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

獨男 湯家驊

湯家驊曾與譚詠麟合組樂隊,後來當上大律師,投身政壇,在搖滾舞台上、政治舞台上風格如一,我行我素。


湯家驊。攝 : Fai Lo/端傳媒
湯家驊。攝 : Fai Lo/端傳媒

5年前記者訪問湯家驊,當時他苦練普通話;5年後再遇,問起普通話學得怎樣,快將65歲的他嘆道:「沒有學了,不需要啦。」多年來與中央政府溝通,爭取香港普選,然而6月17日北京屬意的普選方案經立法會投票否決,溝通之門關上,不用再捲舌。

的確風格、歌路沒變,面向整體社會,走中間溫和路線,廣立最多聽眾。

湯家驊

政改否決後5日,他退出公民黨,創立民主思路智庫,並辭任立法會議員,結束11年議會生涯。回想70年代彈結他維生,更換樂隊乃等閒事,今次退黨另組智庫,也不過是更換樂隊而已,樂風沒變,「的確風格、歌路沒變,面向整體社會,走中間溫和路線,廣立最多聽眾。」

他開闢「第三條路」,就是建制派、泛民主派以外的中間路線,確保一國兩制不變質,「香港只有兩個可能性,一國兩制成功,或者一國兩制失敗,變成一國一制。」一國一制下,司法獨立、新聞自由、學術自由等核心價值都危在旦夕,湯家驊認為,「兩邊都有責任,泛民不尊重一國,中央覺得你不尊重一國,我也不用尊重兩制,不如一國一制。」

溫和路線得不到同路人認同,湯家驊碰《基本法》23條(有關香港境內國家安全的立法)更惹來爭議。「如果23條沒有以言入罪,對國家機密的定義符合一般香港人理解,23條沒問題。23條恰當地立法,好過不立法,不立法永遠有個藉口讓北京以他們的核心價值,取代我們的核心價值。」湯家驊指中央透過不同渠道,達到23條立法的效果,「香港有幾多獨立傳媒?很多隱形報復行為大家看不見。」

妥協

從政要堅守自己理念,用最低代價換取最高回報,怎樣換?一定要跟中央打交道。

湯家驊

多年來湯家驊提倡與北京溝通,而泛民同路人則主張抗爭,有人稱他願意向中央妥協,多過向泛民同路人妥協,「我的確需要向中央妥協,但我不知道有什麼要向民主派妥協。從政要堅守自己理念,用最低代價換取最高回報,怎樣換?一定要跟中央打交道。我跟民主派打交道換取不到回報。」

政治是妥協的藝術,但中港是從屬關係,中央從不妥協,「中央的確至今從不妥協,沒有共同語言,很難爭取對方信任。幾年前我上北京見一名學者,我問他:『你們共產黨和國民黨血海深仇,今天也能溝通,為什麼不能跟泛民主派溝通?』他說:『我認為台灣人比你們香港人更像中國人,你們不會說我們的語言,思維也不同。』」

泛民與北京各不相讓,「歷史證明泛民是錯的,如果你比阿爺(中央)更硬,831早已收回。」831指的是2014年8月31日人大常委對香港政改的決定。

雨傘張起七十九天,湯家驊從沒參與,即使他日香港實現普選,香港人怎能選他當特首?但在湯家驊看來,佔中根本不會給香港帶來普選,「我有想過(做民選特首),但對不起,佔中不會令我做到這件事。」

裂縫

我不用修補民主派的裂縫,我是修補社會裂縫、北京與香港的裂縫。

湯家驊

湯家驊退出公民黨,創立民主思路,主張修補裂縫,然而湯家驊退黨的舉動,正正被指是民主派的裂縫,如何修補?「我不用修補民主派的裂縫,我是修補社會裂縫、北京與香港的裂縫。民主派當然有裂縫,我自己可能有份製造,但不是最大的裂縫,大家知道誰製造最大裂縫,就是黃毓民的激進派。」

黃毓民是立法會激進派代表人物,湯以音樂為喻:「黃毓民、梁振英(特首)玩極端音樂,希望你死我活;中央未定口味,他們應該是有智慧的從政者,應該看出兩極化的香港沒出路,應該了解中間路線是一條出路;公民黨爭取他們認為口味最高的那群聽眾,我覺得這是很崇高的取向,但對爭取民主沒多大幫助。」

近日民主思路約見民主派,湯家驊覺得,民主黨主席劉慧卿起碼肯向前看,「她不是抱着有仇不報非君子的心態,她見了梁振英一個小時,出來沒說他一句壞話。你看梁家傑(公民黨黨魁),見了梁振英不夠一小時,出來態度照舊地批評。」

69年大嶼山夏令營,右一為湯家驊。受訪者提供照片
69年大嶼山夏令營,右一為湯家驊。受訪者提供照片
71年湯家驊在沙田。受訪者提供照片
71年湯家驊在沙田。受訪者提供照片
92-93年湯家驊在牛津。受訪者提供照片
92-93年湯家驊在牛津。受訪者提供照片

搖滾

彈band(樂隊生涯)很開心,從政未開心過。

湯家驊

湯家驊出身貧寒,一家8口蝸居灣仔春園街80平方呎斗室,沒窗口沒風扇沒廁所,到廚房小解,大事到樓下公廁辦理。爸爸經常失業,養成暴躁脾性,試過揮刀要斬家人,「幸好我姊姊搶去菜刀,我好驚,好驚好驚。」

為了脫貧,考入名校皇仁書院;為了謀生,學彈結他、電子琴,19歲到筲箕灣官立小學表演,「後台有人走過來,就是譚詠麟,問我有沒有興趣一起玩,我便加入他的Galaxy。」常與隊友到大排檔吃麵,姓湯的人很喜歡喝湯,譚詠麟透露,「湯家驊老是喝個碗底朝天,叫夥計再舀一碗。」

Galaxy既去高檔的尖沙咀凱悅酒店表演,也到佐敦道金花夜總會賣藝。有天晚上,街頭一條大漢敞開衣衫,露出胸膛,腰間插刀,衝着湯家驊而來:「我好驚,他一拍我肩膊,說:『鸚鵡仔,很久不見!』」湯有憶述,當時他別號鸚鵡仔,對方則是夜總會常客,虛驚一場。

某年聖誕夜,眾人表演後沒錢乘車回家,乾脆睡在北角邨一部升降機內,早上清潔工打開升降機門,但見六、七人橫躺豎臥,以為集體暴斃,嚇到雞飛狗走。 另一個聖誕夜,樂隊在石崗軍營表演過後喝醉,便意湧至,湯家驊反正習慣沒廁所,與隊友在鬧市彌敦道中心小便,湯嘆道:「彈band(樂隊生涯)很開心,從政未開心過。」

自我

我承認,我有恨鐵不成鋼的想法,影響到我的情緒、說服能力。過去的已過去,將來如果有機會繼續在政治方面付出,這是個教訓。

湯家驊

湯家驊是香港大學首屆法律系學生,1972年畢業,一級榮譽,全系成績第一。他賣掉結他籌措學費到英國牛津大學深造,結束搖滾生涯。74年英國執業試獲全英第一,75年開始在香港執業,90年成為御用大律師(香港回歸後稱資深大律師),自此一帆風順。政壇不少人批評他自恃精英,性格高傲。

他透露:「有一件事可以貫通今昔:我是很我行我素的人,彈band時你很難說服我、要我改變,有時我不喜歡彈便不彈;做大律師時,我不喜歡的案件便不做。」他試過拍桌子大罵事務律師,同儕跟他說:「你是我認識的大律師之中,唯一拍桌子罵自己客人的。」

湯苦笑道:「事務律師是我的米飯班主(出錢人),是他聘請我,他給我錢,我會拍桌子叫他離開。我得罪他,他可以不用我,但我不會想到這層。入到立法會一樣,改不到我行我素,當然現在mellow(溫和)了很多,但始終難改變。」

湯家驊直認年輕時高傲,不理睬人。面對黨友、民主派,有時就是我行我素性格壞了事,「我承認,我有恨鐵不成鋼的想法,影響到我的情緒、說服能力。過去的已過去,將來如果有機會繼續在政治方面付出,這是個教訓。」

5年前記者問他,既然要跟中央溝通,何不直接加入建制派,當時他答:「這對我是侮辱。」政界一直有傳湯搞婚外情,被中方抓住鞭子,因而立場偏向中方,今年6月他公開回應這事時又道:「這對我是很大侮辱。」

大概只有高傲的,我行我素的人,才不斷嘮叨受到外界的侮辱。

公民黨

公民黨成立於2006年3月19日,現時是香港立法會第5大黨,現任主席為創黨黨魁、資深大律師余若薇。黨魁則是九龍東民選立法會議員、首位有政黨背景的行政長官選舉候選人資深大律師梁家傑。公民黨黨綱包括爭取真普選,爭取立法保障市民獲取資訊自由,推動政黨政治,贊成各行各業全面設立最低工資,最高工時以及推動累進稅制以確保社會資源公平分配,以法治,人權為核心價值,要求全國人大常委會必須以最謹慎及自我約束的態度行使解釋《基本法》的權力。湯家驊為創黨黨員,2015年6月政改否決後湯家驊宣布退出公民黨,辭任立法會,其後成立智庫民主思路。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