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新安保法案

張望:安倍政治學與中美日大棋局

日本本次新安保法案所折射出的深層意義,必須在中國崛起和「美主日從」的同盟結構下來加以理解。


2015年9月19日,東京,反對安保法的市民得悉議案獲通過後舉起標語及高呼口號,表達不滿。
攝:Issei Kato/REUTERS
2015年9月19日,東京,反對安保法的市民得悉議案獲通過後舉起標語及高呼口號,表達不滿。 攝:Issei Kato/REUTERS

2015年9月19日凌晨,在日本國會外民眾的激烈反對聲中,由執政自民黨控制的參議院表決通過安倍政權提交的《和平安全法制整備法案》和《國際和平支援法》。至此,戰後日本安全政策的重大轉折宣告完成,安倍政治學的戰略目標進入了一個新階段。

所謂「安倍政治學」,其特色可概括為:以「安倍經濟學」為手段抬高內閣支持率,進而實現修憲和日本軍事正常國家化的戰略目標。安倍從其自身2007年的政治災難中總結出,政權運營表面不可過分強調修憲,否則無法抓住日本選民的選票。改善日本經濟,並通過改善經濟來提高內閣支持率,以迂迴手段向修憲目標邁進,成為2012年安倍上台後一貫的執政戰略。

作為國內政治的中國威脅

「安倍政治學」在日本國內的最大對手,是和平主義思潮。在本次反安保運動中,日本的和平主義者認為,日本擁有舉世無雙的和平憲法,並且在戰後70年在世界各地建立了「中立和平國家」的美譽。目前日本所面對的安全問題完全可以在現行和平憲法的框架下,以「個別自衛權」的方式來應對。在小泉內閣時代負責防衛問題和2003年伊拉克派遣失誤的內閣官房副長官助理柳澤協二是這一派的代表人物。在8月出版的《周刊Economist》雜誌上,柳澤撰文呼籲,日本應該避免把有限的財力物力投入發展軍事,在世界各地跟隨美國製造敵人,而是應注重通過和平的國際協調方式,有效利用聯合國機制和非政府組織來解決目前的安全問題。

然而,這股和平力量最終仍然無法制約安倍的政治突破,原因為何?9月3日,中國在北京隆重舉行紀念抗日戰爭70週年紀念閱兵,展示了大量海陸空各類新式武器,引起日本警惕。從中國國內政治的層面來看,習近平今次閱兵存有強烈的國內政治動因。過去,前任胡錦濤由於未能在上任同時掌握軍權,令其後黨內改革政令不暢,無法服眾。當前,習近平所遇到的中國國內政經矛盾極為嚴峻,改革的迫切性極強,急需得到全黨積極配合。因此,透過首次在抗戰紀念日閱兵,習意圖顯示他已完全掌控槍桿子,連敢於損害軍方利益的裁軍30萬都可以推出,震撼黨內對他的政令視為兒戲的勢力。同時,展示二砲能夠攻擊美國航母的東風21D 和東風26飛彈和打擊美國本土目標的東風5B和東風31A洲際導彈,向中國國內展示對美的強硬姿態,也為習近平即將展開的訪美之行提供自由施展外交的空間,免除在中國國內被批評為對外軟弱的後顧之憂。

然而,中國的這一複雜舉動在日本國內發生了非故意後果(unintended consequences),被解讀為中國意圖對外大肆擴張。進入8月,安保法案開始提交日本參議院審理。審議期間,有自民黨議員不斷拿中國在東海開發油田和南海造島問題說事,煽動中國威脅論。在日本國內輿論的意識中,中國紀念二戰勝利強調抗日,而不是非軍事性質的和解,連一些日本國內反對安倍法案的自由派也難以接受。中國的閱兵大大加強了日本國內那種中國正在大肆擴張的認知,配合之前中國在南海的填海造島,令日本國內對中國的恐懼蓋過了對安倍的恐懼。安倍的內閣支持目前仍然處於相對高的水準(NHK在9月14日公布的民調顯示安倍支持率達到43%,反而上升了6個百分點),其中固然有對其經濟政策的期待和對之前民主黨政權執政混亂的恐懼,但日本國內中國威脅論的上升,不可不說是本次安保的輔助推動力。

日本走上對美從屬不歸路

中國國內輿論看待本次日本新安保法案的確立,往往注重日本今後得以海外派兵,乃至談到軍國主義復活的可能性,潛意識中將當前日本和1930年代日本相提並論。然而,日本的現實是,「對美從屬」仍是目前日本政治精英層的心理共識,日本安全問題不可能脫離美日同盟的脈絡來理解。早稻田大學政治經濟學院畢業、現為京都精華大學講師的白井聰2013年在其新著《永續敗戰論》(太田出版,2013)一書中指出,日本無法承認歷史錯誤的根源,在於日本在感情上一廂情願地對美國存在依賴幻想,不願意告別戰後「對美從屬體制」,以為只要對美關係搞好就可以逃避對亞洲近鄰國家的戰爭責任,因此令日本永遠處在敗戰狀態。而美國則狡猾地順水推舟,有技巧地利用日本人這種崇拜歐美,輕視亞洲的種族主義(racism)心理,在亞洲成功建立了反共前沿堡壘。

今年5月,安倍訪美後不久,美國《星條旗報》(Star and Stripes)即報導,雖然日本國會尚未通過相關安全法案,美國國防部在制定2016年國防計劃時已將日本自衛隊能夠行使集體自衛權作為其預算制定的前提。無獨有偶,今年8月12日,日本沖繩發生美軍特種作戰直升機失事事故。據日本共產黨籍國會議員井上哲士追查,該MH-60運輸直升機屬有「黑夜潛行者」(Night Stalkers)之稱的美國陸軍160特種作戰航空團。可堪玩味的是,機上還載有兩名資深的陸上自衛隊中央快速反應集團特殊作戰群的特戰隊員。日本國內媒體最近也頻頻發現,日本自衛隊早在2014年就在美軍的指導下在加州實施沙漠反恐訓練,為未來自衛隊部署中東作準備。

由此可見,如今的日本軍事力量,早已融入美國軍事體系,被美國軍方視為防範中國和全球反恐的重要組成部分。日本本次新安保法案所折射出的深層意義,必須在中國崛起和「美主日從」的同盟結構下來加以理解。

(張望,日本早稻田大學地域研究機構現代中國研究所副教授)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