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今評

劉銳紹:明辨誰是始作俑者

一種落後的封建文化正在排斥香港較先進和文明的現代文化;一種已被現代社會唾棄的王權管治,正在破壞香港講求自由民主的大眾政治。


港大校務委員7月28日召開例會,討論副校長任命,學生在會議室門外抗議。
攝:Xaume Olleros/端傳媒
港大校務委員7月28日召開例會,討論副校長任命,學生在會議室門外抗議。 攝:Xaume Olleros/端傳媒

香港大學任命副校長事件愈鬧愈大,最新情況是校委袁國勇辭職,本來應徵首席副校長的人選打退堂鼓。分析這次事件,必須區分主次、輕重,剝絲抽繭,才能明辨是非,否則就會被模糊視線,分散焦點。這個世界上,確有很多別有用心的人非常善於轉移事物的性質和矛盾,從而得益。這類人,我看得多矣!

日前,同學們衝入校委會會議現場,社會輿論毀譽不一。必須承認,批評的意見不單來自建制派,也來自一般老百姓,認為同學們超越了公眾接受的界線。從效果而言,同學們的確容易授人以柄,甚至幫倒忙。不過,我會形容他們經驗不足、考慮問題不全面、技巧不成熟,容易被人借勢利用;而不會否定他們的熱誠。

所以,同學們怎樣努力、盡快把他們的先鋒作用轉化成為有效的後繼力量,倒是他們應該思考的問題。至於有某些青年人陷入過分自我中心,也是必須自省的問題,公眾也可以批評責善,否則他們又會走向另一個極端。香港「六七暴動」期間沒有暴力行為的「YP仔」(Young Prisoner),一腔熱血而被政治利用,就是非常值得借鑑和警惕的例子。

回過頭來,更值得探討這次港大事件的實質和背後的原因。愈來愈多事實和跡象顯示,更值得批評的是引發這次風波的人。我不是指摘所有校委會的成員,而是在背後推動連串風波的人。

近年來,香港的政治文化嚴重扭曲,任人為親、利益為先、逢迎北京,已是有目共睹。有人說,這是政治的自然現象。但我說,必須指出兩點:一、即使「為臣者要聽上級的話」(我不一概贊成這種說法),但如果這個臣子還推波助瀾,扮演「加碼派」的角色,令形勢更糟,那就更罪大惡極了。二、如果這個臣子還故意製造一浪接一浪的政治磨擦,藉此表現自己的政治手腕,以求上級欣賞,給予恩賜,那就更罪無可恕了。袁國勇教授辭職時指,香港大學最近三年來的政治事件令港大每況愈下。這句話非常值得大家思考,反映學生衝入會場是整個事件中的次要矛盾;在背後引發危機,破壞香港大學學術自由,才是主要矛盾。所以,必須明辨這次事件的始作俑者是誰。

進一步說,這次事件也令人想到,一種落後的封建文化正在排斥香港較先進和文明的現代文化;一種已被現代社會唾棄的王權管治,正在破壞香港講求自由民主的大眾政治。如果封建文化、王權管治繼續發揮負面作用,香港只會陷於歷來第四次「左禍」之中。香港人處於這個歷史時刻,有責任努力捍衛香港的未來,才不會淹沒在歷史的惡浪之中。

(劉銳紹,香港資深時事評論員,曾任《文匯報》職駐北京記者)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