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聯網審查 大陸 防火牆

中國嚴控「內聯網」 欲治罪翻牆業者

商業化、開源翻牆軟體發展迅速,官方打壓政策很難真正遏制市場需求


示威者在德國漢諾威(Hanover)的CeBIT技術博覽會開幕前參加一個反對中國侵犯網絡人權的集會。攝 : Fabian Bimmer/REUTERS

8月25日,中國使用廣泛的翻牆軟體(中國網民用來打破國家防火牆訪問被封禁的網站)GoAgent的作者清空了在程式員廣受歡迎的開源社區GitHub的主頁。作者留下了一句話:「Everything that has a beginning has an end - GoAgent」(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

而在5天前,網傳知名開源翻牆項目Shadowsocks(影梭)的作者被喝茶(警方約談),隨後項目作者將源代碼及項目檔從Github刪除。由於開源翻牆項目Shadowsocks在業界影響很廣, 在中外IT人聚集的社區如GitHub、HackerNews和Google Code等引起極大的反響,同行惺惺相惜,或鳴謝或建議,不一而足。

除了GoAgent和Shadowsocks,最近一段時間以來,關閉服務的中文翻牆項目還包括翻牆路由器、曲徑、紅杏。

IT業者被迫聲明終止翻牆服務

8月18日,翻牆服務提供商「紅杏」通過推特(Twitter)發佈公告稱,「8月18日20:40起,伺服器出現大規模故障。現暫停新用戶註冊和支付,恢復時間請關注本公告。」7月29日,翻牆服務提供商「曲徑」在其官方網站發表聲明,表示「為了維護國家互聯網法律和政策」,已於7月28日關停曲徑名下的互聯網服務,並不再提供類似的服務。今年1月18日,手機安卓平台著名應用「翻牆路由器( fqrouter)」也在推特上宣佈正式停止服務。

在這些停止服務或維護的翻牆服務提供商或翻牆軟體作者中,Shadowsocks的維護者 @clowwindy 披露了項目中止的原因:

前兩天,員警來找我,要我停止這方面的工作。今天,他要求我從GitHub上刪除所有的代碼。我別無選擇,只能服從。 我希望有一天我會住在一個國家,我有自由寫任何我喜歡且不用擔心的代碼。 我相信你們會做出偉大的作品與網路擴展。 乾杯!

據知情者透露,這些翻牆服務提供商或翻牆軟體作者作出停止服務或維護決定,都與主動或被動感受到來自當局的壓力有關。影梭作者被警方約談後,中國最大的程式員社區之一v2ex隨即關閉了「影梭」節點,可以視作是壓力存在的一個佐證。

去年9月,就曾傳出GoAgent作者被警方約談,甚至有消息稱,「國安要求作者把數據賣給他們,但被拒絕了。」2014年11月,北京IT人士許東被以「尋釁滋事」罪名刑拘,其被抓的真正原因是參與了「楓葉香蕉」這個翻牆項目的開發與產品銷售,據報導,警方曾告知他的朋友,稱許東被捕是因為其開發翻牆軟體,並有勾結「敵對勢力」等行。在許東被捕後,GoAgent 的主要貢獻者之一 Phus Lu 在其Twitter帳戶 @phuslu 發表聲明,稱其「從未在 GoAgent 獲得直接或間接的經濟利益,也未接受過任何境外和境內組織的捐助;從未提供基於 GoAgent 的公共服務和政治看法」。 Phus Lu解釋稱,在許東被捕後發表聲明,是為了「以防萬一」。今年6月,網民陳樂福因研究、推廣「翻牆」軟體,被上海警方以涉嫌「破壞電腦資訊系統罪」刑事拘留。兩人後來均獲取保候審,暫未被起訴。

商業化、開源翻牆軟體發展迅速

自1998年開始,也就是在中國推出公眾互聯網服務的第三年,中國開始了國家防火牆(又被稱為The Great Firewall of China,簡稱GFW)的建設,用於封鎖境外互聯網的內容。中國的網民與GFW開展了漫長的拉鋸戰。

中國網民使用的翻牆方式經歷了普通代理、加密代理、翻牆軟體、SSH(加密隧道技術)、VPN(虛擬專用網路)等由簡單到複雜,由免費到商業的過程。在翻牆軟體中,「無界」和「自由門」廣為人知,依託雄厚的資金支持,這兩個軟體能夠針對GFW的特點不斷調整技術對策並提供穩定的翻牆體驗,歷經GFW多次升級後的大面積封殺,依然能夠繼續提供服務。

GFW往往通過技術手段獲取翻牆軟體所使用的伺服器IP地址,並通過封鎖伺服器IP的方式來封鎖服務,直至翻牆軟體失效。2012年中共「十八大」之後,GFW大幅升級,引入了基於DPI(深度包檢測技術)的特徵檢測和流量分析技術,使得相當多VPN(尤其是OpenVPN)失效。

但此時,商業化的翻牆軟體取得了長足的發展。翻牆服務提供商在現有通行網路協議的基礎上,開發了專有的軟體程序,並形成產品為用戶提供商業服務,其中就包括了在近期關閉的紅杏及曲徑等服務。個人化的商業翻牆服務也遍地開花,一個人在境外租幾台伺服器,通過簡單配置,發展數百客戶,就可能取得不錯的收入。

另一方面,開源的翻牆軟體項目也取得了長足的發展,例如使用 SOCKS5協議的「影梭」。「影梭」的開源特性,發展出不同平台上的分支,也有熱心網友開發了適用於不同伺服器平台的一鍵安裝腳本。一個普通互聯網用戶,按照教程,很容易就可以設立一個基於「影梭」,屬於自己的翻牆伺服器。不少翻牆服務提供商通過封裝Shadowsocks來提供服務。

因此,個人化的商業翻牆服務的迅猛發展,加上使用 SOCKS5協議的「影梭」,便於安裝,一台伺服器只僅一個或少數人使用,當局傳統上使用的技術手段,包括使用DPI技術,都較難探測和封鎖這一類服務。

中國「內聯網」的強化控制策略

在過去十多年,中國政府使用GFW封鎖境外網站及內容,並沒有採取全部端口封鎖、IP白名單甚完全截斷國際線路等極端的措施,業界一般認為,這與中國的經濟活動與世界聯繫緊密有關。翻牆所使用的技術也廣泛應用於商業服務中,如跨國大型企業均使用VPN與母公司的數據及應用相連接。中國政府強化升級GFW目的,是成功抬高中國用戶自由訪問互聯網的門檻,讓中國境內自由不受限制訪問互聯網的人數保持在極小的群體之內,並同時在境內扶持替代性的服務或應用,類似Facebook、Twitter對應的WeChat、Weibo、人人網等,Google對應的Baidu,Youtebe對應的Youku、Letv等。從GFW多年封鎖的結果來看,由於語言門檻,以及龐大的中國互聯網用戶基數,中國政府施行的「內聯網」化策略是成功的。對於很多中國網民而言,現在最大的問題不是如何翻牆,而是為什麼要翻牆,絕大多數網民,更喜歡本地化的中國網路服務應用和訪問速度,幾乎不會感受到牆的存在。

仍在獄中的中國知名記者高瑜曾在專欄文章披露,中共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馬凱傳達習近平在2013年8月19日 全國宣傳思想工作會議的「8.19講話」時這樣說:「互聯網的能量在變大,是我們黨的心腹之患。導向不能變,陣地不能丟,要敢抓敢管,敢於亮劍。」

對於互聯網「黨的心腹之患」這個新的定性,「不留死角」就成為中國官方升級的網路管理方針。相對於政權喪失的風險,經濟上的成本變得不再那麼重要。2011年初在中文網路發起的「茉莉花革命」,已經讓中國政府草木皆兵。用專政的手段配合行政及技術手段進行網路管理,是中國當局的慣用手法。2013年8月,中國官方通過拘捕薛蠻子、秦火火等「網路大V」,成功地製造了寒蟬效應,遏制了微博對維權和聚結等社會運動深度介入的幾近失控局面。

2014年相繼發生的台灣的「太陽花運動」和香港「雨傘運動」,都預示着未來基於互聯網「雲革命」的廣闊前景。而且,在社交媒體的傳播手段日益豐富的當下,儘管中國官方一波接一波地對基於互聯網的各種觀念傳播和抗爭行為進行持續打壓,境內互聯網可以說是已經萬馬齊喑,但是境外的資訊自由「滲透」與傳播始終是中國政府的心腹大患。中國政府自然不願意給互聯網管制留下縫隙,讓境外網站成為中國未來變局的策源地。當技術和行政的管理措施在封鎖翻牆軟體上未能奏效時,針對IT從業者尤其是「造梯者」的專政手段出爐也就順得成章。

翻牆服務將呈現新的生機

一系列的翻牆服務關閉,特別是大名鼎鼎的「影梭」項目作者被警方約談消息傳出之後,相關的中文社區都引起了廣泛的討論。網民在憤慨之餘,紛紛建議作者想辦法離開中國,繼續相關項目的開發。網民「性感玉米」建議說,「保留好你最近遭遇的證據,有一定可能性能幫助你拿到V92(編輯按:美國「政治庇護」類移民簽證),可以過去後再申請。以你英文水準和能力,不管是走V92還是H1H2(編輯按:美國工作簽證),去矽谷一線公司都值得一試的,內部有大量朋友可以幫你內推,去一個自由寫代碼的國家拿150K+年薪吧。」

在當局的強力打壓之下,不少網友亦擔憂翻牆軟體的前景,亦有網友表示樂觀。知名互聯網從業者阿禪寫道,「雖然 Shadowsocks 作者被喝茶並關閉項目了,但我猜未來會演化出很多不同的版本,將更加百花齊放。」

兩年前,專門發佈翻牆動態的博客「GFW BLOG(功夫網與翻牆)」舉辦過「2013我最喜愛的翻牆工具」調查,這次調查顯示,中國境內的翻牆服務供應商或開發者提供的翻牆服務約占一半。目前, GoAgent項目因所依賴的谷歌IP已經被封鎖殆盡,用戶量早已經很有限;境外開發的Lantern(燈籠)、賽風及自由門等翻牆軟體卻仍在提供服務;作為開源項目的「影梭」,已經衍生出不同的版本,包括Python, nodejs, golang等分支,支持的客戶端也遍及OS X, Windows, Linux, iOS, Android, OpenWRT 路由器等。

尤其難得的是,在當局運用深度協議檢測技術,導致VPN紛紛失效的情況下,去中心化的,支持可自定義密碼的工業級演算法加密的「影梭」就成了中國國家防火牆最頭疼的對手。任何人,每個月花幾十塊錢人民幣,租用一台VPS(虛擬專用伺服器),不需要多少技術儲備,只需要按照教程,簡單運行自動安裝腳本,就能讓自己和身邊的朋友翻牆,國家防火牆往往對此還無能為力。

因此,當局對中國境內的翻牆服務供應商或開發者的打壓,儘管對中國的翻牆服務影響會有一定影響,但是中國公眾對於自由資訊攝取的強烈訴求不可能遏制,基於廣闊的市場需求與IT業者的使命感,中國網路的翻牆服務應用會呈現新的生機,但絕不會一蹶不振。

互聯網審查 互聯網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