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江霧語

香港首批中國大陸器官送港移植,女童換心成功,你如何看待跨境移植的爭議?

你贊成陸港進一步開展器官移植共享嗎?


香港兒童醫院。 網上圖片
香港兒童醫院。 網上圖片

當本地缺乏配對器官,你支持批准海外器官移植嗎?你贊成陸港進一步開展器官移植共享嗎?

目前,陸港跨境器官移植最大的分歧,在於對捐贈者的死亡定義,你認為這一分歧能夠解決嗎?

關於跨境移植涉及器官買賣、器官來源的擔憂,應該如何制定相關法令?

12月17日凌晨,四個月大的香港女嬰芷希接受了心臟移植手術。該移植的心臟來自中國大陸一名因為腦部受創而腦幹死亡的兒童。這是港府「特事特辦」,首次批准大陸器官送港進行移植。據新華社披露,醫管局16日接到通知後,即日將待移植的心臟運輸來港,當晚進行手術。從獲取捐獻心臟到過關,直至將心臟送達香港兒童醫院,前後總共用了2小時49分。

此前,患上擴張性心肌病變的芷希因心衰竭,急需心臟移植以續命。上月底,芷希媽媽曾呼籲市民接受心臟捐贈。但因為芷希僅4個月大,捐贈者的體重需在4.5至13公斤範圍內,香港幼童器官捐贈更少,所以一直未找到合適的配對器官。此次手術成功,得到公眾關注,同時亦引發各界對跨境移植案例與規範的探討。

大陸與香港首例「器官共享」

據新華社報導,該捐獻心臟來自於一位因腦外傷而宣布腦死亡的幼兒患者。經中國人體器官分配與共享計算機系統(COTRS)進行多輪匹配,因為其屬於極低體重捐獻者,在內地心臟移植等待名單上的1153名患者中並未找到合適接受者。應12月8日港區政府對芷希「換心」的求助,COTRS緊急啟動內地與香港的醫療救助人體器官共享預案。

此次是香港首次批准來自內地的器官移植,同時經過兩地24個部門和65位醫療與管理專家的通力合作,才得以順利完成。因為心臟保存極限時間僅4小時,運輸過程必須與時間賽跑,深圳和香港兩地海關還進行緊急模擬演練,將通關時間壓縮至僅8分鐘。

手術成功後,醫院管理局連網服務總監鄧耀鏗同香港兒童醫院3名醫生17日會見傳媒,他會上,今次事件是「特事特辦」,要「爭分奪秒」,更強調本次過程是「合情、合法及合理」。

兒童醫院心胸外科顧問醫生任力恆表示,全世界各地對於器官移植,都有一個很高的準則以確保器官安全。在這次運送之前,他們已求證大陸醫院,得知整套流程與香港一模一樣,符合香港的要求。當器官送來醫院時,包裝和他們預計的一樣,另附有相關證明文件,證明器官捐獻的合法性。

根據公開資料顯示,連同這次心臟移植案例,香港僅有三宗跨境捐贈成功個案,其中兩宗是香港與台灣的跨境肝臟捐贈。2016年,中大學生馬倬朗(朗朗)因心肌炎引發心臟衰竭,家人曾多方求助為其「換心」。當時,大陸曾建議安排一來自廣州的心臟送往香港供移植。不過,因為考慮到無法確保心臟經運輸後,可否保證質素,最終該計畫未能實施。朗朗在接受了香港本地一位來自50歲婦人的心臟移植後,最終還是因為多器官衰竭而不幸病逝。

跨境移植的爭議

此次事件開創了香港病人移植來自大陸器官的先例。有香港醫學界人士憂慮,國際組織得知香港與大陸進行跨境移植,會影響國際社會對香港醫學和移植組織的觀感,甚至會影響香港醫院與他國進行心肺移植技術交流的活動。因為在今年8月,國際心肺移植協會(ISHLT)發聲明,會員不應使用來自中國大陸的器官進行移植,大陸器官移植仍然會用死囚器官作為移植供體來源,違反了自願捐獻原則。

對此,香港器官捐贈行動組召集人、香港移植運動協會榮譽會長周嘉歡稱,2017年大陸已表明再沒有用死囚器官作移植供體來源,亦不斷在國際學術界解釋,但信不信仍在於別人。

另外,港大臨牀醫學學院教授及肝臟移植科主管陳智仁於19日,本次安排是「無可厚非、相對合理」,並希望此次事件可以作為兩地器官移植確定清楚透明機制的契機。

陳智仁認為,大陸香港跨境器官移植最大的分歧,並非法規問題,則是捐贈者的死亡定義。

對香港而言,香港接受腦幹死亡的捐獻病例,而大陸則認可因心臟停頓而判定死亡的病人。不過,大陸近年來接受了更多的腦死亡捐獻者,這次案例也是其中之一。他亦表示醫管局這次與大陸通過清晰渠道溝通,以確保不涉及器官買賣,且捐贈者確實已經過世。他相信,今後可以通過一些措施,如指定幾間三甲醫院和保證捐贈來源等等,來促進兩地器官捐贈機制互通。

不少醫生都對跨境移植持認可態度。配合雙邊協調和運輸技巧,可以幫助亟需器官移植的病人找到合適的器官進行手術。兒科醫生韓錦倫強調,醫管局器官移植團隊在確保心臟質素合適後,才會開始進行器官移植。兒童做心臟移植非常困難,因為每年可能只能找到一顆合適的心臟以供手術。

近年來,香港願意捐贈器官的人數減少,而同時出現了越來越多等候器官移植的病人。據醫管局統計,今年上半年僅有49宗器官捐贈移植,數字為去年三分之一。香港平均一百萬人中僅有五人願意捐贈遺體。截至今年9月30日,等待器官移植的病人則高達2913名。多數病人等候腎臟移植需輪後五至六年,有些更要等待28至30年之久。

香港衛生局局長盧寵茂,目前有超過3500名香港居民在COTRS中等待器官移植。同時,有9名香港居民在內地逝世後,捐獻器官。他盼望兩地能夠藉此案例,建立長效機制。新華社報導,截至2022年10月底,中國累計完成公民逝世後器官捐獻4.25萬例,捐獻大器官突破12.63萬個。

你如何看待陸港兩地跨境器官移植的未來?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金悦琦

香江霧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