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首你好 香港 特首你好系列

專訪劉夢熊:香港亂

身處亂局,劉夢熊更珍惜法治和自由。要走出亂局,他說要有一個讓「阿爺」放心、市民接受的人帶領香港。


一個人一年的變化可以很大。

一年前,前全國政協劉夢熊還是待罪之身,兩宗官司等着開審,一宗告他妨礙司法公正,一宗告他串謀詐騙,他連有沒有機會過聖誕都很難說。

那時,劉夢熊本來會在亞視主持一個清談節目,名為「尖睥天下」,取其綽號「Dream Bear」的諧音,寓意他仍有一股傲氣,品評天下云云。但因為他的官司,節目胎死腹中。

一年後,劉夢熊捲入的兩宗官司,後一宗無罪釋放,前一宗他信心滿滿地說:「多數無事」。反而與他中止合作的亞視就被停牌,連有沒有機會捱過今年聖誕都很難說。

香港的司法獨立實在好嘢(厲害)......還我清白固然值得高興,但彰顯到香港的法治精神更加值得高興。

劉夢熊

甫見面就談起官司,劉夢熊親身感受到香港司法制度多麼寶貴。他稱,這場官司如果在內地審判,他早已變成階下囚:「比如說趙連海,他只是希望合理賠償、調查真相而已,但就說他尋釁滋事而判他兩年半徒刑。因為後面若干的部門有『維穩壓維權』的心態。但在香港就不同,就算我得罪了特首,在審判過程,陪審團還是按照在法庭上聽到、看到的人證物證來說話,最後裁定我『24比0』勝出(註:劉夢熊被控3條罪名,庭上8名陪審員一致裁定他所有罪名無罪)。我覺得法治是非常值得我們去珍惜的優良傳統和核心價值。」

兩年多前,劉夢熊在《陽光時務週刊》上批評特首梁振英,很多人認為他的案件和政治有關。「想着對方就是『高牆』,我就是『雞蛋』,輸定、死定了。」劉夢熊說着,眼裏閃出一種亢奮,「哈哈!誰知香港的司法獨立實在好嘢(厲害)...... 其實我個人一宗小案件,但就是司法獨立裏面的一件大事,所以我覺得還我清白固然值得高興,但彰顯到香港的法治精神更加值得高興。」

一年多以來的官司,令劉夢熊的價值觀起了變化,當日他對傳媒爆料卻惹來風波,今天他尤其珍惜香港的出版自由。「當我走過報攤,可以看到左派的大公報、文匯報和香港商報,或者對北京持比較激烈批判的蘋果日報,其他比較中立的明報,或者大眾化的東方日報、太陽報你也可以看到...... 就是一個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自由天地。」

他(曾鈺成)就是無論建制派還是泛民主派都能接受的人選。

劉夢熊

政改否決一役,普選之路起碼要多等5年,劉夢熊說,現在一個字形容香港就是「亂」。對香港亂局的成因,劉夢熊有他的看法:「當前政改之爭,是一個『極左的治港思維』和一個『激進的對抗思維』裏面的碰撞,這個真是香港的不幸。香港的泛民主派,第一沒有眾望所歸的領袖,第二沒有聚焦的、堅強的、有利的論述,第三他們的組織碎片化。現在因為比例代表制,大家都沒有去注重社會上大多數的主流意見,而是著重吸引那百分之六、七對社會極端不滿人士的眼球、博得他們的掌聲,大家都「鬥激」,這就是香港社會裏面非常不健康的現象。政治架構方面,特區政府在立法會有權,卻不夠票,而泛民在選民過半數支持下也得不到他們應該有的持份,但也掌握了關鍵的少數,形成了香港政治的困局。」

誰可以帶領香港走出困局呢?「我覺得曾鈺成就是一個人選。他是眾所週知的共產黨地下黨員,愛國方面『阿爺』應該放心。第二,他在一國兩制上有準確的理解,能夠在『堅持一國原則,尊重兩制差異』方面取得平衡。第三,他很多言論,市民也說他講的是人話。他就是無論建制派還是泛民主派都能接受的人選。」

那麼,最近因為「習握手」而一躍成為大熱的財政司司長曾俊華呢?「目前三位司長當中他的民望最高,一向以來他的取態都是中庸之道。理財方面,他採取了一種穩健理財的取態。而且他本身政治化色彩沒那麼濃厚.......」劉夢熊意味深長地分析說,「我想,他是一個折衷人選來的。」

香港 香港特首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