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

小三勸退師:我不是欺騙她,我是幫助她

中國大陸婚戀諮詢市場新出現一個職業──他們有明確的分工、清晰的工作流程和細節豐沛的劇本,來拆散出軌的丈夫和第三者。


1. 人不能做皇帝呀

郭穎之終於在丈夫出軌的第三年發現了這一事實。她哭過鬧過,找過親戚朋友,甚至求助過丈夫的領導,全都沒用。絕望之際,郭穎之找到了瑜峰──重慶某婚姻諮詢公司的主任。據說他在兩年多的時間裏成功「擊退」了260多名「第三者」,助夫妻重修舊好。

瑜峰,重慶某婚姻諮詢公司主任,他說自己在兩年多內勸退了260多名第三者。攝:Wu Yue/端傳媒

瑜峯和他的同行們被稱為「小三勸退師」,這是近兩年在中國各大城市興起的新職業。他們像臨時演員一般進入原配夫妻和第三者形成的三角關係中,依照不同的腳本、不同的技巧和策略,步步為營地「驅逐」第三者。

就在10月10日,瑜峰參加了中國婚姻家庭工作聯合會在上海召開的第二屆中國婚姻家庭諮詢服務行業高峰論壇。論壇開通了全國「小三勸退」服務質量投訴熱線,還制定了開展勸退服務須遵守的「三大紀律」和「九項注意」,包括不得侮辱、欺騙、愛上第三者。

「畸形的社會,奇葩的行業。」網友在微博上評論道。

但瑜峰認為自己在做一件「助人利己」的事。「我做的是婚姻維護。」他說,「人不能做皇帝呀!找三個四個(情人),我也想。但法律不允許啊。」

據民政部發布的《2014年社會服務發展統計公報》,2014年中國共有363.7萬對夫妻辦理了離婚登記。這是自2003年起,離婚率連續第12年攀高。2012年,離婚率增幅首次超過結婚率增幅,北京的離婚率甚至達到39%。中國婚姻家庭法學研究會專家盧明生對媒體表示:「在離婚官司中,一半以上的都涉及婚外情」。

這一日益膨脹的人群催生出一片市場藍海,瑜峰則是敏銳、迅捷的捕魚者,他知道魚兒在哪裏,也知道魚兒想要吃什麼。「如果想接的話,我一天可以講12個小時電話。」瑜峰說。

他的婚姻諮詢公司擁有三十幾名員工,包括一個律師團隊。團隊成員大多是心理學或法學專業出身,擁有國家級或省級重點大學的本科或碩士學歷。

他們的客戶分布在這片大陸的各個城市。這些人被瑜峰概括為「三高人群」──收入高、學歷高、社會地位高。

儘管沒有數據證明在中國婚姻出軌的男性多於女性,但瑜峰公司的客戶超過九成是女性。郭穎之就屬於「三高人群」。她三十出頭,外貌姣好,在一家公司任財務總監。丈夫在政府做官,官銜不低。兩人育有一子。

但「三高人群」的光環並未能阻擋丈夫出軌。瑜峰的客戶中,有人拿菜刀砍了丈夫的脖頸,有人一心想殺掉第三者同丈夫生下的兒子,有人跳過兩次河、撞過一次車……丈夫發生外遇後,這些女人的傷心無助和普通階層的人群並無二致。她們選擇保衛婚姻的理由也和其他人一樣──「孩子、面子、票子」。不同之處在於,當「一哭二鬧三上吊」都不能挽救婚姻時,郭穎之們有能力支付一筆不菲的費用找外援。

2. 你丈夫離開你,你身上肯定有他不能接納的東西

在瑜峰的公司,每一單生意都要經過規範、系統的生產流水線。

首先分析每對夫妻的婚姻質量。「死亡的婚姻我們不接。」瑜峰說。這些被判「死刑」的婚姻包括:兩三年沒有性生活的、丈夫在外面有小三小四小五的、一方賭博吸毒的、揚言「離婚我就弄死你全家」的。

接着,根據不同的婚姻狀況、人物性格設計方案。多數方案需要至少三個工作人員分工協作,一個和妻子溝通,一個專門接觸第三者,另一個則負責和出軌的丈夫打交道。

43歲的艾成利就負責妻子的心理輔導。她今年初加入瑜峰的公司,是國家二級心理諮詢師。

艾成利,國家二級心理諮詢師,負責提升原配內外在氣質,指導她們如何同丈夫溝通。攝:Wu Yue/端傳媒

「你丈夫離開你,你身上肯定有他不能接納的東西。」瑜峰說。他曾教導一位以粗金鍊子和貂絨大衣為時尚的妻子如何穿出品味,鼓勵一位在性生活中非常被動的女性積極滿足丈夫的需求,勸導那些心懷怨氣、喋喋不休的妻子在丈夫面前保持安靜。「把妻子重新美化,自我提升,」瑜峰說,「丈夫一看──變了。」

這種改變是痛苦的。「改變是病去如抽絲的過程。」艾成利說,「我們的服務對象有非常強烈的改變意願,她現狀的痛苦已經超過改變的痛苦了。」

女性的姿態已經卑微到塵埃裏。「這畢竟是個男權社會。婚姻出了問題,主動去做調整的多是女性這一方。」艾成利說。

與此同時,三角關係中的另一位女性亦正在不知不覺中經歷變化。

34歲的黃詩悅專門負責蒐集第三者的信息。她從原配那裏獲得第三者的基本情況,再通過微信、QQ、朋友介紹等方式結識第三者,成為朋友。

黃詩悅最怕遇到沒有工作的第三者。「每天宅在家裏,沒有接觸她的機會。」相反,那些做代理、電商或銷售的女人最無戒心。黃詩悅會假扮成一個想要加盟的代理商,殷切地請教致富之道。她會依據原配提供的資料判斷第三者的性格和興趣,並迅速找到共鳴點。當她們在微信朋友圈裏發了一段憂傷的話時,黃詩悅會像朋友一樣留言關心。

「她(第三者)會覺得你怎麼這麼了解我呢?你怎麼這麼認可我呢?」黃詩悅說。慢慢地,話題從代理化妝品轉移到了生活、情感。

「做第三者其實心理上是有很大一部份空缺的,因為她不可能時時刻刻和那個男的在一起。」黃詩悅說。當第三者跟她抱怨自己和另一半吵架時,黃詩悅會在第一時間將信息發布到公司平台上。這個平台可以看到每個方案的進度和各方負責人獲取的信息,方便聯動。比如說,當第三者和出軌的丈夫吵架時,就是原配緩和夫妻情感的好時機。

「(她們)做的事是不道德的。就算她有感情,她愛錯了。」黃詩悅說。她曾成功勸服一個第三者離開家鄉和情人到重慶工作,「你要了解她在事業上有什麼想法。她非常信任我,和我交心。」黃詩悅說自己不覺得愧疚,「我也是用心幫助她,並不是欺騙她。」

也許勸退第三者的荒誕之處在於,它以信任為推動力,卻建立在謊言之上。

黃詩悦,婚姻諮詢師,負責接觸第三者,從對方處獲取信息,配合勸退工作。攝:Wu Yue/端傳媒

3. 玩歸玩,不能離婚啊

當郭穎之來找瑜峰,求他幫忙奪回自己的丈夫馮立後,瑜峰請郭穎之的閨蜜辦了一場聚會,把自己安排在馮立的座位旁。瑜峰的角色是一個剛來重慶做生意的江蘇人。那天晚上,他陪愛喝紅酒的馮立喝光了八瓶乾紅。

此後瑜峰多次約馮立吃飯,都被拒絕了。

瑜峰便給馮立送了兩箱法國乾紅,一箱6瓶,一瓶600多元。馮立打開後備箱,把酒放進去,開車走了。

幾天後,瑜峰再約馮立吃飯,馮立答應了。瑜峰說:「不要帶愛人,我帶女朋友來。」馮立也答應了。

在那場「不帶老婆」的聚會上,瑜峰第一次見到了馮立的情人。在郭穎之的描述中,這是一個除了性別,不暴露任何個人信息的女人。瑜峰於是在見面之初和對方打了一個賭。

「美女你今年二十幾了?長太漂亮了。」

瑜峰的話讓對方喜形於色。「我都三十多了。」

「你騙我。打賭,如果你真的超過三十歲,我明天晚上再請你吃一頓。如果沒到三十,你親自下廚擺一桌。」

對方喜滋滋地答應了。為了證明自己的真實年齡,她將身份證遞給瑜峰。

「我一看,哪一年出生的,家住哪裏,叫什麼名字。」瑜峰在心裏迅速記下這些基本信息,「我輸了,明天再來。」他順勢敲定了第二天的聚會,並囑咐身邊扮演自己「情人」的工作人員儘可能多地和第三者接觸。

從此以後,這兩對真假情人便經常聚在一起。每每酒到酣時,瑜峰都要以「玩家」和「過來人」的身份囑咐馮立,「玩歸玩,不能離婚啊,不然對不起你這麼可愛的兒子。」馮立點點頭。這個生性倨傲、冷漠的官員逐漸對瑜峰生出信任,他喚瑜峰「大哥」。大哥出手豪爽,和自己一樣愛好杯中物,和自己一樣既有妻兒又有情人,大哥是真正理解他的人。

偶爾,馮立也跟瑜峰談自己在婚姻中的煩惱。這些內容會被瑜峰一字不差地講給郭穎之聽,並據此制定下一步計劃。瑜峰也會不斷在馮立面前強調,馮立的情人「是個好情人,不是個好妻子,跟你妻子沒法比。」

「慢慢交流,十分鐘、八分鐘,說完就走。」為了避免引起懷疑,瑜峰每次都是點到為止。

他深諳如何點到感情的「穴位」,教郭穎之每天晚上炒菜、熬湯,做好了擺在桌子上。「等他(馮立)回來看到,讓他心裏有感覺。」他還教郭穎之製造驚喜。比如,打飛的去香港買一支七萬多塊的手錶給丈夫。

這樣「小火慢燉」了一段時間後,瑜峰覺得是時候加點料了。

一天晚上,他請馮立和一群朋友一起吃飯唱K。馮立喝得有點多,瑜峰拉他出來,勸他早點回家。

「你妻子肯定是受傷的,我從她表情中可以看出來,她其實是渴望你關愛的。」瑜峰說,「她現在肯定在家哭呢。」

「不可能,她早打呼嚕了。」嘴上這樣說,馮立還是起身回家。這一消息立即傳到了郭穎之那裏。

馮立回家看到郭穎之抱着兒子躺在床上,她閉着眼,淚水浸濕了臉龐,一團團擦過淚水的紙球散落在地上。她睜開眼看到馮立,講起瑜峰教的台詞:「你回來了?喝酒了?我泡點水給你。」

馮立突然情緒崩潰,抱着郭穎之大哭:「老婆我對不起你。」

一切都按瑜峰的劇本向前走,不早不晚,不多不少。

4. 勸退第三者可以維穩

瑜峰瘦高、黝黑,雙眼炯炯,一副煙槍嗓。他今年44歲,江蘇人,大學讀的是心理學,當過銷售、做過貿易、經營過工廠,也在上海等地開過心理諮詢中心。

瑜峰,勸退第三者服務的「總策劃師」。他說:「如果想接的話,我一天可以講12個小時電話。」攝:Wu Yue/端傳媒

2012年3月,生意破產的瑜峰來到重慶,驚異地看到當地人穿着短袖在初春的夜晚喝啤酒。「這個地方夜生活這麼豐富,能不出事麼?」瑜峰決定幹回老本行,在重慶開一家婚姻諮詢公司,「服務業才是最賺錢的」。

「他是深諳心理、洞悉人性,並且運用得很好的一個人。」員工這樣評價他。他既不熱情也不倨傲,鮮少開玩笑,待人接物張弛有度,那是常年浸泡在社會中習得的精明。

「國家應該制定法律,對婚姻不忠的人要受到懲罰。誰提出離婚,要向對方承諾十年的經濟保證。」瑜峰說。他在微信朋友圈分享自己寫的《婚姻殺手──完美主義》、《原配迎小三入室,半月後者自動退出》、《處理婚外情的訣竅》等雞湯文,鼓勵女讀者積極捍衛婚姻、趕走第三者。

那些女人信任他、尊重他。「求求你了,只有你能幫我。」她們哭着對他說。他看起來彬彬有禮、善解人意,洞悉婚姻真諦。曾有女客戶在深夜提了煲好的湯到他家敲門,他坐懷不亂。婚外情像是他心中一面頂着電網的墻,他知道牆外風景旖旎,更了解電網的殺傷力。這種剋制看起來並非源自某種道德信仰,他知道這是他財富的來源。

「有的人現在很糟糕,搖一搖、喝點酒、上了床、回家了。沒有考慮這個現象的影響力。」瑜峰說第三者正在動搖社會的穩定,而勸退第三者的工作「可以維穩」,因此「政府支持、社會需要、老百姓歡迎」他的服務。

他的服務是一場精心排演的「戲」。瑜峰兼任導演、編劇及最佳男配角,故事中的男主人公(出軌的丈夫)和女二號(第三者)則直到劇終也不知道男配角的真實身份。

5. 真愛假愛跟我沒有關係

當馮立在聚會上不聲不響地消失後,他的情人開始到處找他。瑜峰坐在馮立的情人旁邊,聽到她在電話這頭吼:「你死哪兒去了?」

此時馮立正在安慰哭泣的郭穎之,他氣急敗壞地掛掉了電話。馮立的情人也火了,愈加賣力地發短信、打電話,直到那邊把手機關機了。

「你說這個人行不行嘛!」馮立的情人找瑜峰評理。

「這個人真不行,他回家說一聲啊!為什麼罵你呢?」瑜峰說,「你倆這兩天先緩緩,等脾氣過了。」馮立的情人說好。

當馮立的情人因兩人吵架而悶悶不樂時,瑜峰找了幾個哥們兒陪她喝酒,自己找藉口先走了。然後,他帶着馮立「恰好」經過她喝酒的飯館。

馮立看到這一幕火冒三丈。他打電話給情人:「你幹啥呢?」對方嗆回來:「你管我幹嘛!我玩呢!」

這是劇終前的最後一次高潮。勸退行動已進入收尾階段。瑜峰「慷慨解囊」,請馮立的情人出去旅遊,散散心。與此同時,對馮立「曉之以情,動之以理」。

「你多長時間沒在她就找男人喝酒?這種人,將來和她結婚可能會帶綠帽子。」瑜峰說,「你出軌了沒回家,你妻子有沒有找兩個男人喝酒?」

郭穎之後來支付了15萬給瑜峰。今年中秋節,她還給瑜峰送了兩條煙。「沒有你我婚姻就解體了,多少人說他罵他都沒用。現在(我倆)就等於重新談了場戀愛。」

馮立至今還會不時約瑜峰吃飯,瑜峰總說:「我忙,出差呢。」

講述案例時,瑜峰很少笑,偶爾會有得意的神色從他面容上浮起,又淡淡地飄走。他說自己很喜歡這份工作。「這更多是別人求助於我,不是我去求別人。我做完之後想,『我連這個都能做完』,有種成就感。」

對他來說,真愛似乎是個偽命題。

「愛,都叫真愛。婚外情也是情。」瑜峰說。至於維持婚姻對當事人究竟是不是好事?「跟我沒有關係。我要做的是婚姻維護。」

尾聲

瑜峰和妻子育有一兒一女,妻女在江蘇老家生活,瑜峰帶着兒子在重慶。問他如何保鮮自己的婚姻,他說每週回家一次,每天保持電話暢通,倆人偶爾還會通宵聊天。

聊什麼呢?

「沒話找話說麼。」

(為保護個人隱私,馮立、郭穎之為化名)

新聞業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