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一」香港多個市集取消,同志市集被當局指未領娛樂牌照|Whatsnew香港

「七一」香港多個市集取消,同志市集被當局指未領娛樂牌照|Whatsnew

終審法院曾裁定,如籌辦人無權控制公眾入場,無須領取牌照。

後疫情時代的酷兒影像:貼上了標籤,還是撕下標籤?

社運、疫情、蕭條之後的香港,會呈現出怎樣的性小眾題材影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