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 RRS605

Fedora:向你致意

也是那個時候,無論電影裏的黑幫大佬,還是希望將他們捉拿歸案的偵探,都戴着一頂Fedora。


[RRS605]重新定義有關高端時裝的文化、歷史和人。

戴着 Fedora Hat 的模特,2014年美國紐約的時裝展。(攝:Arun Nevader/Getty)
戴着 Fedora Hat 的模特,2014年美國紐約的時裝展。(攝:Arun Nevader/Getty)

我坐在辦公室裏,門牌號 RRS605。

我被聘為這所大學人文學院的首席教授,人文及創作學系的系主任。這間辦公室不算太大,擺放着訂製的烏木家具,書架成排,一張木桌看上去很稱。有幾盞燈,是獨特而現代的風格——看上去,這裏更像是什麼律師或法官的辦公室。就是在這裏,在這個對大學來說頗為 luxury 的空間裏,我心「遊」世界。

人類進行哲學思考,由此生發豐富的想像,進而形成一些關於「美好生活」的觀念。而我因為要研究的題目和文化相關,而去發掘那些和這些「美好生活」相關的種種創想、觀念、洞見。它們的許多變化。

於是,「RRS605」不僅是我的大學辦公室門牌號,也解說了這裏,這個新專欄的本質——正是在這個由許多書、念頭、幻想所構成的空間里,我將要把這些文字寫給你。 現在,這是我們的第一次會面。親愛的讀者,請讓我向你致意——脫帽,或者把帽拿在手裏,溫柔鞠躬。

在工業革命的轉折時期,每個人,窮還是富,男抑或女,都戴帽子。二次大戰的時候,許多人都戴帽子來鼓舞人心,表示對國家軍隊的支持。儘管戰時,許多服飾用品都是實行配給制的,但卻不包括帽子。

在這裏,我想特別談談那種叫做 Fedora 的帽子。它是用毛氈製成的一種帽子,寬帽檐,帽頂略略凹下去。帽簷的前端向下,後部則向上捲起來。那個凹陷可以在帽子的頂部,也可以在邊上。不同的凹陷位置,還會營造出不同的曲線和陰影。

戴着黑色 Fedora hat 的模特,2014年英國倫敦的秋冬時裝展。(攝:Stuart C. Wilson/Getty)
戴着黑色 Fedora hat 的模特,2014年英國倫敦的秋冬時裝展。(攝:Stuart C. Wilson/Getty)

說起來,Fedora 這個字來自法國劇作家薩都(Victorien Sardou)1882年的齣部戲劇,《Fédora》。出演女主角的,是當時全法知名的演員Sarah Bernhardt 。劇中,她女扮男裝,戴着一頂軟寬邊帽,很快,這形象就成為當時婦人們的風尚。

多年之後,女權運動也用了戴 Fedora 帽的女性形象,來表達這一性別的力量和獨立。流行文化的想像裏,Fedora 這種帽子更多地總是和男人的時尚一塊出現。而竟然有這樣關於女權的「女性的起源」。我覺得這事十分好玩。

1899年,英王愛德華七世戴上了他喜愛的 Fedora 帽,這個舉動大大提升了這款帽子的流行度。1770年代開始,倫敦很出名的製帽商 Christys 開始為皇室和軍人訂製帽子。 Christys 十分重視工藝,他認為最重要的工作是在製造毛氈布料之前——那些準備、清洗、處理、熨燙帽身材料的工序中。毛氈是由多股動物毛髮纖維交織而成的,經水洗、蒸汽,還有一種名為蟲膠(shellac)的化學物漿洗,然後才能製成。而為了製作 Fedora 凹陷的帽冠以及將帽檐彎曲成特定的形狀,匠人們還逐漸發展出 blocking(定型)及 flanging(滾邊)兩種專門的工藝。然後,是依照客人的要求打磨、拋光、梳理,最後,這帽子還會最後被整飾一番。

頭飾,從來都可以很輕易地洩漏一個人的社會階層。

一個製帽師,是需要多年的訓練才能掌握這些技巧的。所以時至今日,Christys 出品的 Fedora 帽,在男人和女人那都備受歡迎。它是真正的高端時尚產品,各種秀場和40多個國家的專賣店裏,都能見到它的身影。而 Christys 除了製作經典款的 Fedora 帽,還令適合夏天的優質草編帽,成為一款流行單品。夏天用的 Fedora 帽,通常是比較淺色的,米色、象牙色,或者白色,帽檐上還纏了一圈緞布或者皮革來裝飾。

堪富利·保加(Humphrey Bogart)在電影《北非諜影》戴着 Fedora。
堪富利·保加(Humphrey Bogart)在電影《北非諜影》戴着 Fedora。

看看好萊塢黑幫片,Fedora總是作為有關勇氣、型格、硬漢氣質、反抗權威的象徵而出現,你會發現男主角總帶着它,而人們喜歡這樣。這形象開始流行,是在上世紀20年代,美國實行禁酒令,也是那個時候,無論電影裏的黑幫大佬,還是希望將他們捉拿歸案的偵探,都戴着一頂Fedora。來到40年代,好萊塢電影明星簡直就離不開 Fedora 了,尤其是他們扮演的私家偵探、黑幫或其他什麼硬漢的時候。戴Fedora的大明星最閃耀的,無疑是堪富利·寶嘉(Humphrey Bogart),就是黑幫片讓他流行起來的。而觀眾也很難想像如果一部黑幫片不出現 Fedora,會是什麼樣子。經典影片如《馬爾他之鷹》(The Maltese Falcon,1941)、《北非諜影》(Casablanca,1942)裏,寶嘉把 Fedora 以及他本人神秘莫測的神情、打扮入時的男子漢風範,演入一個新境界。

風格與身份的象徵符號,總是層出不窮的,特別是出現在你頭頂上的時候。頭飾,從來都可以很輕易地洩漏一個人的社會階層。既然如此,也難怪 Fedora 能成為時尚界的風向標,一百多年了,這麼久。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