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今評

項暘:澳門賭業縮水 產業結構調整良機

此次波動凸顯了單一行業獨大對於經濟的影響,用事實強調了多年存在的問題,督促政府推出政策以調整結構。


項暘:澳門博彩業本是澳門收入的主要來源,約佔GDP的60%
攝 : Chris McGrath/GETTY
項暘:澳門博彩業本是澳門收入的主要來源,約佔GDP的60% 攝 : Chris McGrath/GETTY

澳門上半年經濟實體收縮25.4%,服務出口下跌是經濟收縮的主要原因。各類出口服務業中,博彩服務出口同比減少40.1%,成為最重要的原因。

澳門博彩業本是澳門收入的主要來源,約佔GDP的60%,其中貴賓廳又是收入的主體,約佔賭業全部收入的三分之二。自2014年以來,澳門各賭場的貴賓廳相繼關閉,直接導致博彩總收入的大幅下跌。

澳門特區政府收入的近80%來自博彩業,該行業收入縮水會直接影響政府收入。目前,政府在保障福利的基礎上,政府已經計劃縮減開支。可以推測,如果博彩收入繼續下滑,若繼續保障福利,政府有可能修改對賭場的稅收政策。因此博彩業在未來五年的表現對澳門政府是否更改稅收政策至關重要。

拉斯維加斯不斷發展附屬產業

未來五年及其後也是澳門進行產業結構調整、擺脫倚重博彩業的重要契機。澳門可以憑藉拉斯維加斯十分之一的土地,曾獲得五倍於世界賭城的收入,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博彩業佔據澳門整個產業結構的絕對主導地位。這種一業獨大的結構使得澳門經濟比較脆弱。與澳門相比,拉斯維加斯賭城自1946年開始建立以來,不斷利用賭場的吸引力發展附屬產業,逐漸形成以博彩業為主,同時輔以多種相關產業的結構。目前,博彩收入僅佔拉斯維加斯全部收入的42%。博彩業以外,旅遊、餐飲等行業對GDP貢獻率高於澳門。

因此澳門需要調整目前的產業結構。博彩業收入下降正是調整結構的良好時機。特別是2020年,澳門現有六家持牌賭場的牌照將開始陸續到期。澳門特區政府或可調整發牌政策,引導博彩業更好發展,調整產業結構。

此外,此次同樣調整博彩業吸納過多就業人數的機會。在澳門,有60000人直接受僱於博彩業,30000人間接受僱於博彩業,總共逾10萬人。澳門總人口55萬人,也就是說,五人之中就有一人受僱於博彩業。這種就業結構使得過多的就業人口會受單一行業的影響。特區政府如果能利用此次機會,出台引導政策,或可有效將博彩業就業人口引流至其他輔助行業。

此次經濟收縮並非意味着澳門經濟出現危機。這是外部需求的降低在收入上的自然反應與波動。但此次波動確實也凸顯了單一行業獨大對於經濟的影響,用事實強調了多年存在的問題,督促政府推出政策以調整結構。

調整結構並非改變博彩業的支柱地位,而是適當適時地將博彩業的份額降低至合理比例。除了調整佔比,調整結構還包括拓展新的市場。澳門將自身定位為「東方的拉斯維加斯」是謙遜務實的策略,因此可繼續致力於拓展東南亞市場,增加市場份額的豐富性,促進博彩業產業集群的健康發展。

(項暘,資深公共政策研究員)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