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

中國股災如何消滅掉50萬中產

救市時機恰到好處,如同給淹死的人伸出一雙有力的臂膀——既彰顯了救人英勇,又避免被拉下水。


2015年1月,市民在北京的一間的經紀公司觀看股票行情。攝:Kevin Frayer/GETTY
2015年1月,市民在北京的一間的經紀公司觀看股票行情。攝:Kevin Frayer/GETTY

「以後再也不玩了。」四川股民宋先生說,「任何時候把股票還給國家都是對的。」在上證綜指4000點的時候入市,從浮盈幾萬元人民幣的喜悅,到虧損十萬多元人民幣的割肉,再到膽戰心驚地重新入市最終虧一萬多元人民幣止損,痛下決心遠離股市——散戶宋先生的經歷是很多股民經歷過的。

他還是幸運的,他也毫不掩飾自己的僥倖。相信很多人,不管是否炒股,很長時間都會記得2015年6月以來中國股市的詭異震盪。在這幾個月裏,人們談論最多的大概除了冬奧申辦成功,就是「救市」二字。

波動:「惡意做空」vs 股市維穩

股市的詭異是從「惡意做空」的傳言開始的。如果說,此前半年多的股市上行還在很多人的預期當中,還在為官方媒體6000點、8000點甚至一萬點的預期充滿期待時,「做空中國」的傳言給喜慶中的人們帶來了一絲擔憂。如全球債券市場著名操盤手——有「債王」之稱的格羅斯在6月初稱深圳成指是「一生難見的做空機會」。回想起1990年代金融大鱷們興風作浪的歷史,股民們願意相信,國際暗黑勢力一直想也有能力做空中國,現在它們的機會來了。

果然,幻想中「做空中國」的行動在6月16日開始了。在這個星期二,上證綜指未能守住5000點整數關口。隨後黑色星期五,則擊穿了人們的信心,上證綜指暴跌7.40%,4000點關口岌岌可危,股市恐慌心理迅速蔓延。為了粉碎「惡意做空」的謠言,政府出台了一系列的利好政策,其中包括降息、定向降准、降低交易費等,似乎一切仍然在向好的方向發展。6月30日,星期二,經歷了一次過山車般的遊戲之後, 股市超過10%的振幅使股民們信心趨於崩潰,救市呼聲強烈。

救,還是不救,這是一個問題。怎麼救,則是另一個問題。政府的態度是堅定的,救是一定要救:一旦形成股災,股市的危機向金融全領域蔓延,再從金融向經濟全局蔓延,就成為政治問題了。穩定是壓倒一切的大局,既然雞蛋的價格波動都需要出動維穩力量,股市維穩勢在必行。所以,剩下的問題就是怎麼救,包括時機、方案、善後等都需要謀劃,更需要大領導的決斷。此時,股市仍然在決策層的猶豫中不斷下行。

賭徒:管理層「去槓杆化」vs股民孤注一擲

在這次波動中,人們學習了一個新的名詞:去槓杆化。通俗地講,槓杆指的就是股民以本金作為保證金,借貸場外資金投入股市。這樣,就相當於股民用數倍於本金的資金投入市場;一旦損失超過一定的限額,則將被強制平倉,即場外資金不承擔任何損失。按照中國股市10%的跌停制度,如果股民借貸一倍本金,場外資金不承擔損失的理論平倉線,應設立在交易日結算市值為本金111%以上。低於此線,如果下一交易日出現10%跌停,則場外資金將有可能蒙受損失,所以出現低線情況就要立即平倉。實際的情況則一般設立在120~130%區間,多倍槓杆的平倉線則設置得更高。「去槓杆化」,則是場外資金退出股市。這樣的結果將是明顯的:股市流通的資金減少了,股票的價格就會應場下跌。

按照一般賭徒的心理,在虧本的情況下加大賭注,可以使前面的損失在比例上縮小,更容易扳回本錢,當然也更容易越陷越深。股市無疑就是一個賭場,賭徒們採用槓杆,就是加大賭注。可是,那些使用場外資金的股民們,難道此前都是處於虧損中嗎?

這就提出了另外一條思路:或者這些人感覺自己在虧損,或者認為機會已經不多要孤注一擲。普通人簡單的想法是,工作可能因為年齡增大而精力不繼,需要退居二線,而炒股是一輩子都可以參與的,何必爭一時短長?這也是很多股市上,以及期貨、黃金等各類賭場上的贏家們,經常介紹給別人的經驗。

那麼,孤注一擲的合理解釋,就是這些股民對中國經濟並無信心,股市獲利的機遇越來越少;他們只是看見了股指不斷上漲,相信能在達成目標利潤之前股指仍然在上漲。

這也確實表明,中國人手中有錢,但是無處可用。一方面,消費是需要謹慎的,住房、養老等現實的和遠期的負擔擺在那裏,人們需要儲備,需要應對越來越多的不確定性;另一方面,其他投資的途徑並不明朗,或者風險更大。投資實業,在當前經濟形勢不樂觀的大環境下當然不是好的選擇;投資黃金、期貨、外匯,或者需要非常專業的能力,否則損失幾乎是必然;或者需要更高的門檻,風控能力不在散戶的範圍以內。所以,股市就成為中產階層的不二之選。

崩潰:槍桿子護市 VS中產夢破

終於,始於6月15日的暴跌行情,在經歷了1500點的下挫之後,股民迎來了崩潰的時刻。7月8日,這是一個將被寫入歷史的日子。當天,大量使用槓杆的股民接到了最終判決:平倉。本來,7月6日從開盤幾乎漲停,到收盤時上千隻股票跌停,已經是配資股民最後的機會。而他們仍然無法接受既成的損失,於是,最終的結局不可避免地到來了。此前,1:3、1:4的配資股民早已強制平倉,此時1:1配資的股民都被平倉,直接地解釋就是:沒有配資的股民,損失也接近50%。

7月9日上午,公安部副部長孟慶豐帶隊進駐證監會,嚴查「惡意做空」線索。在槍桿子保衛下的股市終於迎來了轉機,然而,更多的人們已經長眠在黎明之前,再也看不到新一天的曙光。

損失依然難以估算。據中登公司數據顯示,6月份,持倉市值在50-100萬元人民幣的帳戶數減少85492戶,100-500萬元的減少127481戶。而7月上旬的損失,據一些人士或許並不確切地估計,持倉市值在50-100萬元的帳戶數減少超過50萬。一位投資界人士則稱,這次股災消滅了50-60萬戶中產階級。

很多人在責怪配資機構,這是不公平的,配資機構只是給市場提供了更多的資金。當然,在風險的理解和控制上,散戶遠遠不如機構那樣專業;這還說明,這一輪的「牛市」,並不是散戶的資金能力能夠支持的。而且,用槓杆工具投資股市,風險本來就已經超出了控制範圍。不能不說,散戶要為自己的選擇負責,儘管這裏有機構的大力推銷。

抄底:國家隊來了VS散戶無力接盤

此時,政府顯示出了強大的力量。先是公安部門的介入,然後央行、證監會採取了一系列的配資限制措施和減持限制措施,一切障礙掃清之後,國家隊來了。

為了避免股市進一步的心理崩潰,國家隊先是採取低交易額拉高權重股的方式,止住指數下跌勢頭,並有小幅反彈。而每個人都知道,兩市 700隻股票停牌,大量股票尤其是創業板跌停,指數的反彈並不能反映此時的市場實情。隨後,國家隊開始在低位吸籌,兩周之內,股市再次站上4000點。

文章開頭提到的股民宋先生幸運地趕上了這一波行情。更幸運的是,他還避開了7月27日,7年來最大跌幅的那一天。在前一個交易日,宋先生出清了手中所有的股票,擦了擦額頭的冷汗,終於選擇了上岸。

國家隊已經滿足了,現在它們要離場了。救市的時機掌握得恰到好處,如同給已經淹死的人伸出了一雙有力的臂膀——既彰顯了救人的英勇,又避免了被拉下水的危險。下一棒交給誰?當然不是散戶,散戶已經沒有這樣的能力再次為國接盤;下一棒可能會交給它信任的機構,可能會交給養老保險基金,可能會交給那些效忠獻禮的大戶——誰關心呢?股票是國家的。

底牌:世上永遠沒有救市

現在回頭看一眼那驚心動魄的兩個月,很多人或許終於會在牌局結束之後,明白了每一方的底牌。

世上從來沒有「惡意做空」的存在,做空做多的依據是市場而不是意圖;世上也沒有資本的罪惡,市場在意的是機會的均等而不是結果的平均,資本優勢在市場上是確實存在的,大戶產生更大的影響也是理所當然的。

場外配資當然是不關心漲跌的,風險總是有,沒人是贏家。它們能夠做的是確保資金安全的同時,獲得資金借貸收益。現在去槓杆化了,沒有人借得起錢了,需要開創一個新的未來,祝福它們。

散戶們仍然是不死心的。冬奧會申辦成功了,這不是一個利好消息嗎?北戴河要開會了,這也是利好消息。人們需要的,或者是一個藉口,或者是一個安慰,總之不是離開的理由。

中產們可以安息了。卸下身上的包袱,繼續去打拼,為下一次……你才炒股,你全家都炒股。

政府很滿意。救市的時機,吸籌的果斷,善後的完美,沒有比這更令人放心的政府了。其實,政府的底牌從不輕易顯露;如果它顯露了,目的必然可疑。世上永遠沒有救市,市場不需要挽救,它救的或者是權力,或者是穩定,或者是做出挽救的樣子,等待着下一次為人民服務的良機。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