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 風物 閱後即焚

12 命運的摔倒

如果我們回到了1980年代的香港,我們唯一能夠做的事情,你知道會是什麼吧──阻止這一切。阻止「中英聯合聲明」的簽署。阻止香港回歸。


[閱後即焚] 港產類型小說系列,閱後切記即焚。

這果然跟北京有關。沈女士那深長笑容,我一看就知道。

「切實說,跟香港有關。」

沈女士再沏茶,逐一倒進小杯:「1982年9月24日,我在寶靈街一家電器鋪的玻璃櫥窗外看到戴卓爾夫人訪京的新聞報導。戴卓爾夫人跟鄧小平討論香港前途問題後,居然在人民大會堂外摔倒了,箇中原因眾說紛紜。有人說那是因為『鐵娘子』輕敵,沒料到鄧小平態度如此強硬,離開時一直思考下一步對策才踏空。又有野史說,那是因為中英雙方開會期間,鄧小平忽然『骨吐』一聲往痰盂啐了口濃痰,這種文化巨差嚇得連見慣風浪的『鐵娘子』腳軟,離開時回光反照──然而,我知道,這兩個都不是真正原因。」

沈女士舉杯:「真正原因,是我們。」一飲而盡。

「戴卓爾摔倒是一種啟示,就像扭開煤氣爐般,某個事件因此而燃着了。命運要戴卓爾摔倒,要我回到1982年,再次親眼目睹戴卓爾摔倒,就是要提醒我香港即將面對的命運,以及我們該要做的事。」

1982至84年,中英雙方都就香港的前途問題進行多方談判,從開始的秘密磋商階段,到後來英國派使來華,雙方從互不咬弦到漸漸達成讓步協議,終在1984年9月26日,雙方在人民大會堂簽下了《中英聯合聲明》。按聲明,中國政府將會在1997年7月1號正式接管香港。

「之後的事,我想也不用再說了……」

之後的事我當然知道。

《中英聯知聲明》後五年,我出生了。我還記得當我還唸幼稚園的時候,某天下課回來看到新聞上直播着某個選舉,一個叫做董建華的人,與另外兩名陪跑的候選人,在電視螢光幕上畫着「正」字。我還記得,我是因為董建華才學會如何寫「正」字的,莫論這是否一件「正『字』不正確」的事情。

時空一轉,我記得我升讀小學,當時的同學昨天跟你玩得熟絡,明天就會消失不見。我當時還以為這些同學都換班了,後來我才知道,那是移民。

時空再轉,1997年7月1號,我記得當輔警的一個姨丈,還笑說他要如何在在零時零分更換徽章。我記得那天狂風暴雨,爸媽和我很早就回家看電視了。

我是因為董建華才學會如何寫「正」字的,莫論這是否一件「正『字』不正確」的事情。

我記得電視上的彭定康被淋得渾身濕透。我記得彭定康很喜歡吃蛋撻,還有兩隻狗,一隻叫「威士忌」,一隻叫「蘇打」。我記得那個晚上廣場上吹奏的曲子,是我在小學畢業典禮時唱的《驪歌》。我記得彭定康的女兒上船前哭了。

我記得取而代之是一群穿西裝的中國人。我記得紅色的五星旗升起。然後學校裏的音樂會教會了我們唱國歌。我記得我開始長大,我對身邊發生的事情有更清楚的記憶。我記得「香港好,國家好。國家好,香港更好。」我記得新建的會展好像一隻飛曱甴。我記得八萬五、亞洲金融風暴、負資產。我記得我在初中的經公課裏學會了金融風暴的英語。Economic turmoil。

接着的記憶愈來愈清晰。我記得數碼港。23條。沙士。1:99。掃把頭。腳痛。曾蔭權。買車。《無間道》。西九。連任。紅酒。郵輪。區議會選舉。特首選舉。狼。豬。水底酒庫。吊腎車。反國教。雨傘革命……

沈女士說下去:「我記得我老公是在1998年8月2日,從我們新買的房子跳了下去,頭部撞撃平台花槽而死,沒留下遺書,留下了我。」

她非常冷靜,像在說與自己沒關的事情。

「而我們回到這裏,現在,我們都有機會再選一遍。這就是我們來這的目的。這是時間旅行的意義。如果我們今天是穿越回到二次世界大戰的歐洲,我們的歷史任務就是刺殺希特拉和東條英機。如果我回到了1963年的美國德州,我們的歷史任務就是阻止甘迺迪總統被刺殺。那麼,如果我們回到了1980年代的香港,我們唯一能夠做的事情,你知道會是什麼吧──阻止這一切。阻止『中英聯合聲明』的簽署。阻止香港回歸。」

我說不出聲,只感到陽光昏眩。

我萬沒料到,故事劇情居然會如此一扭。我居然糊里糊塗走進了某個時空轉移本土派的陣營基地裏。看着沈女士,我想起香港一位陳姓教授。

我的腦袋還沒想到任何片語,身邊老爸已發聲。

「抱歉。」

他表情尷尬:「我聽不太懂,請問什麼是《中英聯合聲明》啊?」

沈女士皺眉,銳利瞪着老爸。

「啊,不好意思。」我搔搔頭:「我忘記說,他是我爸爸,不來自2015。他就是活在這個年代的人。」接着,沈女士的臉瞬間變了。她從疑惑轉到驚訝,再轉到憤怒。她霍地站起,功夫茶灑落滿地。

她指着老爸大叫:「快!抓着他!」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