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德國製造」受創 國民如何舔傷口

大眾尾氣醜聞觸及到現代德國的所有驕傲、自信以及核心能力——清潔能源。


大眾集團前總裁文德恩(Martin Winterkorn)。攝 : Alexander Koerner/GETTY
大眾集團前總裁文德恩(Martin Winterkorn)。攝 : Alexander Koerner/GETTY

Ich halte zu Volkswagen, egal was passiert.(不管發生什麼事,我都心屬大眾。)

上述宣言是一個德文Facebook群組的名稱。這個群組由德國大眾員工以及大眾粉絲成立,鼎力支持身陷「柴油門」醜聞的大眾集團。誕生短短一周,已經吸引了兩萬六千多人加入。成員們曬出自己愛車的照片,或者組織加油行動,比如印製帶有大眾Logo的襯衫或者車貼。成員之一魏格娜(Bianca Wegner)這樣告訴《沃爾夫斯堡彙報》(WAZ):「雖然這件事的後果可能會相當嚴重,但我們現在需要的是鼓舞士氣。」她自己的臉書標籤就是「大眾的驕傲成員」。

很多人在群裏上傳了美國大卡車的照片,這些卡車排放出黑色廢氣,雲山霧罩。意思很明顯:美國有什麼資格說咱們污染環境。美國人要對大眾施以天文數字般的罰款,這讓許多大眾支持者義憤填膺。當然要追究欺詐行為的主要責任人,但是整個集團以及勤勞員工為何也要跟着承擔責任?——這是組群中得到最多點贊的觀點。

柴油門

美國國家環境保護機構在2015年9月18日發佈的檢測報告中稱,大眾集團在美國銷售的柴油汽車中使用了作弊軟件。這款軟件能夠識別汽車是否處於檢測狀態,如果發現在接受檢測,軟件會啟動全部排放控制系統,使尾氣排放達標;在日常行使狀態下,尾氣排放系統則不會開啟。這一行為違反了美國《清潔空氣法案》。環保機構要求大眾召回近五十萬輛涉嫌違規的柴油車。大眾或將面臨高達一百八十億美元的罰款。大眾集團於9月20日首次承認操控了尾氣排放檢測。韓國、意大利等國隨後宣布對在當地出售的大眾柴油車重新進行檢測。9月23日,大眾集團總裁文德恩(Martin Winterkorn)因「柴油門」辭職。

在德國人眼中,美國人都是經濟環保方面的魔鬼,他們搖擺不定的能源政策正在破壞地球,他們用可惡的基因摧殘口糧,他們消耗大量的資源。大眾,作為德國精神象徵的旗艦企業,本應當給美國佬們好好上一課:來吧,瞧瞧我們是怎麼製造環保汽車的。結果卻因為尾氣排放值造假,被美國佬抓個正着。更為諷刺的是,不只是大眾,西門子和德意志銀行這些大公司都因為違法行為在美國栽了跟頭。

大眾可謂德國的「國民汽車」,如今這種尷尬的情形令德國民眾不得不對「德國製造」的自信產生質疑甚至批評,「柴油門」醜聞的影響也在德國本土漸次呈現。

位於紐倫堡的市場調研公司Puls專門發現:41%的受訪者聲稱自己對大眾品牌的信賴受到「持續性損害」,年長者相較年輕人更為憤慨。11%的受訪者表示自己再也不會買大眾的車。三分之二受訪者相信,還有別的汽車製造商在尾氣排放數據上耍花招。民意調查機構YouGov的數據同樣顯示,大眾品牌的客戶評價直線跌落,品牌指數從40分降到9分。

下薩克森州的薩爾茨吉特有一座大眾集團的發動機工廠。它是世界最大的發動機生產車間之一,大概7000名員工每天產生出7100台汽油和柴油發動機。如今,這裏第一次出現產量下降的情況。距此20公里之外的布倫瑞克市,大眾集團旗下的金融服務公司宣布,到今年年底都不再招募新丁。《經理雜誌》(Manager Magazin)報道稱:十來名高級技術員和經理已經處於休假狀態,他們或者參與了造假軟件的操控,或者早就知道這件事。

大眾集團已經在9月29日宣布召回五百萬輛汽車,受波及的客戶將會接到信件通知,他們的柴油發動機是否需要返工。大眾把這次召回行為稱為「服務措施」。但大眾經銷商和車主一直被深深的無奈感籠罩。在北德的石荷州,經銷商約德(Christian Jordt)接受《石荷報》(SHZ)訪問時說,「我和同事們都以大眾為傲,操控作弊從來就不是我們的作風。」後,他和六十名員工就一直處於極度壓抑之中,因為一個世界汽車的典範現在卻搖擺不穩了。地區分銷商弗蘭克也承認,自己聽到這件事時,震驚得說不出話來。但他也表露出一絲期許:「我覺得,只要我們更換髮動機軟件,就可以把這件事了結了。」

在胡蘇姆市的幾家大眾經銷店內,每天來問詢事態發展的車主絡繹不絕,經銷店主只能告訴他們:「我們同樣一無所知,現在能做的只有等待。總之您目前也沒有什麼損失,車還是可跟平常一樣行駛。」經銷商林克(Ralph Linke)也安撫車主說:「到目前為止,歐洲客戶還不必擔心,尾氣排放量超標的問題只出現在美國,歐洲的大眾車都是安全的,大眾公司也是這樣向我們保證的。」但在接受當地《霍恩洛荷日報》(Hohenloher Tagblatt)的採訪時,他還是表達出一些憂慮:「我做夢都沒想到,大眾會出現這樣的醜聞。如果人們都不再信任大眾柴油車,而轉向別的品牌,這當然是一個重大損害,好在到目前為止,我們還沒發現這種趨勢。」

也有一些經銷商感到高興,因為召回行動至少表達了大眾集團的態度。奧汀市的經銷商沙夫(Thomas Schaaf)告訴《石荷報》說:「我們現在平靜許多。目前還沒有新車訂購取消的情況出現,因為新車不管怎麼說都是符合歐六排放標準的,所以不會受尾氣醜聞的影響。」

一排排新的大眾汽車在埃姆登擺放在大眾汽車廠。攝 : Ingo Wagner/dpa via AP
一排排新的大眾汽車在埃姆登擺放在大眾汽車廠。攝 : Ingo Wagner/dpa via AP

作為德國工業代表的大眾陷入醜聞漩渦,德國工業的形象又當如何?《星》(Sterne)雜誌的調查證明,一半德國人都擔心大眾尾氣醜聞會給整個德國工業和「德國製造」的招牌抹黑。另一家德國工業巨頭——拜爾製藥的董事長德克雅斯(Marjin Dekkers)同樣認為,大眾醜聞損害的是德國整體形象。他告訴《經濟周刊》(WiWo)的記者說,作為董事長,你需要給下屬設定一個目標,這個目標可以雄心勃勃,但不能過於激進,因為當董事長過於追求實現某個目標,有些員工可能無法抗拒誘惑,使用灰色手段。這番話顯然是針對已經辭職的大眾總裁文德恩。文德恩一直致力於讓大眾成為全球銷量最高的汽車品牌,但是在美國市場上,大眾不是豐田的對手。

大眾尾氣醜聞觸及到現代德國的所有驕傲、自信以及核心能力——清潔能源。當別人用平板電腦或者智慧手機來革新通訊技術,或是通過軟件來掌控數據狂潮時,德國人用低尾氣排放量的汽車、風力發電機和保溫材料來拯救世界。現在,大眾的欺詐行為吹散這些幻象,只剩一縷青煙。在德國,環保意識和可持續發展是普遍標準,而尾氣醜聞則是對這個標準的嘲弄,因此也可能成為一種集體的恥辱。

德國政論雜誌《西塞羅》的評論員格勞(Alexander Grau)尖刻地指出,此番尾氣醜聞不僅赤裸裸地揭開了大眾作為半國有、性急自大的家族企業的所有缺點,而且是對德國精神的沉重一擊。但從另一方面看,這件事似乎也有積極影響:德國人將放下道德優越感,學會更加輕鬆地審視自己。德國人必須認識到,他們的嚴謹、守時、環保從來都沒有成為世界榜樣。這種認識反而會使德國人更加謙遜,也可以從美國人那裏學習反腐敗、環境保護以及消費者保護。

和格勞相反,德國汽車工業聯合會主席威斯曼(Matthias Wissmann)是樂觀和自信的代表。他在接受《經濟周刊》採訪時說,通過操控特別的發動機軟件來降低尾氣排放值,這件事只有大眾在做,其他汽車製造商都是清白的。他說,尾氣醜聞會嚴重損害大眾的聲譽,但是,「德國製造」的標籤依舊閃閃發光。最後,他頗為自負地表示,其實,在醜聞披露後,歐洲鄰國的幸災樂禍者要比美國多得多,說到底,還是因為他們嫉妒德國工業產品在出口上的偉大成就。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