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今評

劉波:古巴上了奧巴馬的成績單

7月20日,全球見證一塊「冷戰」殘餘堅冰的消融。美國古巴恢復已中斷54年的外交關係,重開使館。


美國與古巴於7月20日重開領使館,圖為古巴夏灣那的理髮店內懸掛着美國和古巴的國旗。
攝:Ramon Espinosa/AP
美國與古巴於7月20日重開領使館,圖為古巴夏灣那的理髮店內懸掛着美國和古巴的國旗。 攝:Ramon Espinosa/AP

7月20日,全世界見證了另一塊「冷戰」殘餘堅冰的消融。美國與古巴宣布恢復已中斷54年的外交關係,重開使館。當古巴國旗在美國國務院大門前飄揚時,兩國關係新的一頁就此翻開。

追溯歷史,古巴在1959年革命之後即奉行全面倒向蘇聯政策,豬灣入侵、古巴核危機等「冷戰」標誌性事件至今歷歷在目,這一對宿敵之間的恩怨也不可能一朝間徹底瓦解冰消。兩國實現完全的邦交正常化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最重要的核心問題是美國對古巴長達50多年的制裁與禁運,關塔那摩的領土歸屬,以及美國境內的反卡斯特羅古巴流亡勢力等問題。

但奧巴馬之所以在去年12月突然宣布開啓與古巴關係正常化談判,是因為相互走近符合兩國的共同利益。古巴在因蘇聯解體而失去外援、經濟一蹶不振後,迫切需要擺脫美國的制裁與孤立。就美國而言,長期對古巴維持的制裁並未得到國際普遍支持,尤其是這導致拉美國家對美國的怨憤與疏遠,造成道義和形象上的失分。在今天古巴已無法對美國構成實質性的安全威脅,與其復交已無後顧之憂。

近年來古巴國內已出現一定程度的改革萌芽,畢竟民主與市場化的國際大潮流不可阻擋。古巴人也將認識到,他們那種的落後的意識形態教條早已不合時宜。整個拉美的多黨民主制和市場經濟已經相當穩健,這足以對古巴產生強大的吸引力。在日漸老邁的卡斯特羅去世後,古巴將發生何種變革,也引人遐想。在此情況下,美國與古巴展開接觸與對話,可以鼓勵古巴國內的改革派力量,而維持強力壓制會把古巴人推入強硬派懷中,並使其以外部制裁作為古巴經濟缺乏活力的藉口,拒斥改革。

而與古巴和解,也可以構築奧巴馬個人的政治資本。在2008年依靠個人魅力如旋風般上台的奧巴馬,曾經備受期待,然而無論在化解國內政治僵局還是處理一些久拖不決的國際危機方面,他的表現都乏善可陳。於是,在八年任期即將結束時,奧巴馬試圖留下一些可以流傳史冊的外交政策遺產,以顯示自己的總統任期並非虛度,於是他挑選了破冰難度較小的伊朗和古巴作為突破口。

兩黨倘易位 美古關係未可知

當然,美國國內的激烈黨爭會成為攪局因素。奧巴馬要任命駐古大使,要解除制裁,都需得到國會批准,而共和黨人已表明抵制態度。如果在明年大選中兩黨易位,則美古關係未來更不可知。但無論如何,奧巴馬都可以宣稱,自己畢竟做出了努力。

近年來在烏克蘭、敘利亞等事件上,奧巴馬都被批評為軟弱乃至「綏靖」。然而,主要來自共和黨的這些批評往往有誇大之詞,奧巴馬所做的是其實是對外交政策的一種務實調整:在金融危機導致國力相對下降的情況下,集中力量處理國內問題,對外領域則首抓美國核心利益,相對邊緣的地區與盟國合作管控,與並非不共戴天的敵國展開對話和接觸,以節省外交資源和提高效率。

古巴早已不是美國心腹大患,所以通過外部減壓來推動其內部變革,促使其融入拉美大勢之中,也是「奧巴馬主義」外交戰略的一種應用。這最終也符合美國利益,因為美國力量的重要源泉是其道義感召力,而不僅僅是軍事或經濟制裁的威懾力。

(劉波,內地財經媒體人、譯者,關注國際、經濟、法律、公共政策、歷史等領域)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