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今評

楊健興:勿自我陶醉於「撐警」歡呼聲

佔中期間警民衝突案件陸續有來,任何判決都難免引起爭議、對立,這些都是政府和社會要面對的後遺症。


去年12月1日,警察驅散在政府總部集會的示威人士。
攝:Chris McGrath/Getty
去年12月1日,警察驅散在政府總部集會的示威人士。 攝:Chris McGrath/Getty

曾被譽為「亞洲最優秀」(Asia's Finest)的香港警隊近年形象滑落,港大民調顯示市民對警隊滿意度跌至回歸以來新低。昨日(8月1日),多個團體到灣仔警察總部外示威,抗議一名參與「光復元朗」的女示威者被裁定以胸部襲警罪成,審理案件的暫委裁判官陳碧橋的裁決被質疑,警方也難免成為示威者及同情案中被告的市民的針對目標。

警務處行動處處長劉業成周六表示,警方非常注意民調結果,承認佔中期間,警員執勤時畫面「令人覺得不舒服」。佔中期間警民衝突案件陸續有來,任何判決都難免引起爭議、對立,這些都是政府和整個社會要面對的佔中後遺症;已出現的深層警民矛盾,雖未有惡化跡象,但未因被稱為「秃鷹」的前任一哥曾偉雄退休,換上形象較溫和的盧偉聰,而出現緩和勢頭。改善警民關係工作已屬刻不容緩。

公道的說,現在的警隊,從廉潔、專業知識和形象等多方面看,已不再是數十年前「四大探長」貪污盛行年代的隊伍;但他們面對的政治、社會環境、治安情况也不一樣,社會變得更複雜,矛盾更尖銳;警隊往往成為不同利益者磨心(夾在中間),不但市民滿意度下降,有網民和示威人士更形容警隊為「黑警」,這說法雖對整個警隊並不公平,但反映不少市民對警隊印象轉差,甚至極為負面及有敵視現象。警民關係雖未現紅燈,黄色警號已清楚亮起。

歸根究柢,市民對警隊的兩個「信」:信心和信任,是建基於警方執法能秉承三個「公」:公正、公平和公開。

警民關係惡化與不少「令人覺得不舒服」的影象片段,包括退休警司朱經緯揮動警棍、添馬公園「拳打腳踢」事件及曾偉雄强硬言行等不無關係;換上另一張一哥面孔、以「許Sir」另一種較直率的溝通方式等,當然有助拉近與市民距離,但歸根究柢,市民對警隊的兩個「信」:信心和信任,是建基於警方執法能秉承三個「公」:公正、公平和公開。

過去幾年,特別是特首梁振英上台後,警方處理遊行示威活動、「反警」和「挺警」人士對峙,佔中期間發生的市民之間的爭拗、警民衝突,都令人感到警隊未能真正做到公正、公平和公開。在中央收緊對港政策、梁振英以强硬路線管治下,政治不但滲透入大學,也侵入警隊管理層,政治先行下,判斷不再單從中立、專業、為全人服務角度出發,處理事件自然出現偏差、警隊決定受公衆質疑,付上多年以来以實績從市民赢得的信心和信任的沉重代價。   如不回到基本,對症下藥,只做公關形象工程,自我陶醉於「撐警」的歡呼聲,以為可沖淡反對聲音,實際上不少支持者質素低、形象手法奇異,淪為笑柄,只會幫倒忙,令市民對警隊更反感;任由對警隊不滿繼續發酵,不但為自己找麻煩,社會也永無寧日,所有人都是輸家。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