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慾錄 城市 Sex and Da City 性玩具篇 4

單身媽媽:高潮是自己給自己的禮物


38歲的單身媽媽Candy,偶然情況下發現了性玩具,而今她說:「如果你找到一個可以一起享受的 partner 當然很好,但如果沒有,也不必等着一個人出現。」

Candy。攝:王嘉豪/端傳媒
Candy。攝:王嘉豪/端傳媒

以前從來沒有進去過任何 sex toy 的店鋪。那些藏在商場角落裏,花花綠綠的小店,總讓人有種不舒服的感覺。都是偶然。

偶然在 YouTube 上看到關於女性如何探索性高潮的一段視頻,偶然經過中環大廈裏的 Sally Coco (情趣用品商店),好奇之下進去看看。和店員像朋友一樣聊了起來,竟自然地聊到自己的生活、心事。

第一次買的黑色 Siri (一隻小巧的陰蒂振動器),現在仍是Candy 最喜歡的一件產品。她從來沒想過, sex toy 可以如此優雅、美觀、低調、富於變化,可以和性器官的形狀毫無關係:

「比如這款 G 點震動器,外觀根本就是一朵祥雲,『如意』一樣,我可以在家裏任何地方充電。小朋友見到,我就告訴他,這是一個按摩器。」

項鏈也可以是震動器, USB 充電;有的產品更是本身就有 USB 功能,帶去辦公室上班也可以。

現在對 Candy 而言, sex toy 沒有什麼神秘之處。買性玩具和買健康產品、水杯、飾物都是一樣的。

它就是可以振動的電子產品,好像電動牙刷、洗面機。甚至不必限制用途,買了也不一定拿來自慰。它和其他按摩器在材質上、振動模式是同類的。有人用來清潔面部,當洗面機用,也未嘗不可。

「我們接受的性教育,最多教你如何避孕,什麼是高潮,如何獲得高潮,根本不知道。我生完孩子都不知道什麼是高潮。」 Candy 說到。

在香港,女性自慰一直被污名化。提到自慰就是性慾過強,淫娃、蕩婦、性上癮、性濫交。冷靜、運動、沖涼。然後就當沒事發生。重重心理障礙,讓她不知道怎麼開口問,又可以去問誰。

性玩具?腦海中就是一粒鵪鶉蛋一樣的東西。可以震,就是了。

現在她知道,不是所有女性產品都是振動的,也不是所有產品單靠振動就能讓女性高潮。它們可以擺動、可以吸吮,可以用不同方式幫助女性達到高潮。

「而且很多女性根本不知道自己的 G 點在什麼位置,伴侶如果沒有碰到的話,會一直沒有高潮體驗,」 Candy 說,「這些玩具都可以幫助她們找到自己的 G 點。」

不應該被動地等別人來發現自己的身體需求,而是自己去尋找。對自己身體的自主。它是自己和自己溝通的工具。

女性一個人不可以有高潮?一定要有情感才可以?

不,她不願意把自己的歡愉交給別人控制,像等待恩賜。

不必糾結今晚要不要打電話給他,他會不會有空,他有沒有心情。

完全沒有這些限制。

「就像我刷牙刷得是不是舒服,和我男朋友沒關係。高潮是自己給自己的禮物,」Candy 說。

她還說:「如果你找到一個可以一起享受的 partner 當然很好,但如果沒有,也不必等着一個人出現。」

同樣,能用 sex toy 達到高潮,也不能說明一個人就是性和愛分得很開。每一次的使用時間、使用經驗可以很不同。

玩具是死的,人是活的。

可控的玩具讓世界有了舒適感,但無法預測的、真實的人,仍然是必須面對的課題。而一個根本不了解自己身體的人,無論尋找 casual sex 還是固定的伴侶,都很難滿足。要知道自己想要什麼,怎樣令自己開心。

當一天的工作結束,承受過各種壓力,非常疲累,想要放鬆,做個 SPA 。 Sex toy 會帶給 Candy 那種很放鬆的感覺:

「它不能替代情感需求,但它可以讓你過得更舒服。」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