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 風物 閱後即焚

21 撲克臉

「Poker face……poker face!」我心裏暗叫,卻控制不了臉上肌肉,整個人愣在那裏。


[閱後即焚] 港產類型小說系列,閱後切記即焚。

讀書時有陣子很沉迷玩啤牌,可是,任何有賭博成份的玩意,在學校裏都是禁止的。唯一例外是橋牌,其實也不算例外,因為它的確沒有任何錢銀賭博成份,全是以技術和算牌能力取勝。每逢星期五放學,校方都會找來一名什麼橋牌協會的人指導我們。我還記得第一次上課,他跟我們說:「玩橋牌,你們第一個要學會的,就是 Poker face。」

Poker face,可不只是 Lady Gaga 唱的一首曲子。那是打牌時遇上什麼危機,你的臉都不動如山,讓人看不出你是歡喜還是容怕的技倆。Poker face,導師啊,我真希望你現在就在我身旁,教導我這張撲克臉。

辦公室裏,CY 保持微笑。我不懂反應。

「Poker face……poker face!」我心裏暗叫,卻控制不了臉上肌肉,整個人愣在那裏。我明知再這樣耗下去,CY 會把桌上的整份資料都看到,卻始終拉不動自己。

「何主任?」

終於,CY 見不對:「你還好吧?」

把我拉回狀況的是 CY 自己的聲音。我恍如一個聽到導演喊:「Cut!」的演員,從混沌中回到狀態。「我──」我的喉嚨乾啞,咳嗽一下,沒事:「不好意思,你說什麼?」

他說:「我只是在問,我有點事情要跟你商量,現在會阻礙到你嗎?」

Poker face,可不只是 Lady Gaga 唱的一首曲子。那是打牌時遇上什麼危機,你的臉都不動如山,讓人看不出你是歡喜還是容怕的技倆。

我忙搖頭:「不,當然不會。」

我借機整理桌上的文件,全都放進桌下的抽屜裏。

CY 瞄一眼:「這麼多文件,你似乎很繁忙呢。」

「啊,都是前陣子青山道那地盤的文件印本,有點亂!」

我以笑掩飾,思索下一步該做的事:他看見了嗎?幸好這幾張文件都只是文字,沒照片,可是,細膩如他可會留意到文件上印着了他的名字,詳列他從出世到現在,以及30年後將會發生的一切事情嗎?

他坐了下來,我無從判斷。

「何主任來這兩星期了,習慣嗎?」

我(假)笑道:「還不錯,暫時還不算是忙,都應乎得來。」我一頓,又說:「有心。」

CY 依舊微笑,看不清他想法:「那麼,何主任在來我們這裏之前,都是幹什麼的啊?」

我思索半秒,想蘇珊她們在我出現之前,一定有跟測量行的人說過,唯獨是我不知道。CY 現在再問,要不真忘記了,要不,他在試驗我。

細膩如他可會留意到文件上印着了他的名字,詳列他從出世到現在,以及30年後將會發生的一切事情嗎?

「噢,都是一樣工作。」我順水推舟:「我之前也在國外一家測量行裏當管理職位,大同小異,你知道這一行嘛,哪個地方都是一樣的。後來他們說這裏需要有經驗的伙伴合作,我便來了。」我什麼都不知道,說了等於沒說。

他點頭,問:「可你看起來比我還年輕啊?」

我厚着臉皮轉彎:「樣子而已。謝謝,可年齡也是男人的秘密啊──」他沒有遲緩:「──那,你跟蘇珊很熟嗎?」

我裝出驚奇的樣子:「噢,也是老朋友了,認識好多年了。」

我背脊滲汗,這完全不對勁。

這人到底想怎樣?

CY 看着我,臉色稍微寬容了一點:「謝謝你,何主任。我剛剛說的其實都只是開場白,事實上,我這次找你,是有一件小事情想拜託你。不,與其這樣說,倒不如是一個小邀請,不知道你會否有興趣。」

「那是什麼?」我順着他的笑容,嘗試裝出一個友善誠懇的樣子。心臟急跳得快要爆炸了。

毫無先兆的,他卻忽然板起了臉:「這件事情,我希望你在這階段先保秘,別對任何人說,包括公司裏的工作伙伴。」我點頭:「那當然。到底是──」

他說:「──有一個很重要的會議。我想請你跟我一起回一趟大陸。」

小說連載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