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

柯士甸日常,從攝影記者到高鐵地盤工


攝: 阿宗/ 端傳媒
攝: 阿宗/ 端傳媒

汗水直流,皮膚灼熱發燙,太陽把人曬得暈昡。西九高鐵地盤的工人都趁空檔在陰涼處喝口涼水,小睡片刻。唯獨阿宗仍然拿著相機到處拍照,把港深廣高鐵西九總站的日常都仔細紀錄。始終放不下相機,因為他曾經是一名攝影記者。

五年前畢業於觀塘職業訓練學校,阿宗主修攝影。讀書時他以正被清拆工廠區為主題,把沙田、大埔、長沙灣的工廈都拍下,做了一系列圖輯。畢業後他投身攝記行列,曾在《成報》、《新報》、《星島日報》擔任攝影記者。最深印象是2012年採訪候任特首梁振英的僭建醜聞。

攝: 阿宗/ 端傳媒
攝: 阿宗/ 端傳媒
攝: 阿宗/ 端傳媒
攝: 阿宗/ 端傳媒

2012年6月,梁振英被《明報》踢爆出大宅有僭建物,阿宗與行家們由下午起在梁宅外守候,沒料到梁振英傍晚在大宅外親自回應事件。前線記者工作需然辛苦,但卻有機會見證重要新聞場面,阿宗認為那份滿足感,最難得。

阿宗憶述他任報章攝記時,曾經採訪一名有讀寫障礙的學生。「那是每年都會採訪的中學會考放榜日。看到受訪學生靠儀器幫助下,逐字逐句輸入電腦回答問題,很佩服。採訪完我也反思自己做得夠好嗎?夠努力嗎?」2014年,阿宗原本加入了《香港晨報》做攝影記者,但報章胎死腹中,阿宗頓失工作。

攝: 阿宗/ 端傳媒
攝: 阿宗/ 端傳媒
攝: 阿宗/ 端傳媒
攝: 阿宗/ 端傳媒

失業兩個多月後雖然重投攝記,但滿足感和前線經驗始終不能果腹。去年10月,阿宗為了生計,毅然轉行,他不諱言:「做Photog (攝影記者)好難儲錢。」於是他放下相機再讀職訓,投身建造業。

直至現在,新入職的攝記月薪大約一萬元。阿宗現職地盤模板工人,工作是砌好木板模件,讓工人倒進混凝土,興建地盤的石屎建築物。根據建造業總工會去年10月公布資料,模板工人是全港最短缺的工種,日薪約1750元。以每月開工21日計算,月薪大約3.6萬元。

攝: 阿宗/ 端傳媒
攝: 阿宗/ 端傳媒
攝: 阿宗/ 端傳媒
攝: 阿宗/ 端傳媒

今年27歲的阿宗坦言:「希望做夠三至四年,儲夠錢先。」他笑說,攝記和地盤工相比不算辛苦。西九地盤有不少地底工程,他形容地底空氣混濁,即使有抽風機仍然非常翳焗。他說:「工作一會便要返回地面休息,呼吸一下新鮮空氣。」

轉行一年,阿宗有沒有後悔?「我問過攝記行家們,他們建議我繼續做地盤工,太辛苦才考慮轉回攝記。」他答。但要完全放棄攝影,甘心嗎?

「其實如果有機會,都想做返影相。」他笑説。

攝: 阿宗/ 端傳媒
攝: 阿宗/ 端傳媒
影像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