他們說:「我們將投票支持(獨立),因為我們想像了一個更好的國家。現在,我們想要建設這個國家。」支持獨立的明星中包括第一個飾演「007」占士邦的著名演員辛•康納利(Sean Connery),他一直都是一個堅定的「蘇獨分子」。

反對獨立的名人也不少,其中最受關注的大概要算《哈里波特》的作者J.K.羅琳(J.K. Rowling)。她認為獨立將是一個「歷史性的錯誤」,並捐款一百萬英鎊支持統一大業。包括滾石樂隊主唱米積加(Mick Jagger)、披頭士樂隊成員保羅麥卡尼(Paul McCartney)等人在內的演藝明星也聯署了一封公開信,宣稱:「將我們團結在一起的東西遠多於分離我們的東西。」

獨立還是統一的確是一件大事,因此這些明星的立場也會引發爭議,甚至招致言語攻擊。但是,倘若有人跑到媒體上或者政府部門舉報他們的政治立場,則顯得十分滑稽。

在民主社會,沒有什麼政治立場是不可以表達的。有些人願意沉默,那也是應當受到尊重的個人選擇。假如英國政府一本正經地表示要調查某個人或者企業的政治立場,那將是一個政治笑話。同樣的道理,台灣每次大選,藍綠兩邊都有演藝明星助陣,也有很多人作壁上觀。

舉報之所以存在,乃因政治專制,取締言論自由。

2014年5月,北京,香港歌手謝安琪出席簽約內地經理人公司的宣傳活動。攝:Tung Star
2014年5月,北京,香港歌手謝安琪出席簽約內地經理人公司的宣傳活動。攝:Tung Star

統治者的政策或者觀點,只能贊同,不能反對。倘若反對執政黨,對中國公民來說是犯罪,輕則「尋釁滋事」,重則「顛覆國家政權」。此外,據國際記者聯會年度報告,中國政府還備有擾亂公共場所秩序、損毀商業聲譽、刑事誹謗罪、非法獲取經濟利益罪、非法經營罪、聚眾淫亂、散播謠言、製造虛假消息、製造虛假註冊等等十多項罪名來打壓言論自由,總有一款適合你。對於境外人士而言,則是反華敵對勢力,亡我之心不死,不允許踏上中國土地。

在這種國家暴力高壓之下,執政黨控制從幼兒園開始的所有學校教育、包括牆頭黑板報及個人微博在內的所有媒體和書籍出版、包括流行歌曲及言情電視劇在內的所有影視作品,更不用說汗牛充棟的專門政治宣傳,對民眾進行洗腦教育。因此,舉報者既可以跑到政府部門去要求查處,也可以在微博上號召民眾抵制,聲稱這是人心所向。主辦單位取消預定演出,從表面上看是順應民意,擔心有人砸場,實際上是害怕政府部門找麻煩,或者已經被政府部門打了招呼。否則,爭議對於公共輿論、演藝明星和主辦機構都未必是壞事。

在大多數時候,中國民眾提到分裂則義憤填膺,摩拳擦掌。但同樣曾經屬於清代版圖,蒙古建國是友好鄰邦,台灣獨立則天崩地裂;吶喊着要收復荒島釣魚島的人,卻從來不會以同樣的邏輯追討美麗的海濱城市海參威。習近平去新加坡與馬英九握手,民眾稱頌創造歷史;但假如此前由一個演藝明星提議兩岸領導人以對等身份見面,恐怕會被罵死。

儘管如此,也並非每一個中國人都被成功洗腦。否則,就不需要那麼多網絡刪帖人員和思想警察了,也不會有那麼多人因言獲罪了。即便論及獨立與統一,也有很多不同的想法。但是,這些意見沒有空間表達,沒有機會交流,這也是言論封閉、思想狹隘的重要原因。那些可以說話的人,動輒代表「十三億中國人」,不過是利用這種言論環境為虎作倀,在那些被迫沉默者身上再踏上一隻腳。

舉報增強政治審查

舉報者可能會浩然正氣地宣稱:別的都可以忍了,在關乎「祖國統一」這樣的大是大非面前,絕對不能讓步!他們也許不知道,「文革」期間,「反對毛主席」、「同情國民黨」甚至僅僅是黃安的台灣背景、陳淨心的香港身份,都是絕對不可以容忍和讓步的「大是大非」問題,紅衛兵的革命熱情和革命正氣,一點都不比他們少。

舉報案中真正的大事大非問題,是舉報者和當局狼狽為奸,協作進行更加廣泛的政治審查,打壓中國大陸之外的言論自由,逼迫可能與中國大陸人合作的藝人、作家和商人都進行更多的自我審查。同時,也讓中國大陸的合作方畫地為牢,故步自封,失去更多的生意和交流機會。

港台藝人在大陸原本有比普通大陸居民更多的表達空間,至少以為在自己的土地上可以暢所欲言。除非被安全部門列入黑名單,唱片出版公司、演藝活動的主辦和主管機構通常「管內不管外」,也就是說,只要刪除其不受歡迎歌曲和鏡頭,或者要求不在活動期間不發表反政府言論,就可以合作。無論是支持「反攻大陸」的台灣歌手鄧麗君,譴責「六四」鎮壓的歌手梅艷芳,還是支持藏獨的冰島歌手比約克(Björk Guðmundsdóttir),在大陸都是採用這樣的原則對待。

陳淨心、黃安等舉報者,利用中國當局的意識形態宣傳,實際上是逼迫他們「有所作為」,進行更加嚴格的政治審查。或者,中國當局利用這些舉報者,以及他們的舉報造成的輿論影響,強化意識形態控制,迫使藝人們進行更多的自我審查。

演藝人士不是專業的政治家,有些只是庸庸碌碌的賣藝人,但是他們中很多人都是青少年心目中的偶像。但經過這樣的政治審查,還能讓中國年輕人看到的境外藝人,很可能就剩下那些或者思想整齊劃一,或者沒有獨立思考能力,或者為了大陸市場逢迎拍馬的人。

香港「佔中」期間,導演王晶和北京政府站在一起,和同行劃清界限。北京大閱兵當日,大量明星用過網絡表達「愛國情懷」。鍾鎮濤發文稱唱國歌激動得哽咽,而關之琳更發文直呼「祖國萬歲」。無論是發自內心還是作秀表演,相較於前輩,他們的認知能力和批判精神都大為減弱,而自我審查和迎合順從的傾向都大為增加。

儘管中國改革開放超過三十年,但是言論空間從未自由,思想文化始終受壓,後果有目共睹:偌大的一個國家,經濟、文化都全靠「山寨」,連幾首像樣的原創歌曲都寫不出來。口口聲聲愛國愛大陸的陳淨心女士和黃安先生,為什麼不想想這些「大是大非」問題呢?

也許他們真正的興趣,僅僅在於利用中國大陸政治環境,或打擊政敵,或者報復私怨,或擴大地盤。但是,他們應該了解「文革」中很多造反派的命運,言論審查可以沒有底線,所謂群眾的力量也可能惡浪滔天。在這樣的環境中,舉報者自己也難有善終。

(長平,作家,資深時政評論人)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