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子 李偉文專欄

同一工作,兩種態度,不同的收穫

「打工跟任何選擇一樣,沒有絕對的好或壞,花同樣時間做同樣工作,你可以機械式的做一件事,但也可以同時觀察主管怎麼管理我們?為什麼要這樣管理?如果可以從所做的工作往上延伸思考,便能從工作中得到真正的價值。」


插圖:Tina Ko
插圖:Tina Ko

「姊姊,你們學校上新聞了喔!」B寶看着報紙跟姊姊說。

A寶也湊過去說:「我知道,各大學研究的助理要不要納入勞工保險的事情,已吵了好幾個月了!」

AB寶都在校外的企業或機構實習,並沒有在學校當研究助理,A寶忽然想起來:「爸爸,你是不是也在學校打過工?」

我點點頭:「我們那時候不叫打工,叫做工讀生,因為我當時每天都在圖書館裏混,不管是中午休息、空堂或翹課,反正有課或沒課總會在圖書館繞繞,於是跟圖書館的工作人員都很熟,當有工讀生的名額時,就補了缺。我拿工讀的薪水購買醫學圖書館裏少有的小說閒書,畢業時,就把書全捐給了圖書館。」

我與AB寶成長的時代還真的差很多。在我還是學生時,麥當勞還沒到台灣,連鎖便利店也還沒有出現,所以沒有多少按時計酬的工讀生機會。現在孩子們的打工,除了各種行業與機會增加之外,整體的收入也較高,當然付出的時間也相對的多。

因此,現在台灣的大學生有相當高的百分比在打工賺錢,其中當然有一部分人是因為家境貧困而邊求學邊工作,但是絕大部分人是為了多賺點零用錢,或增加工作經驗而去打工。

賺錢買花戴?

A寶說:「有人說打工可以培養孩子負責任且獨立自主的個性,甚至早一步獲得工作經驗,美國幾乎很多大學生都有打工的慣例。」

我搖搖頭,從書櫃裏找出一些研究報告,跟她們說:「最近看到不少心理學家關於打工影響的研究,這些研究發現,美國文化中對青少年打工的所有『通俗』看法都是錯誤的。數十年來,鼓勵孩子獨立自主的美國教育理念之下,大多數美國人認為中學生打工是一件好事。」

他們通常認為,打工的錢可以貼補他們未來的教育費用及家庭開銷,同時可以發展職業素養,使他們在日後工作中可以承担更多的責任,而且因為已經進入社會經濟的體系,會提升他們學習的積極性。

但是研究結果發現,只有非常少數的人,會把薪金用來貼補生活開銷或教育預備金,大多的收入最後都花在奢侈品或廣告創造出來的「必需品」上,而且絕大多數的打工經歷,對學生並沒有帶來教育和提升經驗的效果,而且更諷刺的是,往往這些打工經驗反而讓學生對工作更不尊重、更反感,從而產生有問題的職場素養。」

AB寶聽了非常詫異。

視乎你如何看待一份工

我提醒她們:「其實打工跟任何選擇一樣,沒有絕對的好或壞,花同樣時間做同樣工作,你可以機械式的做一件事,但也可以同時觀察主管怎麼管理我們?為什麼要這樣管理?有沒有其他更好的方法?這些工作流程操手冊為什麼要這樣規定?如果你們可以從所做的工作往上延伸思考,便能從工作中得到真正的價值。假如能跳脫這個工作職位,思考整個產業在台灣社會中扮演的角色,甚至推理想像在整個全球化世界中的未來演變,那麼就是更寶貴的收穫了!」

看着AB寶若有所思的表情,我也想着,工讀的機會可以把孩子帶到社會的真實現場,這種經驗比文字上的認知具有更強烈的影響力,可以化為主動學習的動力,但是,如同雙面刃一樣,善用是很好的工具,不注意之下反遭其害,只看家長有沒有好好的引導。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