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今評

區龍宇:希臘公投向法德霸權說不

希臘這齣戲峰迴路轉,結局是否悲劇,實未可知,但其氣概,已經直追荷馬史詩中各路英雄了。


區龍宇:今天的希臘悲劇,不過重演第三世界的戲碼而已。
攝:Petros Giannakouris/AP
區龍宇:今天的希臘悲劇,不過重演第三世界的戲碼而已。 攝:Petros Giannakouris/AP

昨天早上,報紙檔老闆把報紙遞給我時,照例發表他的每日評論:「你希臘人,又懶又食咁多福利,依家重發窮惡,搞公投,真係唔抵可憐!(希臘人又懶福利又多,現在還發窮惡,辦公投,不值得可憐)」我笑言:「你睇××報太多啦!」

實情是,根據2011年經濟合作及發展組織(發達國的俱樂部)的報告,2009年,發達國的公務員佔勞動力15%,但希臘僅佔7.9%。 再根據希臘國會所成立的公債真相調查委員會的報告,在危機爆發前,希臘公共開支佔國民生產總值48%,一直都稍低於歐元區平均數(48.4%),而不是高出。當中的福利開支,是36.5%,亦非特別高。 若拿福利支出和國民生產總值比較,也低於發達國平均數,更不用說同北歐比較(註一)。 講到工時,希臘工時其實在歐洲最長,每週42小時,而荷蘭是30,德國是35.3小時(註二)

決定歐洲前途的三頭馬車(歐盟委員會,歐洲央行和國際貨幣基金會),雖然樂見普通人輕易聽信上述廉價宣傳,但自己一定不會掉以輕心,反更認真研究希臘公投,以及背後的巨大動力。因為,這是頭一次棋逢敵手。

戰後發達國大量借債

首先要了解,自從1970年代以來,世界資本主義便不斷發生債務危機。只不過一直在第三世界。2010年,第三世界共欠債4萬億美元,不少國家都曾經還不起債。有些人以為這些國家本來就窮,還不起債很正常。問題是窮不一定需要借債,何況是很多很多債。其實呢,他們的債務危機,往往是發達國家的金融資本,與落後國的統治集團共謀的結果。戰後以來,發達國有太多剩餘資本,沒有投資出路,於是他們找後者大量借債。兩方面都不關心究竟該國以後能否還得起債,因為反正要還債的,是普通人民,不是他們。而且,還不起債更好,金融資本能以此迫使該國實行所謂結構調整(Structural Adjustment),包括私有化,撤銷外資管制,以及撤除勞動/環境保護的法律等等,把對方降為自己的經濟附庸。這整套經濟方針,便是所謂「新自由主義」了。這個「自由」,當然不是普通人民的自由,而是金錢的自由。

今天的希臘悲劇,不過重演第三世界的戲碼而已。幾年前,甚至有外國大企業要求希臘出售雅典最有名的歷史古蹟「衛城」,以便還債。希臘人聞之,莫不義憤填膺,視同侮辱。

但希臘債務危機,與第三世界所不同者,是這次在歐洲這個資本主義核心地區發生。其次,由於實行貨幣一體化,而導致危機更大,可能波及法德這些核心國家,危及歐元。而更直接的,如果法德兩國政府答應希臘減債,就無法拒絕歐元區內其他大債仔如西班牙和愛爾蘭,也要求減債。如此,則法德如何繼續稱霸歐盟?所以,即使國際貨幣基金會幾天前發表報告,承認希臘不可能還得起債,勉強為之只會令經濟一蹶不振,但法德兩國政府依然強硬,無他,拿希臘來祭旗,為其新自由主義歐洲立威而已。

然而,希臘人民勒緊肚皮,超過5年,忍無可忍,結果大比率否決三頭馬車的所謂救助方案。這齣戲峰迴路轉,結局是否悲劇,實未可知,但其氣概,已經直追荷馬史詩中各路英雄了。

註一:〈希臘危機是怎麼來的?:社福不該成為代罪羔羊!〉陳昱名 註二:Greek Debt Crisis: Don't Blame Laziness. Greeks Work Longest Hours In Europe, Far More Than French Or Germans Dan Bigman

(區龍宇,退休教師,工運研究者,美國學術雜誌WorkingUSA編委會成員)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