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今評

曾志豪:若學生是小混蛋,那校委呢?

劉遵義先生,你只勸學生要尊重他人的「自由」和「權利」,那究竟是什麼樣的「自由」和「權利」呢?


中文大學前校長劉遵義於8月3日在《明報》撰文,批評香港大學學生抗議校委會押後任命副校長的行動,認為當晚參與「暴徒式」行動的年輕人應受「小懲大誡」。
攝:盧翊銘/端傳媒
中文大學前校長劉遵義於8月3日在《明報》撰文,批評香港大學學生抗議校委會押後任命副校長的行動,認為當晚參與「暴徒式」行動的年輕人應受「小懲大誡」。 攝:盧翊銘/端傳媒

劉遵義被喻為中文大學歷屆最失敗的校長。

如果劉遵義以一個「人夫」的身份撰文為愛妻出頭,我無異議;但如果他不肯割捨學者身份、仍然擺出中文大學前校長的頭銜,卻寫出如此有辱斯文的文章,則是令香港高等教育界蒙羞。

劉遵義當年做中大校長,發表著名的「餐茶廳理論」﹕「管理大學如開茶餐廳,校長是老闆,有權決定聘請何人,學生則只是顧客,若不喜歡可以不來。」

在他心目中,學生沒有過問校政的權力,只是交錢上堂聽話的順民。 所以在港大委任副校長風波,劉遵義權力的傲慢疾病發作,認定學生根本無權過問。

問題是,即使是一間茶餐廳,顧客也有權對餐廳的菜式反映意見,若果茶餐廳老闆請來九流廚師,顧客難道無權投訴嗎?

如果是從善如流的茶餐廳老闆,顧客的意見可以左右聘請廚師的決定。

更何況,現在港大的問題是,茶餐廳老闆,沒有權決定聘請何人啊!

港大馬斐森校長已經再三強調,他很需要馬上解決第五位副校長的空缺,這間港大茶餐廳的老闆很想請人,但對不起,他的需要被校委會,也就是劉遵義妻子有份的校委會阻撓推遲,因為要等埋未上任也根本不知何時上任的首席副校長啊﹗

劉遵義說:「香港的納稅人的錢,是否應該繼續被用在驕縱這些以自我為中心,對其他人的自由和權利全無尊重和關切的『被寵壞的小混蛋們』身上。」

劉先生,如果這批學生真的「以自我為中心,對其他人的自由和權利全無尊重和關切」,他們早就埋首只在乎「自己」的學業成績、GPA數值、實習的公司規模、奬學金數額了。

如果他們真的「對其他人的自由和權利,全無尊重和關切」,則他們根本不會關心香港大學的學術自由;不會關心大學的行政自主是否被政治干預;不會關心校長馬斐森的權力是否被架空;更不會關心校委會是否已經烏煙瘴氣得連袁國勇都說受不了要辭職了。

劉先生你一把年紀榮華富貴已經享盡,所以你可以不在乎,但我們的學生不能。

因為他們的人生才剛剛開始,他們看見被破壞的現在,就是自己的未來。

劉先生,你只勸學生要尊重他人的「自由」和「權利」,那究竟是什麼樣的「自由」和「權利」呢?

是黑箱作業的「自由」?是罔顧程序僭建等埋副校的「權利」?是可以開會作出不合理決定然後拍拍屁股不作解釋便撤退的「自由」?是不屑和外人包括校友學生交代如此重要校政的「權利」?

你身為一間大學的前任校長,目睹一間大學的校長,連委任一個副校長協助自己處理校政的權利都被架空,你不單不出聲相助,反而助紂為虐,攻擊學生為驕縱的小混蛋,你的學者風骨何在?

好吧,學生擅闖會議室,是「小混蛋」;那麼,校委會那批成年人,不理校委會的規章制度,漠視物色委員會的建議,擅自加入「等埋首副」的荒謬理由,破壞整個委任制度,則該用什麼名字稱呼?老而不?還是大陸最流行的,「叫獸」?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