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 旅行 SITE SEEING

翻新一座圖書館,救活一個城市

日本武雄市翻新了他們的圖書館,重新打造閱讀空間。一年多後,到訪人次上升了3.6倍,當中包括了當地居民及來自全國與海外的旅客,對於一個僅有五萬居民的小城市來說,是頗驚人的。


[SITE SEEING] 走到哪,看在哪,看建築,看人文,看風景

武雄市圖書館一角。攝:林琪香
武雄市圖書館一角。攝:林琪香
武雄市圖書館外牆。攝:林琪香
武雄市圖書館外牆。攝:林琪香
武雄市圖書館一角。攝:林琪香
武雄市圖書館一角。攝:林琪香

站在武雄市圖書館二樓的走道往下望,腦下泛起了 Jacques Tati 的《Playtime》的其中一段。主角來到現代化辦公室大樓,經過高層平台正要乘電梯下樓,眼下都是一個是規規矩矩的方形箱子,人們各自佔了一個箱子,在裏面忙東忙西,共處一個大空間裏,卻又互不相關。

武雄市圖書館的一樓靠裏面的外借書籍書櫃也被排成方形,像一個個堡壘,每個堡壘都有各自的主題,關於天文的、文學的、藝術與工藝的,還有烹飪料理的⋯⋯大概因為是周四早上,圖書館內人不多,只有數人穿梭在書的堡壘之間,冷清卻不比《Playtime》中的冷漠,他們或許各不相識,但共處在圍牆下,他們就知道彼此是志同道合,有着同樣感興趣的東西。

圖書館管理員不再是公務員,而是穿着棕色制服的蔦屋書店職員,建築物的內裝也重新裝潢了,時尚得令人聯想到蔦屋書店著名的代官山分店。

武雄市圖書館的現址建於2000年,2006年樋渡啓祐出任武雄市的市長,他發現圖書館的種種問題,例如由於市政府給予的經費不足,令圖書館難以購入多種類的雜誌,而且職員人數也不夠,於是在2012年時發表了圖書館重整計劃,而與他合作的是蔦屋書店集團旗下企業 Culture Convenience Club Co. Ltd.。

武雄市圖書館因此而生了巨大的變化,一樓靠窗的空間劃分給 Starbucks,部分空間分給蔦屋書店作販賣的書籍商品及雜誌,還設有租借影碟的部門。圖書館管理員不再是公務員,而是穿着棕色制服的蔦屋書店職員,建築物的內裝也重新裝潢了,時尚得令人聯想到蔦屋書店著名的代官山分店。

象徵性的書牆

武雄市圖書館裏高達四米的書墻。攝:林琪香
武雄市圖書館裏高達四米的書墻。攝:林琪香

我身後是一堵高達四米的書牆,書牆沿着弧形的走道一直延伸,直通往窗外御船山的景色去。曾聽風水師說做寫作的書桌椅子得背靠書櫃,這樣才有「靠山」。聽來荒謬但想來也不,風水師是看到人被書籍簇擁時的安全感,背後是書,就像是被知識守護着。武雄市圖書館的現址竣工時,這堵書牆是不存在的,為武雄市圖書館當年負責建築設計的佐藤總合計劃,將二樓打造成為開放式的閱讀空間,與走道間無阻無隔。直到2012年圖書館重整,並請來了與蔦屋書店合作無間的建築師宮原新負責改建建築物,才決定打造一堵書牆,讓原本近十萬本長久藏在倉儲裏的書籍都展示人前,目的與其說是方便人們尋找書籍,不如說是為了讓書的魅力充分地展現。「書籍是人們的快樂來源之一,我們希望將之視覺化。」宮原新接受訪問時說明了這一設計的單純動機。

巨大的書牆極為矚目,而公營設施交由私營企業來管理的計劃也極富話題性,令日本國內及海外人士開始注意到這個位於佐賀縣鄉下地區的小城。武雄市圖書館於2013年4月1日重新開幕,一年多後,便錄得了一百萬的到訪人次,相較重整之前,一下子上升了3.6倍,當中包括了當地居民及來自全國與海外的旅客,對於一個僅有五萬居民的小城市來說,是頗驚人的數字。

圖書館的使命

人們在武雄市圖書館裏安靜地閱讀。攝:林琪香
人們在武雄市圖書館裏安靜地閱讀。攝:林琪香

除了書牆的建造、二樓走道的翻新,以及為迎接Starbucks的進駐,於一樓作適度的陳設改裝外,宮原新幾乎沒有再為武雄市圖書館的建築作任何大型的改動。建築物的結構依然如前,佐藤總合計劃建立的閱讀空間仍然存在,只是被書櫃隔開了,通往閱讀空間的玻璃門長期掩起來,推門進內便能與外隔絕,封閉是封閉了點,但正好適合埋首書本時愛孤獨自處的人們,不用被咖啡廳及往來的行人的繁音及騷擾。

圖書館外觀也沿用着2000年時的設計,採光良好的低矮木造建築,與原本作為蘭學館(蘭學指江戶時代日本自荷蘭習得的醫學及學術等知識,蘭學館中原展出了與該段歷史相關的物品及文獻,作者按)的石造建築相連,從遠處逐步走近,背後山巒連綿,蘭學館顯眼,木建築卻一直融在山下,是一幢自信傲立卻也謙卑於自然的美麗建築物。

說到這裏不免疑惑,武雄市圖書館的建築物本來就極為舒適,且才落成十多年,何以需要花費7.5億重整(其中4.5億由武雄市支付)?這也是圖書館重建至今,市民及媒體仍然議論紛紛的其中一個爭論點。

官營的場所,不論是政府大樓或是圖書館,都必須成為公共場所,即使沒有特別目的,市民仍樂意前往。

「現在的公共圖書館,實際上只是官營圖書館而已,一點也不『公共』,因為是官營的,所以一點都不有趣。」樋渡啓祐在一次跟社區設計師山崎亮的對談中說。官營與公共的差異在於,前者是依着官方的標準建立與營運,而後者則是以面向公眾為最先考慮。樋渡啓祐認為,官營的場所,不論是政府大樓或是圖書館,都必須成為公共場所,即使沒有特別目的,市民仍樂意前往,自自然然在那裏聚集。

武雄市圖書館就是抱着這個使命以新姿態重生,以往前往圖書館的都是借用書籍,又或使用閱讀空間的市民,如今則成為了他們日常蹓躂的地方。放棄傳統的書櫃呆板的放置方式,在二樓沿着走道設置居高臨下的閱讀空間,都是將圖書館化為更開放、更活潑的空間的方法。

樋渡啓祐還將另一個期望託在武雄市圖書館之上:「希望透過圖書館的改建,能夠令市民再次為自己居住的城市感到自豪。」若圖書館全面翻新,外觀改頭換面,只會拔走市民花了長時間與城市織出的連繫。他相信只有完整保留建築物,賦予它新的價值,令外人對市民熟悉的環境趨之若鶩,才是讓市民感自豪的原點。

(標題為編者所擬,原題為《來圖書館喝咖啡:武雄市圖書館》)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