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江霧語

MIRROR演唱會:須買保險、升級月費計劃才有門票?你如何看贊助商的捆綁營銷?

從「黃牛票」到「代購票」,你還見過哪些誇張的演唱會售票手段?


2022年4月30日,香港,MIRROR成員姜濤的支持者在銅鑼灣買下廣告版為她慶祝生日,有粉絲帶同姜濤造型公仔合照。 攝:Stanley Leung/端傳媒
2022年4月30日,香港,MIRROR成員姜濤的支持者在銅鑼灣買下廣告版為她慶祝生日,有粉絲帶同姜濤造型公仔合照。 攝:Stanley Leung/端傳媒

你曾否因希望得到演唱會門票而參與其他贊助商的消費或付出高昂價錢?

從「黃牛票」到「代購票」,你還見過哪些誇張的演唱會售票手段?

你認為主辦單位應如何平衡歌迷感受與贊助商要求?

香港人氣男團MIRROR將於7月下旬舉行演唱會,但其「捆綁式消費」的售票安排引起粉絲(下稱鏡粉)不滿。鏡粉需用高昂的價錢支持偶像,被網民批評主辦單位當鏡粉提款機,對粉絲欠尊重。成員逾35萬人的Facebook鏡粉群組版主批評主辦單位「綁架」鏡粉對MIRROR的愛,宣布於演唱會後永久關閉群組。

演唱會門票分7成內部認購門票,及3成實名制公開發售門票。不過,粉絲要購買「內部認購門票」時,涉及多項捆綁式消費,包括要幫贊助商之一的保險公司購買高端保險計劃、參與電訊商的寬頻網絡升級計劃等,而大部份位置較佳的座位都用作內部認購。

而以實名制公開發售的門票則更難求,鏡粉花上整天仍未能成功登入購票網頁。

買保險、參與電訊計劃才有機會獲得門票

與其他演唱會一樣,MIRROR演唱會分為公開發售及內部門票。不過在佔到7成的內部門票中,鏡粉需成為商業客戶、指定信用卡用戶等,或在指定贊助商、「消費」一定金額才有機會獲得門票。比如MIRROR母公司香港電訊推出抽獎活動,客戶中獎後需購買指定電訊計劃才可獲得門票,成本高達港幣二萬元;鏡粉亦可選擇成為保險公司會員,以登記人壽保險、提供個人資料等方法賺取代幣來增加抽獎機會。

為打擊「黃牛黨」,主辦方宣布公開發售的3成門票將會全部採用實名制方式,但鑒於早前已有不少「黃牛黨」從優先訂票、贊助商及內部認購等途徑得到門票,此舉反而令這批不受實名制影響的門票價格更貴:一場演唱會最貴的價格原為1280港幣,卻被炒至過萬元,第一排價格更高達32萬港幣。

另外,鏡粉雖然可以440元加入「MIRROR官方歌迷會」參與抽籤及優先購買門票,但事實上加入後,鏡粉團只預留了5000張門票予粉絲抽籤認購,及以先到先得形式購買特別場的門票。

透過實名制公開發售的門票運作亦不順暢,網站難以登入,開賣首兩小時只售出不足兩成門票。不少鏡粉花逾10小時亦未能成功進入網站,或進入購票程序時被無故彈出。即使成功購買門票,所持有的亦只是俗稱「山頂位」的後排座位或有遮擋的位置。

其後,有網民觀察到MIRROR演唱會的合作單位,由主辦到贊助商,都是MIRROR母公司老闆李澤楷旗下的公司和合作項目。有鏡粉估算,公開發售和預留給歌迷會的門票數量只佔總門票數量的44%,批評母公司行為屬黑箱作業,以實名制杜絕街外黃牛,以飢餓營銷(即故意營造商品的稀缺性以刺激消費者的購買欲望)壟斷市場,質疑贊助商比「黃牛」對鏡粉造成更大的購票「威脅」。

網友評價

事件中網友普遍對演唱會售票方式不滿。

一直關注MIRROR最新動態、群組成員逾35萬人的Facebook群組「我老婆嫁左比Mirror導致婚姻破裂關注組」宣布於演唱會後永久關閉這個群組。版主Tcr Ch批評主辦單位行為是綁架鏡粉對MIRROR的愛,指鏡粉出錢出力支持偶像,換來的卻是被內部人士掃至近乎滿座的「絕望座位表」。在電腦前撲足10小時亦未能購票,鏡粉沒獲得應得的尊重,直斥鏡粉被當ATM(提款機)、水魚(笨蛋),形容主辦單位吃相難看。

版主將MIRROR比喻為自己的小孩,眠乾睡濕將他養育成人,想參加他的畢業禮時卻需碰運氣、或需向校長的朋友購買保險、買學校食堂兩年餐券等才獲得入場資格,將鏡粉對MIRROR的愛綁架。

關注組關閉引起網民很大迴響,有網民怒斥電訊商的升級換取門票計劃,付費加入的官方鏡粉團只預留少量門票予鏡粉作抽獎之用,批評主辦單位賺到盡。

有網民與張國榮、張敬軒等歌手比較,指其會預留最佳的位置予粉絲,而且不會出售最後排及遮擋的座位,給粉絲最好的觀賞體驗,反觀MIRROR演唱會公開發售的門票大多為最差的座位,包括「山頂位」及被電纜遮擋的位置,使鏡粉極為失望。

集合大家的力量——把演唱會的主動權回歸歌迷

事實上,演唱會為了平衡製作及宣傳成本,一般都需要多間贊助商,門票內銷的主要用途是尋找贊助商作宣傳和提供額外資金,主辦單位無可避免交出一定數量的門票作為獲得贊助的條件,令正式開售前扣起大半門票進行「內部認購」成為多年來的慣例。

香港政府於2019年將內銷門票的比例上限由80%調低至70%引起業界不滿。

據經濟日報報導,有接近演唱會製作公司的消息人士指,製作公司以會內部認購率換取數以百萬、甚至千萬元計的贊助費,如製作公司獲銀行贊助1000萬元,便要向銀行提供等值的門票,銀行會利用有關門票吸引粉絲申請及使用信用卡。這項「等價交換」的操作,令製作公司既能確保封掉蝕本門,亦能提早獲得大筆金錢支付製作費,惟當局一旦下調內部認購比率,業界將損失慘重。

辦一場演唱會涉及龐大開支,除了贊助商支持,還有什麼方法?近年興起眾籌演唱會,美國弗吉尼亞州有樂迷發起網絡眾籌,找來歌迷及小商家出錢,邀請著名樂隊Foo Fighters演出,由歌迷安排場地、音響,成功找來樂隊表演。

在韓國,企業krowdpop專門為韓星的演唱會發起全球網絡眾籌,各地歌迷可先在平台上預訂門票,人數足夠便安排韓星到城市演出。韓星Ailee、Jay Park及San E在多倫多舉行的演唱會,正是眾籌得來。倘若眾籌反應不理想,主辦方可以取消活動,向支持者退錢而不需擔心獨自承受虧損,這優點令眾籌被看好為未來方向。

香港歌手何韻詩亦於2016年發起《集體獨家贊助HOCC 2016演唱會——用自己方式為你代言計劃》,募本地中小企及個人贊助,一日便籌得150萬港元,此舉亦能讓小企業有宣傳的機會,減低大贊助商對演唱會的壟斷。

從「黃牛票」到「代購票」,誰能優先購買?

演唱會門票一票難求,不少人盼望推出實名制以遏止「黃牛黨」炒風,但從MIRROR演唱會的經驗可見,以實名制公開發售門票只是杜絶了外人加入黃牛黨,令黃牛市場的供應更少,但當演唱會的好位置都落入內部人員,他們便能將這些門票賣個更好的價錢。日韓早已實施全場實名制,但「黃牛」仍未絕跡,只是化身為「代購」,藉使用高端電腦技術提高搶票機會率。

粉絲想要好位置,除了「炒黃牛」,還有什麼方法?以韓國人氣跳唱組合防彈少年團(BTS)為例,演唱會門票分三階段發售,第一階段先透過BTS的應用程式Weverse加入官方歌迷會後參加抽籤,中籤粉絲可到指定購票網站購票,登記姓名必須與歌迷會登記的姓名一樣。日本甚至會因應歌迷入會年資分配座位,資深歌迷享有較好的位置。

你認為主辦單位在獲得贊助商資金的同時,應如何回饋粉絲一直以來的支持?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陳洛蕎

香江霧語