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時間 風物

為自閉者正名運動

為自閉者正名,是一場神經多元化運動。


NeuroTribes: The Legacy of Autism and the Future of Neurodiversity

出版社:Avery (紐約)
出版時間:2015年8月
作者:Steve Silberman

文/端生活文化組

自閉只是做人的另一種方式。

從我們進入幼稚園,就被大人教導要跟小朋友玩,見人要主動說話才是有禮貌。初入社會,面試 tips 提點我們要表現得外向、開朗,好像各行各業都需要社交型人格。人類是社群動物,與人交往固然重要,但果真時時處處都需要如此嗎?

社交是疲累而消磨人的。應酬時違逆自己本心更是一種常態。從自閉者的標準看,所謂「正常人」或更喜歡淺層關係的人,他們的頭腦容易分心,太執迷於交際,對細節缺乏關注。這本書的作者 Steve Silberman 深入自閉者極其周圍人的世界。他發現那是一個個孤獨卻深邃、豐富的世界。因為較少被外界干擾,自閉者往往更專注。Silberman 還回顧了有關自閉研究的歷史。其中兩位重要的研究者,Hans Asperger 和Leo Kanner 為自閉研究奠定了最初的基礎。過去百年學者在這一領域的探究都在這二位的研究基礎上。

1930﹣1940年代,Asperger 在維也納工作,為他的患者們爭取必不可少的教育支持和社會寬容。另一邊廂,在美國從事自閉症研究的 Kanner,卻將病人視為功能障礙和紊亂。他試圖尋找治療方法,促使自閉者變得「正常」。這些治療從切除前腦葉白質開始,後來發展到電擊療法和藥物處方。

而經過數十年研究和經驗,Asperger 對自閉症的設想模型被證實是更準確的。自閉者不需要「被治癒」。自閉者對事實的記憶力非常驚人,具有語言智商不易體現的聰明;他們能夠長期對任務集中注意力,具有很強的觀察力,對探查瑕疵極敏銳。這些天賦被掩蓋,僅僅因為他們不善或不願與人交際。

作者 Silberman 是《連线》(Wired)和其他重要雜誌的調查記者,在科學和文化事務領域有二十多年經驗。2001年,他的專題報導《极客症候群》(The Geek Syndrome)在《連線》上發表引起強烈社會共鳴。這篇關於矽谷自閉癥的專題,是主流媒體第一篇討論自閉與技術的奇特關係。文章強調了自閉是一種權利,以及神經多元對社會的推動力。十多年後,它仍有力提醒人們:自閉與認知天賦並存。

對自閉症的態度,關乎社會公正。為自閉者正名,是一場神經多元化運動。

讀書時間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