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墨西哥大选前瞻(二):女性议员比例近半,性别暴力仍是顽疾|Whatsnew国际

2024墨西哥大选前瞻(二):女性议员比例近半,性别暴力仍是顽疾|Whatsnew

墨西哥即将诞生史上第一位女性总统,也拥有世界最高的国会女议员比例之一,但这并不意味着女性主义的胜利。

爱荷华州初选特朗普大胜,2024美国大选接下来会有何看点?

拜登想重构反特朗普联盟,要比2020年难许多。

选前北京紧缩贸易优惠:ECFA的“早收清单”如何影响台湾出口经济模式?

既是经贸的,亦是政治的,ECFA冲突背后,是台湾独特而复杂的“中间产品”出口体系。

2024台湾大选线上观选团:七张图速读今年选战重点

端传媒制作线上观选指南,除了候选人经历、政见主张,也自选大选的十个关键字,让读者速读今年选战重点。

模仿军政府?阿根廷新总统推政令限制集会、市场化公部门|Whatsnew

新推出的“超级法令”包括废除租金价格和土地管制、取消进出口、矿业和旅游业监管体制、裁撤公共服务部门等。

阿根廷大选亲历记:不想再做“南美最有文化国家”,他们平静选出狂人总统

米莱当选,伤害最大的是经历过独裁时期的裴隆主义者。因为它代表的是军政府的幽灵的一种脱敏回归。

荷兰来信:极右翼胜选,反移民浪潮与住房危机合流|Whatsnew

荷兰政坛在过去25年间一直在有意无意地迎合极右翼选民,如此做的政客们却常常宣称,这样做正是为了击败极右翼政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