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

Uber在香港玩完了?

在的士商會眼中,Uber是毒瘤,警察也要全力打擊。還不成氣候之時,香港Uber似乎就要「被消失」了。


警方拘捕一名Uber公司職員。攝 : Xaume Olleros/端傳媒
警方拘捕一名Uber公司職員。攝 : Xaume Olleros/端傳媒

在香港,Uber還不成氣候之時,似乎就要「被消失」了。

8月11日下午,許多Uber用戶打開Uber app後震驚地發現,無論選擇哪一種車型,手機屏幕上都顯示「暫無車輛可供預約」。

原來就在當天早上,香港警方拘捕5名Uber司機、帶走Uber 3名職員,有關新聞即時被各大媒體放送。從警方的發言來看,這是一場精心部署的拘捕行動,行動代號為「破繭」。

「這時候出來接生意找死嗎?」8月12日,30歲的Uber司機Warren接受端傳媒記者訪問時說。他用「腥風血雨」來形容警方的突襲行動。

在「破繭」行動中,警方假扮乘客,以Uber的手機應用程式召喚5輛私家車,到達目的地後,警員以信用卡支付車資隨即表露身份,以涉嫌「非法駕駛汽車作出租或取酬載客用途」及「駕駛汽車時無第三者保險」,當場拘捕5名司機。

香港交通部總督察孔憲裘在接受傳媒訪問時用平靜的語氣說了4個字──「全力打擊」,而Uber發言人李文駿同日亦稱,「百分百支持與其合作的司機。」警方發起拘捕行動當天,Uber強大的法律團馬上介入後,涉事的5位Uber司機馬上取回了車和車牌。警方旋即又在8月12日,再帶走兩名Uber司機。

低調進入香港

對Uber進入香港,Ben一直翹首以待。

Uber在2014年6月進入香港這個國際大都會,比人們預期的要晚。相比較而言,早在2014年年初Uber已經進入中國大陸市場,而2013年年中已經進入台灣。

當Uber進入香港後,Ben很快登記成為Uber會員,因為他從事中港車工作,有一輛價值不菲的豐田七人座。「一開始的進入門檻很高」,Ben說,Uber要求司機最少有10年駕駛經驗、擁有特定豪華車型、車齡不能超過10年,並且會對司機有一定的培訓,包括對乘客的態度。但是近半年,Uber在香港大舉招募司機,放低准入門檻。「聽說現在幾乎沒什麼准入門檻,有車,有駕駛執照就可以。」Ben頗感奇怪地說。

過去半年香港Uber車輛的數目一直維持在大約300輛,而香港目前有1.8萬輛的士。

和大陸相比,Uber在香港一直不溫不火,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裏,Uber靜悄悄的,沒有宣傳、沒有爭議點、也沒有多少乘客使用。

Uber現時在香港的車輛非常少,並不是任何地方都能叫到Uber的車。據Uber司機Gru向端傳媒透露,過去半年香港Uber車輛的數目一直維持在大約300輛,而香港目前有1.8萬輛的士。

另外,Uber似乎故意保持低調。來自美國的香港總經理Sam Gellma,除了去年Uber進入香港後曾接受數家媒體訪問外,此後關於他的報導寥寥,端傳媒曾多次約訪Uber,但至發稿前仍未收到回覆。

不過,Uber並沒有在香港火起來的一個最重要的原因,是因為他們所定的車資並不親民。在中國大陸,Uber車費大約和的士差不多,但車輛豪華,讓乘客有專車的服務享受,很快就吸引大批客群。而Uber在香港的車資大約是坐的士車費的3倍。例如從香港柴灣到鰂魚涌,7公里不到的距離,的士收費52港元,而Uber則要202元。

這個價格將普通市民拒之門外。「使用Uber的乘客多數是外國人和有錢人。」已成為Uber司機的Ben告訴端傳媒。

Uber應用程式。攝 : Lit Ma/端傳媒
Uber應用程式。攝 : Lit Ma/端傳媒

Uber發力VS的士反擊

這(Uber)是一個毒瘤。

黃保強

香港的士商會主席

縱然Uber在香港還不火熱,但的士行業由他們在香港出現的一刻,就視之為頭號公敵。接受端傳媒記者訪問時,香港的士商會主席黃保強一開始便語氣強硬地說:「這(Uber)是一個毒瘤。」

黃保強表示,Uber還沒進入香港之前,的士同業就已經關注這個電召應用在世界各地的反應,無論倫敦、巴黎還是印度,全世界各地的士司機對Uber同仇敵愾,「那時我就知道Uber遲早會入侵香港。」

去年進入香港後,為了避免引起香港的士業的反感,Uber用緩兵之計,首推Uber的士,的士司機可以下載Uber,功能和其他的電召出租車(打車)軟件相似,車資當場現金結算。「這也是我們為什麼一開始沒有反擊的原因。」黃保強說。

之後Uber和世界其他地區採取的方式相同,開始招募私家車車主成為uber司機。在香港的Uber平台的車主要是豪華七人座、私家車、和TESLA。「原來所謂的豪華私家車只包括奔馳或者寶馬之類,最近Uber在香港頻繁擴張後,一些中檔車包括豐田的Camry和Honda也可以加入Uber。」Uber司機Gru告訴端傳媒。

另一邊,「的士界」開始頻繁召開各種大大小小聯合會議,積極商討制衡Uber的對策,但這並未引起當局的強力執法。在去年的這段時間裏,警察隊伍都在「應對佔中」的社會運動,「根本沒有人手對Uber進行打擊。」這是黃保強的判斷。

的士司機恐慌

近3個月,的士工會和商會不斷收到有關對Uber的投訴。黃保強表示他自己也在加油站看到有Uber的人,在油站遊說的士職業司機加入Uber,吸引人眼球的包括「首日接單有3000元收入」,「月收入4萬元」,如果成功推薦其他司機加入Uber,Uber會再獎賞1500元。

「香港是法治社會,這是明目張膽的幹違法的事。」黃保強氣憤地說。

在香港當的士司機,車租每月大約1萬港元。的士司機從業員總會有限公司主席黃一峰告訴傳媒,香港出租司機平均月淨收入中位數是12000港元。根據統計處數據,2014年香港月收入中位數 為13400港元。 而香港理工大學的調查發現,Uber司機平均月入達4萬元,最高達8萬元。

如果人人都可以開Uber,什麼車都可以出租,的士牌照換言之根本沒有任何意義了。

一名黃姓的士司機

不過,Uber的出現,損失最大的,莫過於擁有的士牌照的車主。在香港,的士牌照在市場上自由買賣,現在每個牌照的市場價約在700萬港元左右,擁有的士牌照的車主,通常將車出租給職業的士司機運營,每月收取月租。

「如果人人都可以開Uber,什麼車都可以出租,的士牌照換言之根本沒有任何意義了。」一名黃姓的士司機告訴端傳媒記者,這當然令代表車主利益的「的士商會」憂心忡忡。

Uber被警方圍堵

正當的士商會準備反擊之時,Uber為了在暑期吸引乘客,今年5月推出7折車資優惠,這無疑火上澆油。「原來中環去機場是500元,現在只要350元。」Gru說。

此外,一向走前衛時尚宣傳路線的Uber,終於開始在香港打起鑼鼓。6月26日,Uber首推自己的新產品,Uber貨van,和家具公司宜家推出「深宵搶購夜」合作,符合一定條件當日免費送消費者回家,每單最高金額補貼高達200港幣。

8月3日,Uber還在香港推出直升機活動,和豪車Infiniti(英菲迪尼)合作,只要1800港元可以享受15分鐘的直升機體驗,欣賞維港風景。

黃保強用「猖狂」一詞形容Uber在香港越來越高調的舉動。於是他們行動了,為了證明Uber對交通的影響,他們聘請了香港理工大學的教授熊永達做了完整研究,包括對行業的影響、道路使用者的影響、對乘客的保障。有學者論點支撐,他們就要求警方執法。

2015年6月理工大學公布的調查發現,全部違法經營出租的車輛(香港稱作「白牌車」),包括Uber車都涉嫌沒有按照香港法例,在車輛的擋風玻璃張貼出租車許可證。

7月6日,香港過百輛的士遊行抗議,他們在政府總部門口扔飯碗表示Uber搶走生意,當中最激烈的一次是26號,抗議團體更當場怒砸了一架的士。

面對越來越激烈的的士業界反應,運輸署發言人在6月6日表示,安排私家車作出租或取酬載客用途,必須符合法例要求和出租汽車許可證的發證條件,違例首次定罪可處罰款5,000港元及監禁3個月。

Uber顛覆傳統的士行業並改變現有程序,符合現時特區政府提倡的創新產業定義。

莫乃光

資訊科技界立法會議員

8月11日,香港警方突襲Uber公司帶走3人,8月12日,警方又再次放蛇拘捕2名uber司機。資訊科技界立法會議員莫乃光多次提及,Uber顛覆傳統的士行業並改變現有程序,符合現時特區政府提倡的創新產業定義,不理解為何被警方打壓。同日,Uber在臉書上開設專頁,港人聯署支持Uber。

各城市對Uber的處罰制度。製圖:端傳媒
各城市對Uber的處罰制度。製圖:端傳媒
屢禁不止的中國式Uber。製圖:端傳媒
屢禁不止的中國式Uber。製圖:端傳媒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