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物 《哪一天我們會飛》電影專題

新秀談:十年後再後悔,就來不及了

想做什麼就趕快去做,有什麼想法就即刻著手,十年之後再來後悔,恐怕就太遲了。


《哪一天我們會飛》演員。攝:盧翊銘/端傳媒
《哪一天我們會飛》演員。攝:盧翊銘/端傳媒

《哪一天我們會飛》從現實迷茫中回憶九十年代,男女主角楊千嬅與林海峰飾演一對夫婦;吳肇軒,蘇麗珊,游學修則肩負本片的青蔥重任,飾演三位九十年代的中學生。「回到過去」,三人在戲裏的角色對夢想的態度各異,但在戲外,他們三人卻偏偏對自己的追求明明白白,想做什麼就趕快去做——不然,「十年之後再來後悔,恐怕就太遲了。」(編者)

只有蘇麗珊通過公開選角進入《哪一天我們會飛》劇組,得到扮演年少余鳳芝的機會。在這之前,她拍過一些平面廣告,但沒有表演經驗,「連微電影都沒拍過」,與她有對手戲的游學修,吳肇軒相對有一些演出經驗。蘇麗珊拍攝時少不免緊張,每日都不停發問。導演講:鳳芝看世界,好似鋪了一層紗。她覺得她就此明白了。

她樂觀,有主見,相信有白馬王子,希望宣揚保護環境的主張,不太喜歡如今人與人隔着屏幕交流的方式,不太喜歡人云亦云,甚至聽到「火星上發現水」的新聞也不會開心。

「不是不應該發現有水,但聽到好似人類已經將這個星球的資源用到盡,又想辦法去到別的星球繼續開採。」她抗拒源源不絕的資訊,搜集信息會有明確目標,「我是 old school。」這句話口吻是有些自豪的。

兩條線,一起飛

《哪一天我們會飛》有兩條時間線:一條是現在,楊千嬅和林海峰戰戰兢兢的情感溝通;一條在過去,三個中學的懵懂少年要在人事變換中摸索友情,愛情及未來。吳肇軒,蘇麗珊,游學修三位校服加身,回到過去。九十年代,聽起來近在眼前,實則有些遙遠。好在那是香港流行文化最豐盛的年代,港產片與四大天王,讓三位新人未臨其境,但聞其聲。他們就這樣回到了校園,且是如今再難複製的中學校園。

從他們陌生的年代講起,大家似乎在尋找一種已經隔開的記憶。經過網絡,這些過去的印記在不同群組中再發酵,讓年輕人可以在不同的時間線穿梭,這本身就像是一部電影。或許可以講,電影內兩條線交雜的敘事方法,何嘗不是再現如今的生活體驗。借助網絡,數字化的內容去尋求過去發生的事,也是一種「起飛」的方法吧。

港產片與四大天王,讓三位新人未臨其境,但聞其聲。他們就這樣回到了校園,且是如今再難複製的中學校園。

電影《哪一天我們會飛》劇照。
電影《哪一天我們會飛》劇照。

「為什麼選擇表演?因為不知死」

導演並沒有刻意教他們「起飛」去懷舊,去找回九十年代的感覺,反而講「自然就好,簡單就好」。吳肇軒視力正常,戲中那幅平光眼鏡將角色變得更立體了。三個新演員之中,獨他是學表演出身,那一副眼鏡上身之後,木訥的中學生活靈活現。

原本想讀工程,但不覺得自己適合起高樓。吳肇軒一路由人不看好,「甚至今時今日都有人不看好」。問他為何能踏出那一步,他的回答是「不知死」,聽起來有餘地,似乎也還有一段故事。他拍電影最開心是可以試著轟轟烈烈追女仔,試著去做一個「好叻」的中學生,似乎很樂於去回憶自己的中學時代。游學修突然插一句:「他不是回憶,他是未試過呀!」

不想起樓,但想演戲的吳肇軒,他未經歷過,但有點嚮往九十年代。緣由不難理解,畢竟那是香港流行文化最具衝擊力的年代。既然學習表演,就希望有觀眾欣賞。那個巨星頻出的年代過了,如今電影變成了分眾市場的產物。選擇表演並不安全。在許多「不看好」之下,吳肇軒不覺得選擇表演是一種高尚,也不批評其他人的意見。「是我在做自己想做的事,這一點對我來講很重要。」

「只是有點遺憾沒能體會大學住 hall 的人生」

游學修沒所謂踏不踏出關鍵的一步,他講話似乎同電影裏一樣隨意,但步調慢了不少。他甚至半真半假地笑說:「導演選我似乎同我演技無關係,是因為我和角色之間很相似。」一路以來,水到渠成讀了編劇,又順其自然開始表演,他沒有刻意放棄什麼。

聽說扮演手工王的方法是「不必想太多」。實際上,游學修在「不必想太多」之餘,做了不少功夫。讀編劇出身,他的表演經驗也都很豐富。從前的角色多數是同齡人,毋須設計。為了讓自己看起來很「中學」,他需要加多一些表演的成分,加快語速和動作,掩蓋這五六年的時差。

剛讀完劇本時,他也想到很多這個城市的處境。「我不知道比起其他地方,香港適不適合發夢,因為我沒有在其他地方長住過,無法比較。重要是做的過程,都會給自己帶來滿足感。而且我自己的情況,我覺得我離開香港做不到什麼事,如果去台灣或者美加,我覺得我不適合,我一定會留在香港。」

電影《哪一天我們會飛》三位新演員。攝:盧翊銘/ 端傳媒
電影《哪一天我們會飛》三位新演員。攝:盧翊銘/ 端傳媒

本就在原點的三人

從九十年代講到如今,大家慢慢吞吞,戰戰兢兢。在戲裏三個角色對夢想態度各異,現實中這三位新演員都極為堅定。不怕失去,坦然接受「任性」的壞處,明白妥協肯定會出現。他們不屬於九十年代,當然也不屬於如今溝通勢必靠 FB,靠 insta 的現在。

用一種回到未來式的想像,蘇麗珊憧憬當時的校園生活,因為簡單。「可能現在的學生太多可以玩,未必可以像戲中放學之後在後山探險,如今的學生很少這樣做啦。可能去唱下 K,打下機。」吳肇軒則貢獻了一句哲學金句:「人好容易寂寞,一寂寞就將所有時間花在電話上。」

無論旁人羨慕或不看好,他們三個人能同時在這部電影之中出現,很可能正是當初明白自己有所追求。想做什麼就趕快去做,有什麼想法就即刻着手,十年之後再來後悔,恐怕就太遲了。他們本來就身在原點,很多人想要找回這種狀態,這三個人正從這裏出發。

游學修不是手工王,吳肇軒不是蘇博文,蘇麗珊也並不是余鳳芝。

場地提供:E-Max

蘇麗珊服裝提供:lapeewee

蘇麗珊 吳肇軒 游學修 化妝:Yvonne Yeung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