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今評

林超英:誰使房價貴?總之不是郊野公園!

郊野公園可以為什麼人建房屋?當然是為喜歡風景優美、環境寧靜的人,不用為生活發愁,甚至不用上班的人,出入有房車、有司機、不怕長途跋涉的人。


城門郊野公園。攝:羅國輝/端傳媒
城門郊野公園。攝:羅國輝/端傳媒

2015年10月23日前財政司長梁錦松先生指,政府應考慮改變郊野公園土地用途來增加房屋供應,他提出了一個問題:「究竟係要山明水秀,定係房價貴絕全球?」又稱:「35%做郊野公園,都唔少了喔!35%多過全世界所有城市」,言下之意是郊野公園是房價貴的原因,所以要對付郊野公園!

我注意到幾天之前,發展局長陳茂波先生公開地說了,整個有關2030年之後的土地規劃研究,不會觸及郊野公園,梁先生緊隨其後發表35%言論,是否反映地產界某些人不服氣不能侵入郊野公園去建豪宅賺錢?

梁氏言論邏輯混亂,香港房價貴的原因人所皆知,過去十多年政府房屋政策受地產商騎劫,壓縮土地供應,停建居屋和減建公屋,導致房屋供應不足,高房價由是造成,這個簡單道理不講,反而莫名其妙地逼我們在「山明水秀」與「房價貴」之間二擇其一,是放煙幕彈為地產商脫罪,也同時製造一個偽命題,因為「山明水秀」根本就不是「房價貴」的原因,把「山明水秀」與「房價貴」相提並論是牛頭不搭馬嘴的悖論。

我們還應該了解郊野公園的本質,當年郊野公園的規劃以水塘集水區為基礎,不容興建大量樓房,以免污染人類頼以維生的食水,此外郊野公園範圍基本上是山區,斜坡處處,我們香港吃過斜坡倒塌造成大量傷亡之苦,前事不忘,後事之師,郊野公園實在不可大興土木建屋,再者郊野公園風景雖美,奈何遠離經濟活動和沒有就業機會,建公屋等於建監獄,把基層人民困在山中,是製造社會問題的惡劣方案,綜合而言,視郊野公園為解決香港人住房問題的答案,是漠視事實和欠缺全局觀的無知。

郊野公園建屋不會拉低房價

郊野公園可以為什麼人建房屋?當然是為喜歡風景優美、環境寧靜的人,不用為生活發愁,甚至不用上班的人,出入有房車、有司機、不怕長途跋涉的人,為什麼?源於集水區和山區的背景,郊野公園最適宜也只能建為數不多但是佔地不少的豪宅或超級豪宅。由是觀之,割出郊野公園土地不會拉低房價,反而最有可能造出新的「貴絕全球」樓價!

至於所謂「35%多過全世界所有城市」是空想的結論,也反映沒有視香港為世界楷模的志氣。中央政府早已在2001年對城市綠化設定了長遠規劃(註一),定下了「四成」為指標,香港的郊野公園面積佔地四成是人家的奮鬥目標,梁先生與內地關係親密,怎可以不緊貼國情?他應該多做功課和自我反省。

再者近年中央政府已經醒覺濫用郊野土地去建樓房是錯誤的發展模式,2013年12月習近平主席主持了一個十分高級別的城鎮化會議(註二),結論重點是把「生態空間山清水秀」定為城市建設的總體要求,實質上向香港的「密集城區 + 廣闊郊野」城市模式學習。

會議結論強調:「把城市放在大自然中,把綠水青山保留給城市居民……要依託現有山水脈絡等獨特風光,讓城市融入大自然,讓居民望得見山、看得見水、記得住鄉愁」,目的是讓在擠迫不堪的城市裏生活的人,在離城不遠的山水中,享受悠閒,舒展身心,提高人民的生活質素。

綠水青山的重要社會功能,中央政府看到了,如梁先生的才俊呢?

誰使房價貴?總之不是郊野公園!

(林超英,前香港天文台台長、香港中文大學地理與資源管理學系客座教授)

註一:國務院關於加強城市綠化建設的通知(國發(2001)20號)

註二:中央城鎮化工作會議,北京,2013年12月12至13日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